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记者疑因发表香港抗议文章遭关「黑监狱」

2019-11-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26日,「南方傻瓜群」发布消息,透露10月份被刑拘的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目前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外界无法获知具体关押地点,令人担忧其遭受酷刑。(南方傻瓜群脸书专页)
2019年11月26日,「南方傻瓜群」发布消息,透露10月份被刑拘的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目前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外界无法获知具体关押地点,令人担忧其遭受酷刑。(南方傻瓜群脸书专页)

今年10月被广州警方刑拘的独立记者黄雪琴,目前再被强制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相信与她到香港观察及撰写香港抗议的文章有关。其家人和律师目前对外保持沉默。香港人权团体和人权律师担忧黄雪琴像早前的709律师一样遭受酷刑。(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网民组织「南方傻瓜关注群」周二(26日)发布消息,透露中国女权工作者、独立记者黄雪琴,刑拘后未获释,现被强制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措施。

上月17日,黄雪琴被广州警方带走,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据信与她早前在香港观察及撰写「香港反送中运动」文章有关。

至目前,黄雪琴已被关押逾40天,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最长刑拘期限。

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本台透露,黄雪琴现被关押于不知名的「黑监狱」。她的家人疑受到当局威胁,不敢对外公示消息。黄雪琴的两位代理律师万淼焱和石扉克也暂不方便向媒体透露案情。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在接受本台采访时,深为黄雪琴的情况感到担忧,她质疑当局早前以「寻衅滋事」罪名将黄雪琴刑拘,该罪名不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罪名,不知道中共当局做出「指定监居」的法理基础何在?

邹幸彤说:她(黄雪琴)这个事情其实挺奇怪,指定监视居住只是国家安全及重大犯罪才可以的,「寻衅滋事」完全够不上啊,那它连做出这个决定的基础都没有!指定监居是很危险的,指给你一个「宾馆」也好,一个「黑监狱」也好,都不知道里面是一个甚么样的环境,所以我对雪琴现在的情况也是很担心,已经有太多在「指定监居」期间出现酷刑的情况。

邹幸彤也指,黄雪琴的案例再次显示,中共当局试图掐断资讯通道,所以不断打压独立记者、社交媒体博主等。

邹幸彤说:雪琴最近做过唯一引起(当局)不满的事情,可能就是写香港的事情。这样去惩罚一个独立媒体人,是对媒体记者一个很严厉的打压。这个趋势还是一直在继续,而且把手越伸越长;抓雪琴这一下不仅是要禁止里面的消息出来,还要禁止外面的消息进去,它要完完全全控制整体中文圈里能看到的所有消息。

逃亡美国的维权律师陈建刚曾曝光国保对「指定监居」期间的709律师谢阳大施酷刑,他认为黄雪琴目前也面临很大的酷刑风险。他呼吁代理律师能够勇敢对外公开讯息。

陈建刚说: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公安局、或国内安全保卫大队(国保)控制的秘密的审讯、酷刑基地,709每一个被抓的人都遭受这种待遇,这就是人间地狱一样。如果律师或者家属采取完全消声的方式,没有对外资讯公开的话,那这个人是生是死没人知道,这都是共产党的办案机关巴不得的事情。

记者无国界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edric Alviani)向本台表示: 独立记者黄雪琴勇敢探讨对中国民众来说至关重要的社会话题,她绝不应该遭到拘禁。近期黄雪琴遭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种特别严酷的监禁方式, 让受关押者常遭到虐待。记者无国界再次要求释放黄雪琴。

黄雪琴8月底被广州警方传唤和没收护照等旅行证件,致其9月就读香港大学法律系研究生计划流产。

黄雪琴曾任《新快报》、《南都周刊》调查记者,关注性别、平权、官员贪污、企业污染、弱势群体等议题,并发动中国女记者对性骚扰调查,是中国的Me Too运动的主要推动者。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