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抗疫护士坠楼身亡 医院官僚全面封锁消息

2020-07-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7月29日,坚持在前线的抗疫的武汉协和医院护士张嬿婉,不是死于病毒,却死于领导的高压。(知情人提供)
2020年7月29日,坚持在前线的抗疫的武汉协和医院护士张嬿婉,不是死于病毒,却死于领导的高压。(知情人提供)

武汉协和医院防疫前线护士张嬿婉在公开举报并要求撤换医院护理部主任而遭报复后,于周三(29日)在医院13楼坠下身亡,遗留下还不到2岁的女儿。医院和当地卫生管理机构全面封锁相关资讯,封锁现场监控视频禁死者家属查看,死者生前的同事疑遭威胁被迫噤声。熟悉体制人士指出,张嬿婉是制度下受压榨的受害人。(黄小山/程文 报道)

据知情人告诉本台记者,死者张嬿婉今年才28岁,是家中的独生女,其女儿还不到2岁。在该院心内科当护士已有数年。

张嬿婉去世后,医院方面只发布了一条语焉不详的声明,甚至连她的名字也被隐去。本台记者多次致电该院,但都被婉拒。

医院人事部:你是哪里?哪一位?有甚么事情可以跟我们宣传部联系,好吧?

而武汉官方和协和医院,亦迅速开始维稳,张的同事们都被警告不得对外发声。其生前所在科室的一位护士,在接到本台记者电话后,只是以不知情为由,匆匆挂断电话。

同事:我们心内(科)有好几层楼,知道吧,她是我们别的楼层的,所以我们不是特别清楚。因为我们不在一起共事,所以不是很清楚。我现在收病人,不好意思,我就不回答你了,好吧?

据多名武汉协和医院的护士在微博透露,张嬿婉周三上午从该院13楼坠落身亡,死者生前疑因和医院护理部负责人有冲突,半年来一直遭打压。目前院方不愿意透露消息,甚至封了现场的监控视频,禁止死者家属查看。

知情人指,张嬿婉在今年1月被调到防疫前线,工作十分辛苦,但防护装备奇缺,医院和护理部对护士们的基本安全也十分冷漠。张嬿婉为此公开表达了抗议,并实名举报护理部主任刘义兰不作为,呼吁护士们一起辞职,要求撤换刘义兰。但一直到现在,刘义兰依然在位。

湖北当地医疗救助体系的官员吴先生告诉本台记者,张嬿婉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她基于抗疫提出的诉求合理,但在中国社会中被碰得粉碎也是必然。他还指出,类似的抗疫黑幕还很多,比如,他自己就是连加班费也没有了,一些医院对待实习护士的剥削和压榨则更为残酷。

吴先生说:一直反映问题,可能感觉太绝望了吧,她所相信的一些东西在现实中被碰得粉碎。你越去讲理它越打压你。我们当时那么危险,加班都是24小时待命,说150块钱一天,说没就没,你还不能找他说理。我们那边他们实习的都没工资啊,还要自己再缴1000块实习费。

据了解,张嬿婉属合约职工。熟悉体制内「分配双轨制」(存在长工和合约两种制度,待遇也不一样)的周先生表示,像张嬿婉这样属于编制外的合同制员工,本身就是制度下受压榨的受害人,她举报医院的权力阶层,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事情,遭报复也属必然。

周先生说:这个医院的护士有一种是有编制的,大多数护士它都不是医院的编制,签的是劳动合同。她不享受正式编制护士的这种待遇。他们的收入,比正式的编制的护士差两三倍,即使是这样的话,像协和医院这样的三甲医院里,你要想进去特别难。她举报这个护理部的主任她是属于中层干部,权力非常大,举报这样的人,她的日子肯定很难过。

张嬿婉生前公开发布的声明指,她不是逃避抗疫,甚至愿意站在最前面,但她希望有装备,而不是做人肉挡板。在要求撤换护理部主任未果后,张嬿婉给护士长发资讯表示要辞职,但一直到去世,都没能离职。

本台记者从武汉协和医院一份公开的材料中发现,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一月里,张嬿婉确实在前线服务,是协和心内溶栓抢救小分队成员之一,并且需每天24小时在医院待命。

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官方高调鼓吹「最美逆行」,鼓励全国各地医务工作者奔赴武汉抗疫最前线。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