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NGO同日受壓業界憂律師後另一風眼

2015-12-0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5年4月27日,被警察帶走的NGO人士曾飛洋、陳輝海、彭家勇,曾與目前被抓捕關押的勞工維權人士劉少明,一起聲援工人的維權案件。(劉少明的網上資料)
2015年4月27日,被警察帶走的NGO人士曾飛洋、陳輝海、彭家勇,曾與目前被抓捕關押的勞工維權人士劉少明,一起聲援工人的維權案件。(劉少明的網上資料)

大陸當局對民間組織一直嚴格監管,廣東省4家主要協助勞工維權的組織,周四(3日)突遭打壓,負責人及員工至少10人被帶走,至截稿前仍未獲釋。有深圳的NGO人士指情況罕見,擔心暴風雨即將來臨。(文宇晴 報道)


廣州市番禺區勞工組織“海哥勞工服務部”、“打工族服務部”、“向陽花女工中心”、以及佛山市的“南飛雁社會工作服務中心”,周四同日先後遭警方衝擊,負責人及員工被帶走。

本台周五曾致電“海哥勞工”主任陳輝海、志願者彭家勇;“打工族”負責人孟晗、工作人員曾飛洋;“向陽花”負責人駱紅梅,但手機不是關機,就是停機,至於辦公室的座機也無法接通。

深圳“打工者中心”負責人陳茂稱,事件太突然,完全來不及反應。

陳茂說︰現在都不清楚是什麼事,見到有些消息發出來了,但不是太完整。現在都不清楚情況,所以都不太好去作出評論。

同樣在深圳協助勞工維權的“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主任張治儒,也摸不著當局的行動有何目的。他說,近2個月來深圳當局,對包括他們在內的NGO打壓有放鬆,不過就今次的事件,張治儒擔心是山雨欲來。

張治儒說︰這事無法預測,但是最近的形勢感覺不是太好,壓力還是比較大。綜合來看不是獨立事件,因為不涉及針對某一個機構,是針對廣州地區的老NGO。包括叫何曉波的,他主要做職業病那方面,不做工人集體談判。

有知情者在網上貼文指出,周四上午先是有一批警察來到番禺區的海哥勞工服務部,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罪”把服務部的工作人員和到訪的工友帶走。部份志願者和工友於下午獲釋。

幾乎同一時間,同樣在番禺區內的NGO“打工族服務部”和“向陽花女工中心”,亦有負責人和工作人員與外界失去聯繫。
隨後,佛山的“南飛雁” 負責人何曉波也遭到警察帶走,罪名是“涉嫌財務侵佔”。至晚上約8時左右,警察來到何曉波的寓所進行搜查,並撿走了一些電子產品,以及一些培訓的資料。

“海哥勞工”主任陳輝海於中午時分,曾與本台國語組記者聯繫上,當時他指自己躲藏在一間酒店內,但預料很快也會被警方帶走。陳輝海說,上個月他突然被限制出境,相信此次打壓行動針對整個勞工NGO群體。

維權人士郭春平分析,近年來大陸因受到環球經濟下調的影響,不少工廠紛紛搬往東南亞或倒閉,令工人的維權討薪事件大增。此時NGO的介入,也因此與地方政府的矛盾越來越大。

不過郭春平卻認為,這些被打壓NGO的人士,只是為了幫助工人維權,當局的這次行動,相信亦只是一個警告。

郭春平說︰看這消息後我也很震驚,我看來是有步驟地對民間組織的打壓。把這種工業維權,視為社會的不良因素,很擔心會越演越烈。

記者說︰你估計他們會很快回來,或是你覺得這事情會延續下去發展?

郭春平回答︰因為剛是人權律師的大規模抓捕,現在又大規模對工運這方面進行抓捕,我感覺應該是種威脅和警告。畢竟NGO介入勞工事件,還沒有像對人權律師的仇恨。

廣東勞工維權人士劉少明於今年的5月底被抓捕,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劉少明被捕前約1個月,曾聲援12名醫院保安工人涉及的一宗案件宣判,當時到達現場的還有曾飛洋、陳輝海、彭家勇等NGO人士。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