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俗维基案】粤高院违法阻申诉 牛腾宇母再致信习近平要求平反

2022.08.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恶俗维基案】粤高院违法阻申诉 牛腾宇母再致信习近平要求平反 广东省高院向律师称未收到牛腾宇及母亲所写的申诉材料,但牛母的挂号信快递通知显示已签收。
牛腾宇母亲提供

因习近平家人个资曝光引发的「恶俗维基」案已逾3年,被构陷为主犯的牛腾宇狱中申诉遭广东高院恶意设阻。牛腾宇的母亲再致信习近平讨司法公道。人权律师谴责广东公检法为向上邀功狼狈为奸。

因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姐夫邓家贵个资曝光而引发的「恶俗维基」案已逾3年。被构陷为主犯获刑14年的牛腾宇,在狱中仍未放弃申诉希望,却遭遇广东省司法部门层层设阻。

牛腾宇的母亲可可透露,她为牛腾宇聘请的第14位律师周一(8日)赶至广东省高院,对方称「从未收到牛腾宇案的申诉材料」。可可质疑广东省高院为阻碍该案进入再审程序而公然撒谎、甚至是为包庇广东一审、二审法院的责任。她表示,当局此前指已将牛腾宇本人书写的申请材料原封未动的邮给广东省高院;可可也十馀次向广东省高院邮寄申诉书,快递通知显示都已送达。

可可指,该案黑幕重重,广东各级司法部门荒谬的办案、漏洞百出的判决书,都与习近平提出的「依法治国」背道而驰。

可可说:监狱说「我们绝对不会扣押、拆封、阻拦申诉信,保证是给了高院」,可今天高院却说根本没有见著牛腾宇的申诉信;当律师再说「他的母亲写过多次申诉信,你们是否收到」,它们说根本没有见著。广东高院显然是在撒谎,我写的是挂号信,是能够查询到它们确实签收了。广东高院根本就不去受理,就是公然违法,公然的与「依法治国」相违背,甚至它们就是包庇一审、二审法院的责任。

可可在周一再发表致习近平公开信,并抄送中国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检察长、司法部部长、中央「依法治国办」局长等。可可呼吁习近平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尽快敦促最高司法部门彻查案情,问责炮制冤案的司法人员,并还本案24名年轻人以清白。

可可说:广东高院根本就不启动再审程序,我实在是万不得已,只有给习主席写信了,真是笔墨难尽……我希望他作为国家最高领导,能体恤24个孩子的冤情;同时希望他也一名父亲,希望他体恤我作为单亲母亲的痛楚。我希望他能够尽快敦促本案彻底翻案,还孩子们以清白。

因广东省高院推诿不启动申诉程序的责任,牛腾宇母亲于8月8日再致信习近平,要求他为「恶俗维基」案24名年轻人申冤。(牛腾宇母亲提供)
因广东省高院推诿不启动申诉程序的责任,牛腾宇母亲于8月8日再致信习近平,要求他为「恶俗维基」案24名年轻人申冤。(牛腾宇母亲提供)

公开信还强调,已落马的上海公安局前局长龚道安、中国公安部前副部长孙力军都曾操控该案,其中龚道安曾参与权钱交易的「案中案」,令当时的办案方——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放走「恶俗维基」网站前站长顾杨阳,并将时任网站运维人员牛腾宇打成主犯。可可认为,如今炮制冤案的高层官员都已落马,冤案理应昭雪。

可可说:龚道安、孙力军他们已经落马了,他们炮制的冤案也应该昭雪,这样才能体现司法的公平、公正。我希望不要再与习主席提出的「依法治国」相违背。

本台数次打通广东省高院的电话,均被直接挂断。吊诡的是,本台拨打广东省高院「12368诉讼服务热线」时,提供「恶俗维基案」一审、二审案件号,对方称查不到牛腾宇的名字。

广东省高院「12358诉讼服务热线」工作人员说:这边根据您提供的案号,都没有显示牛腾宇这个名字,暂时没有显示相关的案件信息。

曾代理「恶俗维基」案的709律师王宇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各办案单位暗箱操作的背后是他们视此案为向上邀功请赏的机会,广东公、检、法在这个案件中彼此包庇和勾连,毫无法治可言。

王宇说:广东法院知道它违法,然后它就是视而不见,它说我没看到、没收到,耍无赖。这个案件是广东公检法联合违法,它们就是为了邀功互相包庇,属于狼狈为奸,本来公、检、法应该互相监督,完全视法律如无物,这种案件的话看不到任何法制的痕迹,法律走入死胡同。

2019年5月,海外「键政网站」——「红岸基金会」和「支纳维基」在网上曝光了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当年6月,中国公安部成立专案组,广东省茂名茂南网警大队成为主要办案单位。

因无法抓捕海外网站人员,办案单位嫁祸中国大陆境内的「恶俗维基」,从2019年6月起先后抓捕该网站数十名工作人员和会员。

公安使用酷刑逼供方式强迫他们认罪。2020年12月29日,24名年轻人一审全部获刑,其中年仅20岁的「恶俗维基」技术人员牛腾宇被构陷为主犯,遭重判14年及处罚金13万元。

其后,牛腾宇的母亲勇敢站出来为儿子和其他年轻人发声,引发国际关注。多名中国人权律师先后介入案件,并对外揭开案件重重黑幕。2021年4月,该案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判决,引国际哗然。

2022年2月,牛腾宇被「美国国会与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列入「奥运囚徒」名单。美国、德国、欧盟等9位驻华使馆人权官员于2021年3月底会见牛腾宇母亲,美国和加拿大驻华使馆建议受害者家长和人权律师向他们提交本案参与酷刑、枉法检控和审判的人员,不排除以马格尼茨基人权法案对相关人员进行制裁。

目前该24名含冤入狱的网络年轻人中,18名刑期较轻者已出狱,但都遭到当局严密监控无法对外发声,形同「社会性死亡」。

记者:吴亦桐/程文 责编:毕子默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