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言满足急需却暗中限制 国外进口特效药遭变相封杀

2019-08-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4日,卫健委的高官们会为习近平的「厕所革命」大作文章,但对数百万癌症患者的生命权依然无动于衷。(卫健委官网)
2019年4月4日,卫健委的高官们会为习近平的「厕所革命」大作文章,但对数百万癌症患者的生命权依然无动于衷。(卫健委官网)

全国人大通过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官方称将使境外抗癌新药加速审批以满足患者急需,但业内消息指出,这只不过是官方在贸易战下的宣传需要,针对进口特效药和医疗设备的封堵,实际上更为严苛。(黄小山/程文  报道)

全国人大常委会周一(26日)发布的消息,指通过的新版《药品管理法》的目的,是为了让民众尽快用上好药、用得起好药,其中将购买未经批准的境外药品,不再视为假药等。

据业内人士对本台表示,官方以法律的名义指要加快包括抗癌药在内的进口特效药的审批,同时又设置几乎是无法逾越的门槛,譬如强制要求对这些药品的生产工序进行核查,几乎等于逼使这些欧美研药企业提供核心技术。

新法下,进口国内未获批的境外合法新药不再作假药论处。而未经批准进口少量境外已合法上市的药品,情节较轻者可减轻处罚;没造成人身伤害后果或延误治疗则可免于处罚。

此外,官方以「政府采购法」以及用行政指令的方式,强行要求医疗机构有限采用国产药和设备。如四川省财政厅,在《2018-2019年度省级政府采购进口产品清单》,就将允许采购进口产品的医疗设备,由93种缩减到39种,一次过减少54种,官方并强制把优先采购国产医用设备和耗材,纳入医院管理考核的指标。

中国红十字会前专案高管任瑞红表示,继以前利用医保报销杠杆强推国产药之后,近半年来,官方从医生的处方开始强推国产抗癌药。而至于这些国产仿制药一直以疗效差、副作用大而遭诟病。但政府掌控了进口特效药的定价权和处方权,绝大多数患者毫无选择。

任瑞红说:医生和病人那边回馈过来的,现在尽量不让用进口的药,尤其是抗癌药和靶向药(标靶药)嘛。除非是有关系呀。医生就是劝你用国产药,它会给那个国产药一些比较好的政策,譬如说医保,报销比例等这种。国产的不好的一些回馈就是副作用大嘛。主要是波及到省会城市的,比较好的一些三甲医院的肿瘤患者。再往下,在县一级的医院的话,那些本身就是经济条件不好的病人,基本上他的钱花得差不多了,就放弃了。

一位曾是前线医生亦向本台记者证实这个说法,她指国产抗癌药被认为只有安慰剂的功能,大多数患者目前唯一的出路,依然是找人代购来自印度和孟加拉的仿制药。

医生说:我手里边有几个肝癌呀、肺癌呀,还有那个淋巴癌呀、卵巢癌,都有。靶向药(标靶药)`根本就没有让进来,只有部分的药让进来了,但是它价格也是弄得虚高。国产抗癌药你又不是不知道,完全就是相当于安慰剂。只有那个印度的仿制药和那个孟加拉的病人能够接受,就是一个月在二千多块钱到四千多块钱之间。

来自深圳的戴先生指出,官方丝毫不顾民众的疾苦,强行按照他们的想像力推疗效堪忧的国产药和医疗设备,其中一个主要的因素,是担心数量庞大的中国癌症患者购买进口药,会导致巨额资金外流,并直接冲击国内的医疗行业。特别是在贸易战处境恶化之际,官方更为敏感。

戴先生认为,官方设置种种限制变相封杀进口特效药,本身亦有摆脱包袱的意思。在官方的眼里,重病的患者和老人,成了社会的负担,这个体制不会在乎重病患者和老人们的基本生命权。

戴先生说:它怕跟美国的贸易战,国内的东西大家都不买了。怕这个资金外流嘛,它的这个经济体系就无法运转,所以它是这么一个规定。还有一个就是说,老年人或者是得病的人,这些人早死对它这个政府是有一个好处的。因为,负担少了嘛,对它的统治短期会有利嘛,其实这个成本可能还是家庭来付的。

本台记者试图联系卫健委,但该机构新闻发言人没有接听电话。

中国政府多年来强行掌控欧美特效药在中国的定价权,并以行政手段为这些特效药进入中国市场设置障碍。从2006年到2016年间,被指具有特效的预防子宫颈癌疫苗,即被中国政府禁止进口长达十年之久。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