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哨人」呼吁坚持「独立思想」 中宣部急删《人物》文章

2020-03-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国家主席习近平考察武汉的同一天,中共宣传部门紧急全网删除一篇有关「疫情发哨人」的文稿。「发哨人」艾芬是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率先把武汉出现类似沙士肺炎的信息发到医生群组,该信息随后在武汉的医生圈中广传,转发者包括「吹哨人」李文亮。艾芬其后遭到纪委约谈。评论认为,现在中国疫情进入所谓「胜利」阶段,在这个主旋律下,要消灭所有「杂音」,以为习近平营造有利气氛。(方德豪/覃晓言 报道)

大陆人民出版社旗下《人物》杂志3月刊在周二(10日)出版之后,三小时内即被迫下架;该刊公众号上的原文亦在午前被删除;转发文章的内地媒体亦已将文章删走。

据知,触发当局敏感神经的是该刊封面文章《武汉医生》的第二篇报道——发哨子的人。

熟悉中国事务的资深传媒人、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对本台表示,这篇《人物》杂志文章触碰到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敏感神经,原因是习近平正要在同一时间「收割」对抗疫情的「功劳」。

吕秉权说:现在中国疫情进入所谓「胜利」阶段,是由(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领功」的时候;在这个主旋律底下,所有「杂音」都要删除。整个中国官方宣传口径,基本上都不可以探讨疫情源头,到底疫情为何会发生、如何查找隐瞒、迟报等问题,全部都是官方禁忌。

吕秉权指,武汉肺炎疫情出现以来,中共宣传部门对大陆传媒的监管和打压,一直没停过。

吕秉权说:一些擦边球的报道,就不断被中国官方不停打压,包括今次「发哨人」人物专访,亦包括早前内地财新有关基因公司研究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结果被当局「毁尸灭迹」,化验样本、结果、报道都要「毁尸灭迹」。

这篇八千多字的长文,尖锐地指出武汉肺炎的「悲剧原本有机会避免」。文章指出,2019年12月30日,身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的艾芬曾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在武汉的医生圈中传开,有份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后来被公安训诫的8位医生,包括李文亮。

文章又说,武汉肺炎疫情首次外泄,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人物》专访指出,2月21号早上领导和艾芬「谈话」,其实艾芬想问几个问题,比如有没有觉得之前批评她批评错了?艾芬表示,希望能够给她一个道歉。但是文章亦引述艾芬指出:「我不敢问。」「没有人在任何场合跟我说表示抱歉这句话。」

尽管因揭发这次公共卫生事件遭到打压,艾芬仍表示她「依然觉得,这次的事情更加说明了每个人还是要坚持自己独立的思想,因为要有人站出来说真话,必须要有人,这个世界必须要有不同的声音,是吧?」

负责采访和撰写这篇报道的《人物》杂志记者龚菁琦指出,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同意采访的短信是3月1日凌晨5点,大约半小时后,3月1日凌晨5点32分,艾芬的同事、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两天后,该院眼科副主任梅仲明过世,他和李文亮是同一科室。

《人物》杂志又指,武汉市的前线医护,可谓是哀鸿遍野。截至2020年3月9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4位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疫情发生以来,这家离华南海鲜市场只几公里的医院成为了武汉市职工感染人数最多的医院之一,据媒体报道医院超过200人被感染,其中包括三个副院长和多名职能部门主任,多个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人工心肺机(ECMO)维持。死亡的阴影笼罩著这家武汉市最大的医院,有医生告诉《人物》,在医院的大群里,几乎没有人说话,只在私下默默悼念、讨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