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见人士对薄案的审结评论


2013-08-26
Share


薄案自上周四(22日)在山东济南开审,当地维稳措施升级。济南异见作家巩磊表示,开审的第一天,他曾到济南巿中院外围观,被国保送回家,每天早上警告他一次,不能到法院、不准接受采访或上网发表文章。(海蓝报道)

其他活跃的异见人士或访民被限制自由,他认识的人约十个被监控,包括访民李红卫被送到别处,长遭监控的退休教授孙文广,家门外站岗人数增至约三十人。

对于薄案审结,巩磊指,总体上感觉有一定的进步,揭露了薄熙来一些贪赃枉法或胡作非为,但是主要的罪行被当局掩盖。例如对异见人士、宗教人士的打压,以及媒体暴露的问题,此案并没有涉及,有避重就轻的做法,但毕竟有些进步。在薄被指控的三项罪中,还是能按法律程序审讯,并且公开证据,这对中国法律建设有点进步,但仍有不少要改善之处。

他说:但是希望在司法独立方面,有一个审判员制度,好像是陪审团的问题上,旁听人士方面要扩大(范围),公民都可以去,我看现场有很多外地的人,拿著身份证要求旁听,但是得不到批准。当局再继续完善一下,我们的法治便更有说服力。

另外,薄熙来曾主政的重庆巿,部分“冤假错案”的苦主要求翻案或撤销劳教。在微博成立苦主会的重庆商人李智能指,法院以微博公开庭审,这种做法值得肯定。不过,他猜测公诉里面,仍有其他罪行没有公开或被起诉,目前仅起诉三项罪名。他所指的其他罪行,是重庆的“冤假错案”,当局不敢碰这条线,很多问题暴露了出来,但没法平反,当局已将之擦掉。

至于薄熙来的表现,李智能认为符合他的性格,这亦是他最后表演的舞台,他没有说话的机会了,所以一定要说。而王立军从某个角度看,也算是受害者之一,这次以证人身份出庭,可以理解。
他说:就算他(王立军)自己说的话,他是薄熙来案件的证人也是受害者,从某种角度讲,他的确是受害者,当然他个人在重庆打黑的追究,这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要一分为二来看这事情。

首位获撤销劳教的重庆网民方竹笋,自7月底薄案开审前已被旅游,案件结束庭审,他暂时未获准返家。方竹笋表示,相对来说,这次庭审比较公开透明,给了薄熙来很多答辩机会,保障他的法律权利,最后判决便要看当局怎决定。至于庭上爆出薄熙来、谷开来及王立军的私生活问题,以往他在重庆曾听说一些,大家以为是谣言,他当年也不相信,直至这次庭审公开,才相信有其事。

此外,方竹笋又指,从这件案可反映制度出问题,实际上共产党怎样集体领导,都是一句空话,尤其是有些地方政府,还是一人说了算,一人式的领导。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