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市抗拆戶韋剛案剛宣判 當地又有村民抗拆遭挖掘機碾斃

2020-03-1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20年3月18日,朱邦龍的親屬和村民們在當地村委祭奠亡靈。(村民提供)
2020年3月18日,朱邦龍的親屬和村民們在當地村委祭奠亡靈。(村民提供)

揚州市抗拆戶韋剛案剛宣判  當地又有村民抗拆遭挖掘機碾斃

江蘇省揚州市公民韋剛因抗拆釀成兇案,剛於兩日前宣判餘音尚存之際,當地周三(18日)又發生反抗徵地的村民被挖土機碾斃的慘劇。當地村民已持續了一個多月的反徵地維權,但在當局打壓和資訊封鎖下,官員的暴行一直被掩蓋。(黃小山/程文 報道)

江蘇揚州再次出現暴力強拆導致的血案,有村民因為反對官方強徵土地,周三(18日)在阻撓對方施工的過程中遭對方挖掘機碾壓致死。

據知情者王女士透露,死者69歲的朱邦龍是泰安鎮夏橋村村民,該村近年來一直在反對當地政府的強徵地。周三早上8點左右,官方派出的施工隊伍再次前往夏橋村強行施工,朱邦龍和村民攔阻施工,最終導致悲劇。事發後,官方派出了大批員警封鎖現場,而村民們則群情激憤,買了80多個花圈在現場抗議。但迄今為止村民和員警還沒有爆發肢體衝突。

死者朱邦龍的兒子朱正潔表示,事後父親的遺體被官方運走,不讓家屬接觸,母親也悲傷過度進了醫院。他表示,迄今為止,沒有任何官方部門給他們一個說法,或者與家屬直接聯繫。

朱正潔說:今天上午8點多鐘的事,遺體我也不知道被120拖到哪裡去了,當時我被攔在警戒線外面,都不給進去。我媽媽現在醫院,我現在沒有辦法說。沒有人給我說法,村裡沒有、市里沒有,公安局派出所甚麼都沒有。(政府)有人過來,但是就看看,他們和村裡面談談就走了。

夏橋村村民朱先生透露,當地村民一直在為徵地的事情維權,村民們採取了合法的程序,申請政府公開徵地的相關檔和手續,但迄今為止都沒有下文。

朱先生說:我們之前有一個多月了吧,就是要求政府資訊公開,把那個我們拆遷的2017年有沒有項目,那項目是甚麼,我們這個夏橋那個安置社區的房子有沒有了?分配情況怎麼樣?我們夏橋拆遷這麼長時間了,你的資金用哪裡去了?我們現在就要這三個公開,這東西遞上去一個多月都沒給我們答覆。

朱先生還指出,朱邦龍的死,顯示背後有人為了達到他們的目的,根本不在乎人命。並且在近期,包括自己在內的很多村民,因為反對徵地,並要求政府資訊公開,都遭到了揚州市科技新城公安分局的直接上門威脅。

朱先生說:今天的這個事情啊,那個人坐在那個挖機前面阻工的時候,那個開挖機的老闆就壓過去,我不知道誰給了他們的權力這麼大。我自己啊,就在前天,居然有三輛自稱是哪個科技新城公安分局的人,在我樓下等我,說我不要一條路走到黑。這種恐嚇好多次了。除了我之外,還有十幾戶也這樣。

揚州市科技新城管委會拒絕回應此次事件,稱此事由宣傳部門發布。

管委會:徵地這個情況,誰說是由我們直接負責的?對,由我們直接負責,就是我們這邊有個對外,專門有個新聞部門啦。你應該可以問到我們宣傳科這邊。

但管委會新聞科負責人陳主任亦拒絕置評。

隨著揚州的城市擴張加速,特別是其官方試圖打造所謂的科技新城政績,近年來,當地政府不計代價強推徵地和拆遷,並不惜將徵地和強拆外包給黑惡組織以暴力實施強拆。17個月前,當地居民韋剛遭暴力強拆和多次圍毆之後,駕車反抗,導致2死9傷。周一(16日),當地法院一審判韋剛獲刑15年,而當地官員則無一被追究。宣判後還不到2天,即再出血案。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