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逝世四周年】好友憶劉曉波精神 思想遺產依然啟發中國異見人士

2021-07-13
Share
【劉曉波逝世四周年】好友憶劉曉波精神 思想遺產依然啟發中國異見人士 劉曉波生前的好友胡佳和野渡,認為劉曉波精神依然啟發中國異見人士。
粵語組製圖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已經4年,表面上,在大陸已看不見關於劉曉波生前的任何訊息,但這是否表示他已被中國人遺忘呢?劉曉波生前的好友胡佳和野渡認為,劉曉波的堅持和犧牲精神,依然對六四之後的中國異見人士,起著相當重要的啟發作用,仍鼓勵異見人士堅持下去。(陳妙玲 報道)

劉曉波早在80年代已經是中國文壇名人,在1989年學運期間,劉曉波中斷在美國的學術訪問,趕回北京聲援學生,這個決定改變他的一生,把他從文學界帶到政治舞台。

劉曉波:89年後基本上都沒有離開過監獄

劉曉波在六四事件之後,先後3次入獄,獲釋後亦長期成為官方監控的目標,他在生前最後一個訪問形容,在89年之後,他基本上都沒有離開過監獄。

劉曉波說:基本上在中國,出了大監獄就進了小監獄,沒有自己的隱私,你可能隨時被捕,隨時有警察到家裡來。

2008年劉曉波因為參與起草《零八憲章》,再次被捕,後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監11年。正當他身陷牢獄的時候,諾貝爾向他頒發和平獎,令他成為首位居住在中國境內獲得諾貝爾獎的中國公民。奠定他在中國民主運動代表人物的重要地位。

但不論獲獎,還是國際社會關注,都未能為他換來自由,劉曉波最後的刑期還未完結,在2017年被診斷患末期肝癌,同為囚鳥的太太劉霞,曾對朋友哭訴丈夫的病況。

劉霞說:不能做手術了,不能放療,不能化療。

終於,劉曉波獲准保外就醫。在劉霞陪伴下,他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路,2017年7月13日,在當局嚴密封鎖下,於沈陽的醫院病逝,終年62歲。

胡佳:仍有很多人吸收著他留下的遺產和能量

事隔四年,劉曉波的這個名字,並未在人們腦海中消失。

劉曉波生前好友胡佳接受本台訪問,回憶與劉曉波相識相知的經過。

在胡佳眼中,劉曉波是平易近人的智者,胡佳至今無法忘記,劉曉波當年不理便衣公安監控,親身到醫院探望他的一幕。他視劉曉波為良師良友,做人處世等多方面,也深受劉曉波的影響。

胡佳說:他是個眼光好開闊的人,他請我和騰彪到他家,表示對我們的看重,完全沒有架子,這個人是特別體恤其他人的疾苦,用他的力量去幫助其他人,他會在別人不知道的情況下,用自己賺來的稿酬協助良心犯家屬。因為與他的交往,某些思維和對未來的志向傳承,他對我也是有一定的影響。

胡佳表示,中國有不少新一代,有重讀劉曉波的作品和收藏他的文章,了解他的生平和理念,顯示劉曉波對新一代的異見者,仍有一定影響力。

胡佳說:堅定反對派的人,包括一些異見者、維權律師和年輕的群體,他們談起劉曉波都懷著一份敬意,是因為劉曉波的精神和堅持,仍有很多人吸收著他留下的遺產和能量,他們可能在讀劉曉波的書、了解他的經歷,也可能在想他能作出這樣的犧牲,我們是否也有一樣的勇氣作出犧牲?許多人也在孤獨地堅守。

野渡:劉曉波精神支持異見人士

劉曉波另一名生前好友、維權人士野渡,亦視劉曉波為良師益友,他經常與其他的好友,回憶與劉曉波相處的點滴。

野渡表示,雖然在劉曉波去世後,中國的民主運動走向低潮,人權律師備受打壓,抗爭者被判刑,民間聚會減少,但劉曉波的精神,支持他們不能放棄,要繼續爭取和發聲。

野渡說:劉曉波成為中國民主運動的引領者和先驅,他向我們示範民主運動先驅和犧牲者所能達到的高度,雖然我們不一定能達到他的高度,但最少讓我們知道,通過我們的犧牲和承擔,前仆後繼,才有可能讓中國成為民主國家,這也是劉曉波的精神,給我們這些後來者的意義,也令我們在最黑暗時間仍然走下去的原因。

野渡表示,中國民主的發展,有承先啟後和成熟化的過程,需要幾代人合力建設,相信劉曉波的思想和精神,能在中國民主路上佔一個重要的地位。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