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周年日子敏感 胡耀邦忌日公安提早维稳

2018-04-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4月12日,北京维权人士何德普住所楼下,有多辆警车停泊。(何德普推特图片)
2018年4月12日,北京维权人士何德普住所楼下,有多辆警车停泊。(何德普推特图片)
 

29年前的四月十五日,时任中共总书记胡耀邦逝世,揭开中国八九民主运动的序幕,后来更爆发六四镇压事件。明年是六四30周年,临近这些被视为敏感的日子,当局做好维稳准备,警方在其北京故居外把守,不让民众靠近悼念。北京多名维权人士,亦被当局严密监控近一周。(黄乐涛 报道)

胡耀邦忌日(15日)当天,北京有多名维权人士被警方控制,直至周一(16日)警方仍然没有松懈,维权人士仍未恢复自由。

其中一名被控制的北京残疾维权人士齐志勇对本台表示,在胡耀邦忌日数天前,已经被当局严密监控,直至周一仍有多名国保在他住所外监视,不许他自由出外活动,即使周一到医院覆诊,也有国保陪同,对他寸步不离。

齐志勇说︰她(当局)说胡耀邦去世29周年了,我估计这是六四之前的一种行动吧,因为六四之前这件事比较敏感,或者是比较紧张,必须给派人,然后24小时监控,是这样,门口有警车,他们开警车就穿制服,国保就穿便衣,今天就是到医院来透析,他也跟着,就这个嘛,他不能就是掉失他的这个眼线,他不来不行,必须做记录的。

他表示,警方指周二(17日)才会撤离,解除对他的监视,他指北京现有近十名维权人士被控制。其实胡耀邦去世多年,民众只是到现场拜祭一下,表示对国家前领导人的尊重,民众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与当局对抗,齐志勇批评政府打压人民的自由,控制人民的思想。

另一名北京维权人士何德普表示,他已经被当局控制四、五天,当局已经向他说明不准到天安门及重要政府机关的敏感地方,他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言谈间甚为谨慎,暗示国保在他身边,然后就表示不方便谈话,立即挂线。

记者问︰为甚么监控你呢?

何德普说︰那个倒没说,啥都不说,他们(警察)说啥都不知道,(警察)只干工作,把工作干好吧,今天也看着呢,一个警车,他们坐着警车里,一直有人看着,反正跟这事(胡耀邦忌日)有关系吧,可以出去,就坐他们的车,买个东西上银行怎么的,这都没事,我在外面了,好吗?(挂线)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在胡耀邦逝世周年当天,北京多名维权人士被控制,是当局惯常的做法。而他亦不例外,这数天来国保都加强监控他,即使他陪同母亲到医院看病,也有国保对他贴身监视。他指,由于胡耀邦的去世,触发民众悼念,而导致六四事件,加上六四明年30周年,国际社会必定关注,所以保安方面比以往做得更加严密,避免民众重提六四事件,所以就禁止民众拜祭胡耀邦。

胡佳说︰六四(明年)30周年的这个针对国内的就是这个维稳,海外的舆论方面这种压制、封锁这些,现在的话就已经开始采取这种类似的行动,他也是为明年做准备。

周日(15日)是胡耀邦去年29年,据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指出,胡的四名子女等一行15人,原本打算前往江西共青城墓地拜祭,但他们入住当地酒店后,即时遭十名便衣人员严密监控及警戒,估计当局可能是要阻止境外媒体采访胡耀邦家人及拜祭活动。

另外,香港电台报道,胡耀邦位于北京的故居并没有开放,多名警员及便衣人员在门外监视,外围亦停泊多辆警车,未见有民众前往致祭。

胡耀邦在1989年4月15日,因心肌梗塞死亡,终年74岁,他逝世后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附近,出现小规模的集会悼念,北京多间大学校园内出现大字报悼念,并表达对新闻自由、民主制度、官员腐败等问题的不满,事件不断扩大,最终引发学生、民间联合运动,导致六四事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