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漢24年前被鄉長綁走失蹤 案件已破但官方秘而不宣

2022.10.0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延安漢24年前被鄉長綁走失蹤 案件已破但官方秘而不宣 丈夫被鄉政府抓走後徹底失聯,當年僅26歲的高秀玲24年尋夫無果,如今已是滿頭白髮。
劉萬花提供

延安男子劉志斌因土地維權被官方抓走近四分一世紀後,近期官方向家屬表示,劉志斌確實已找不到,囑家屬接受幾萬元賠償了事,此外拒絕告知該案詳情。家屬堅決不從,要求了解真相,唯當局將其網上求助信息全盤封殺。

延安市寶塔區川口鄉村民劉志斌因自己土地被採油廠侵佔而維權,於1998年被川口鄉副鄉長李新計和採油廠的人員強行帶走後,從此一去不回,音訊全無。

劉志的女兒劉萬花周二(4日)告訴本台記者,他父親被鄉政府抓走24年,如今案件終於有了一些進展。劉萬花指現在官方說劉志確實已經找不到了,他們想象徵性地給點錢,將這個事蓋過去。但無論是母親還是他們三兄妹,都堅決不同意。他們只想知道自己父親的下落,想知道真相。唯劉萬花指,雖然這宗冤案一度得到傳媒的廣泛關注,但現時相關資訊在網上已遭封鎖。

劉萬花說:橋溝派出所所長讓調解室的一個男的過來跟我媽調解一次,就是說現在人肯定是找不到了,他跟採油廠商量,出幾萬塊錢,把我爸這個事情解決一下。賠償這個問題我們不談了,人到底去哪了?你再找出來再說,因為我一直在網上發這個關於我爸的事情,當時貟海棠(橋溝派出所長)他還給我弟弟打個電話,說就是說讓我爸這個事不要發在發到網上去,我弟弟不同意,我們延安市的這個資訊(網管辦)直接就給我遮罩了,就是晚上呢,就咱們兄妹幾個在抖音上發的所有關於我爸的事情都看不到了。

劉萬花,家屬是在大約三個月前,從延安市公安局刑警隊獲悉,案件已經查清,但只能對上級進行回覆,不能將詳情告知親屬。此外,警方透露的有限資訊就是,當年帶走自己父親的人,分別是政府和採油廠的人,但他們都是代表官方和機構對其父親進行調查。

劉萬花說:三月前啊,我帶我媽去刑警隊,還有我們鄉長,但是他們不跟我們說。他們的中隊長(實為教導員)叫孫海英,他說他們現在調查清楚了,但是只有上面領導下來,他們才能給說這情況。但是你們屬於你們受害者家屬,他們沒辦法跟你們說,當時我說我們是受害者,我們有權知道真相了,我甚麼能說,甚麼不能說?但是他就拒絕回答,就就跟我們說,採油廠這些派出去的人和政府派出去的人都是代表單位,不是代表個人。

劉萬花強調,1998年4月初,其父被寶塔區川口鄉政府和採油廠的人抓走後徹底失蹤,給整個家庭帶來的幾乎是滅頂之災。當時哥哥只有8歲,她自己才5歲,弟弟僅3歲,她和哥哥連鉛筆都買不起,所以小學畢業就輟學了。弟弟後來只上到初一,也被迫輟學。現在他們都只能靠打工為生,弟弟已26歲了,還沒結婚。父親被抓走時,母親只有26歲,現在50歲了,一生都這樣毀了。

為此,本台記者致電橋溝派出所,但該所員警拒絕回應此事,稱如果要採訪需要找他們的上級寶塔分局。

橋溝派出所:我不知道,我們四個班,我不知道那個民警是誰呀,你和我們寶塔分局聯繫。

延安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在回應本台記者採訪時,則以還是假期,辦案警官不在為由,拒絕透露任何資訊。但他承認,如果案件有了結論,按程序應該主動通知受害者親屬。

市公安局:我跟你這麼說吧,這個案件基本上都定下來的時候,或者是已經定下來的時候,就是他那個當事人留下來的一些號碼,我們會給這些人打電話的,因為具體的案件是有具體的大隊和分管人員來負責的,你這個休假,以後打電話諮詢好吧?

而從頭到尾知情並參與了此事的延安市寶塔區川口鄉政府則沒有回應此事。

具有中共紅色搖籃之稱的延安市,因為其本身即為意識形態的標籤,從上個世紀30年代中共勢力進入至今,其對民眾維權和反抗的打壓,都以迅速、嚴厲和殘酷著稱。。 

記者:黃小山/程文 責編:方德豪 網編:江復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