本台調查:習近平的「全面脫貧」牛皮吹破了

2021-02-26
Share
本台調查:習近平的「全面脫貧」牛皮吹破了 這場由上而下的官方脫貧運動成為各地官員的政治效忠表演。
達州市政府官方發布 / 2019年2月

習近平高調宣稱「中國已全面脫貧」後,「貧困」成為敏感話題,國內媒體不得如實報道有關問題。而民間去年收入全面下滑,無錢醫病的情況持續惡化,貧困學生獲得的救助也大幅減少。(黃小山/程文 報道)

中國官方高調宣揚全面脫貧,國家主席習近平周四(25日)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指脫貧計劃取得「全面勝利」,稱之為「人間奇蹟」。坊間引起熱議。

本台採訪到曾參與武漢雷神山醫院建設的周先生。他表示,因為疫情,他和大多數工友去年幾乎有一半的時間失業,這種情況在他的老家非常普遍,包括他自己在內,那些原本就困難的家庭,這一年來多更加艱難,但卻根本無法申請低保。

官媒記者李豐透露,雖然官方提出了所謂的兩不愁三保障的口號,稱要讓農村貧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並有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和住房安全的保障,但只要一場大病就徹底返貧。而在官方的政治壓力下,媒體對這類負面消息不敢報導,甚至民間救助平台也受到限制。

李豐說:兩不愁三保障嘛,不愁吃不愁穿。至於後面的情況怎樣?這個還是有一定的影響。況且因病致貧的人多,看病難看病貴,實際上是沒有解決,目前是解決不了的。媒體基本上不涉及這一塊。你看到那兩個籌款平台都應該知道,確實是比較難的。

來自湖北的醫務人員朱女士認為,民眾是否真的脫貧,各大醫院住院部的情況可以說是指標之一。每天都有無錢繳納費用陷入絕境的患者和家庭。以武漢中心醫院這樣的大型醫院為例,交不起住院費用,甚至借遍親友依然難以為繼的患者比比皆是。特別是經過去年新冠疫情之後,很多身體受損的重症感染者,即使是撿回一條命,後續的治療都已經讓很多家庭迅速深陷困境。

河南省資深媒體人陳洪濤以他本身的處境為例,印證國內因病致貧問題嚴重。他說,官方高調宣揚勝利脫貧,但實際情況僅是數字脫貧。

陳洪濤說:相對而言吧,他們貧困的這種標準是甚麼?我原來不是說過?2020年底要全面脫貧,等於說是現在,管它脫貧沒脫貧,反正人家現在宣布到期完成任務了。我家6口人啦,有收入的就我一個人嘛。肯定是李總理所說的1000元以下的這種收入。中國現在大多數人不都是這樣嘛。因病返貧的,因病致貧的,都很多嘛。

浙江律師吳有水指出,官方高調宣布全面消除貧困,但現實是,即便是東部發達地區,失去勞動能力的農村老人,每個月的所謂退休金只有78元,而在西部更落後的地區,情況則更為嚴峻。但官方高壓下,「貧困」二字變得極度敏感。

吳有水說:溫飽問題都沒有解決的,還是有很多的。失去勞動能力的、退休的這些人嘛,78塊錢。還是從70塊錢提到78塊錢,一個月。他們是不是貧困人口?所以中國政府他們這種全面脫貧,以後有誰敢說中國還有貧困人口的話,那就是反黨了,那就是顛覆國家政權了。

國家民政部拒絕就連串的貧困問題置評。但該部門發布的最新資料顯示,去年11月得到低收入保障救濟不足4500萬人,而中國的失業人數卻以億計。

2016年前,習近平聲稱要在2020年完成全面脫貧,而中國官方認為,人均年收入4000元人民幣左右就算達到脫貧標準。但因為物價持續飆漲,這樣的收入現在實際上僅能滿足基本的生存。而官方同時又對民間互助性的救助進行限制。在北京等地,為了形象工程而大規模驅逐底層務工者和小商販,導致數以百萬計的底層民眾失去謀生的機會。

本台記者對包括雲南大學在內的多個貧困學生救助部門進行調查統計後發現,在最近的一個學期中,申請救助的學生上萬人,但最後只能得到一年僅數千元的國家救助金、以及各種地方補助的學生不到5分之一,來自民間的救助,亦比上一年大幅度下滑。

而為配合習近平「扶貧勝利」的高調宣傳,一個新的獨立機構「國家鄉村振興局」周四在北京朝陽區掛牌辦公,取代成立了35年「國務院扶貧辦」的工作,據官媒報道,首任局長由四川省委常委、組織部長王正譜出任。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