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夫妇为民主耕耘聚少离多 8年折磨刘霞患上抑郁症

2018-07-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刘晓波夫妇受压经历震撼中外,两人的婚姻波折重重,结婚20多年聚少离多。刘晓波自2009年判监后至去年病逝,刘霞多年都被当局软禁,及后患上抑郁症,需要服用大量药物治疗,生活在绝望之中。(黄乐涛 报道)

刘霞的丈夫刘晓波一生致力民主改革运动,曾应邀赴西方国家多所大学作访问学者。八九民主运动开始时刘晓波回国支持该运动而被捕。

2008年,刘晓波因起草《零八宪章》再次被捕,翌年被判监11年,在被捕判刑前,曾接受香港电台的节目「头条新闻」访问,表示自己为了民主,并不怕被当局抓去坐牢。

刘晓波说:你总要付代价,而我在这儿,我坚持自己的信念,我坚持说真话。在独裁国家从事反对运动,面对警察、坐监狱就是你职业的一部分。所以说,一个不同政见的异见者,不但要学会怎么反抗,而且你要学会怎样去面对这种打压,怎么样去坐牢。

两年后,刘晓波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前几天,刘霞接受了英国媒体BBC采访,谈到丈夫坚持争取中国民主和尊重人权。

刘霞说:他这二十多年以来,都认为他有责任和义务要做这些事情来。无论政府允许不允许,无论国内有没有他的声音,他都一定要坚持。他说,「我们的理想可能永远也达不到,但是,我每天还是要启程赶路」。

颁奖典礼当天,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以空椅代表遭监禁的刘晓波。刘晓波原本希望妻子刘霞代替他发表得奖演说,但刘霞在颁奖当日仍然遭中共软禁,最后由挪威知名女演员在颁奖典礼中,朗读刘晓波在狱中发表的文章「我没有敌人」。期间,在场人士多次鼓掌。挪威诺贝尔委员会表示,会保留奖状和奖金,等候刘晓波来领取。

自刘晓波得奖后,刘霞也成为当局严密监控的对象,并且长期在北京家中被软禁。于刘晓波坐牢时,她不断寄送阅读书籍给身陷囹圄的丈夫。软禁期间,刘霞只获准跟少数亲友通电话,而且通话全受监控。因为担心说错话而可能被剥夺探望丈夫刘晓波的权利,刘霞不敢与朋友见面。在长期孤独和压抑下,令她患上抑郁症、心脏病、严重失眠等,需长期服用安眠药。

她一直被中国政府软禁,并与外界隔绝,2012年她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声泪俱下批评当局长期软禁她的做法荒谬。

刘霞被软禁后,他的家人亦受到牵连,她的弟弟刘晖,被指控与人共谋,于2010年以发包工程为由,诈骗300万人民币。2012年4月被捕,9月撤回起诉,但于2013年1月再度遭起诉,于北京怀柔法院判其监禁11年,其后获准保外就医。

刘霞的父母分别于2016及2017年相继离世,刘晓波亦在去年7月13日因末期肝癌病逝,当时官方有发布刘霞出席丧礼和海葬的情况,其后有传刘霞的抑郁症愈趋严重,每日需要服用大量药物,及以大量烟酒以助入睡,今年年初起不断有传出刘霞在刘晓波去世一周年后当局就批准她出国的消息。

今年4月,流亡德国的作家廖亦武披露,德国外交部已经作了具体安排,包括如何不惊动新闻界,如何将刘霞从机场接到某一隐蔽地点,安排治病和调养等等。廖亦武致电刘霞,希望她能亲自向大陆当局递交出国申请,以便名正言顺到德国保外就医治疗抑郁症。刘霞当时情绪激动,期间不断哭泣。根据廖亦武授权香港媒体发布的音频,刘霞与廖亦武的对话中不断哭泣。

刘霞:我甚么状况、情况,(德国)使馆都知道,全世界都知道,我还要一遍一遍弄这些那些东西干甚?我又没手机,没电脑。我都开始收拾东西,我一点也没说拖延甚么的,老是逼著我一些我做不到的事情。

而德国政府方面多次表示,如果刘霞选择德国,随时欢迎她来。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