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抗疫護士墜樓身亡 醫院官僚全面封鎖消息

2020-07-3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20年7月29日,堅持在前線的抗疫的武漢協和醫院護士張嬿婉,不是死於病毒,卻死於領導的高壓。(知情人提供)
2020年7月29日,堅持在前線的抗疫的武漢協和醫院護士張嬿婉,不是死於病毒,卻死於領導的高壓。(知情人提供)

武漢協和醫院防疫前線護士張嬿婉在公開舉報並要求撤換醫院護理部主任而遭報復後,於周三(29日)在醫院13樓墜下身亡,遺留下還不到2歲的女兒。醫院和當地衛生管理機構全面封鎖相關資訊,封鎖現場監控視頻禁死者家屬查看,死者生前的同事疑遭威脅被迫噤聲。熟悉體制人士指出,張嬿婉是制度下受壓榨的受害人。(黃小山/程文 報道)

據知情人告訴本台記者,死者張嬿婉今年才28歲,是家中的獨生女,其女兒還不到2歲。在該院心內科當護士已有數年。

張嬿婉去世後,醫院方面只發布了一條語焉不詳的聲明,甚至連她的名字也被隱去。本台記者多次致電該院,但都被婉拒。

醫院人事部:你是哪裡?哪一位?有甚麼事情可以跟我們宣傳部聯繫,好吧?

而武漢官方和協和醫院,亦迅速開始維穩,張的同事們都被警告不得對外發聲。其生前所在科室的一位護士,在接到本台記者電話後,只是以不知情為由,匆匆掛斷電話。

同事:我們心內(科)有好幾層樓,知道吧,她是我們別的樓層的,所以我們不是特別清楚。因為我們不在一起共事,所以不是很清楚。我現在收病人,不好意思,我就不回答你了,好吧?

據多名武漢協和醫院的護士在微博透露,張嬿婉周三上午從該院13樓墜落身亡,死者生前疑因和醫院護理部負責人有衝突,半年來一直遭打壓。目前院方不願意透露消息,甚至封了現場的監控視頻,禁止死者家屬查看。

知情人指,張嬿婉在今年1月被調到防疫前線,工作十分辛苦,但防護裝備奇缺,醫院和護理部對護士們的基本安全也十分冷漠。張嬿婉為此公開表達了抗議,並實名舉報護理部主任劉義蘭不作為,呼籲護士們一起辭職,要求撤換劉義蘭。但一直到現在,劉義蘭依然在位。

湖北當地醫療救助體系的官員吳先生告訴本台記者,張嬿婉是一個非常單純的人,她基於抗疫提出的訴求合理,但在中國社會中被碰得粉碎也是必然。他還指出,類似的抗疫黑幕還很多,比如,他自己就是連加班費也沒有了,一些醫院對待實習護士的剝削和壓榨則更為殘酷。

吳先生說:一直反映問題,可能感覺太絕望了吧,她所相信的一些東西在現實中被碰得粉碎。你越去講理它越打壓你。我們當時那麼危險,加班都是24小時待命,說150塊錢一天,說沒就沒,你還不能找他說理。我們那邊他們實習的都沒工資啊,還要自己再繳1000塊實習費。

據了解,張嬿婉屬合約職工。熟悉體制內「分配雙軌制」(存在長工和合約兩種制度,待遇也不一樣)的周先生表示,像張嬿婉這樣屬於編制外的合同制員工,本身就是制度下受壓榨的受害人,她舉報醫院的權力階層,本身就是一個非常艱難的事情,遭報復也屬必然。

周先生說:這個醫院的護士有一種是有編制的,大多數護士它都不是醫院的編制,簽的是勞動合同。她不享受正式編制護士的這種待遇。他們的收入,比正式的編制的護士差兩三倍,即使是這樣的話,像協和醫院這樣的三甲醫院裡,你要想進去特別難。她舉報這個護理部的主任她是屬於中層幹部,權力非常大,舉報這樣的人,她的日子肯定很難過。

張嬿婉生前公開發布的聲明指,她不是逃避抗疫,甚至願意站在最前面,但她希望有裝備,而不是做人肉擋板。在要求撤換護理部主任未果後,張嬿婉給護士長發資訊表示要辭職,但一直到去世,都沒能離職。

本台記者從武漢協和醫院一份公開的材料中發現,在武漢疫情最嚴重的一月裡,張嬿婉確實在前線服務,是協和心內溶栓搶救小分隊成員之一,並且需每天24小時在醫院待命。

新冠疫情爆發後,中國官方高調鼓吹「最美逆行」,鼓勵全國各地醫務工作者奔赴武漢抗疫最前線。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