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留學生「六四」公開信:年輕人拒絕承認中共合法性

2020-05-1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孔志豪發起六四31年公開信《我們選擇的權利》連署行動,呼籲年輕人致敬六四死難者、拒絕承認中共政治合法性並在推特發布道歉視頻,明確表示中共政權要對疫情負責。(孔志豪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孔志豪發起六四31年公開信《我們選擇的權利》連署行動,呼籲年輕人致敬六四死難者、拒絕承認中共政治合法性並在推特發布道歉視頻,明確表示中共政權要對疫情負責。(孔志豪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周三(13日),一批在美中國留學生發起「六四31年」公開信聯署行動。公開信批評中共當局透過謊言和封鎖信息對民眾洗腦,野蠻剝奪公民的自由選擇權利,表示繼承六四精神繼續抗爭,呼籲年輕一代拒絕承認中共執政合法性及拒絕為其服務。八九前學運領袖讚揚聯署人士為真正的「後浪」。(吳亦桐/程文 報道)

六四31周年日趨臨近,周三(5月13日),美國印第安納州普渡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孔志豪及多名海外華人留學生透過網絡發起「我們選擇的權利」公開信聯署行動。

發起人孔志豪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從初中起他就開始在國內翻墻收聽和閱讀外媒信息,對中共違反常識的洗腦也總是多一層思考;去年8月他到達美國留學,更見證香港年輕一代對中共當局具有審美、創意、團結的抗爭,在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全球以及六四紀念日將至的背景下,他呼籲具有相近價值觀的「我們」在此時勇敢宣告,年輕一代對中共極權專制清醒的判斷和決裂的態度。

孔志豪說:這封信裡的「我們」,只要是熱愛民主自由,有勇氣能夠站出來參與聯署的人,我都把他定義成「我們」,我們有共同的訴求。我們也從來沒有選擇讓共產黨領導我們,這種權力的讓渡只有在1949年那一輩人做出了,在那之後我們從來沒有進行過一次民主,所以我提出了「我們選擇的權利」,我們要發表我們的意見,我們是不是要讓共產黨領導我們?

孔志豪也表示,八九一代給當代年輕人做出示範,而新一代承繼六四精神之外,也將有更為決絕銳利的態度,並注入新的抗爭形式。

孔志豪說:我們對六四的態度是讚揚肯定他們的勇氣,他們有一些人,就像(周)鋒鎖、王丹、吾爾開希他們現在還仍然是活躍的。現在年輕人缺的就是這種勇氣。我們可能要提高一點點鬥爭的技巧,我們除了街頭運動之外,在言論傳播信息這方面也是很重要的。

孔志豪也強調與以往很多公開信不同,他們不會將公開信的目標對象定位於中共當局,這是給青年一代的鼓勵。但無論國內、國外年輕一代的「粉紅化」,讓他對公開信的效果並不樂觀。

孔志豪說:就是我們不會和中共提甚麼要求,因為是一個敵對關係,沒有必要和他討論甚麼,我們想要團結的是中國年輕人。我們的訴求就是讓年輕人不要和中共去合作,不要為中共任何機構服務,希望年輕人保持自由獨立的思考,保持對自由民主的向往,鼓勵他們有勇氣站出來。形勢不是很樂觀,並不一定能影響那些思維方式「粉紅化」的人。

孔志豪此前曾在推特上發布視頻,並明確表示:中共政權和中國人民應該對這次的瘟疫負責。並鼓勵人們站出來,不要對中共謊言繼續沉默。孔志豪在推特上也自稱「反賊」,主張「加速主義」,以使中共當局加速解體,破而後立。

來自中國大陸,去年到達澳大利亞求學的Horror Zoo(化名)為該公開信的聯署人,她向本台表示,她支持公開信中的表達,並以此對抗中共對六四記憶的封殺和在香港、台灣問題上的中共洗腦式敘事。

Horror Zoo說:因為六四已經過去31年了,中共當局還是把這個當作最敏感的內容,很多年輕人要麼不知道,要麼他們知道了也是一個自我審查的狀態。作為一個海外的一個青年,更有責任站出來去發聲。裡面還提到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這兩個我也是很支持的。關於「祖國的統一」,就是中共來洗腦別的人「中共敘事」吧。

八九學運前學生領袖周鋒鎖也就此接受本台採訪,他表示這些年輕人沒有變成中共洗腦下喪失靈魂的人,承繼了八九一代未完成的理想,而且更有創意,這才是真正的「後浪」。

周鋒鎖說:公開信的簽名上有那麼多年輕人,他們的靈魂是自由的,不管他們以前受過怎樣的洗腦、暴政的這種威脅。這是一個共產黨害怕的禁區,年輕人願意冒險來表達自己的態度。八九六四代表的歷史和中國民主自由的理想,這也是將來中國必須面對的,也很高興現在有年輕人承載這種自由民主的傳統,自由的燭光不滅!

目前公開信已獲得數十名海內外年輕學生、學者、工程師等聯署此信。

公開信表示:「六四」已過去31周年,而中國的民主化前途依然黯淡。六四和民主自由在中國依然是禁忌話題,中國公民從出生起就失去了選擇的權利。作為認同民主自由價值觀、且有幸能夠了解自由世界信息的華人青年學生拒絕沉默並致力於改變現狀。

聯署者致敬「八九學運」的參與者,認為他們是用生命啟蒙中國民主運動的先驅,表示要學習他們的勇敢和純粹,但也會反思失誤和教訓,並將繼承六四勇敢抗爭精神,提高與獨裁政權的抗爭技巧。

公開信譴責中共當局利用宣傳機構進行愚民洗腦,誤導了很多未諳世事的青年學生;這些洗腦教育不遺餘力地引導青年學生愛國愛黨,抹黑民主制度。

公開信呼籲,年輕一代思考自身價值和追索選擇的權利,要選擇國家的執政黨,政治體制,及選擇是否還要進行代議制和全民投票等。

公開信也支持香港市民的民主抗爭運動,並提出支持台灣獨立。

公開信也強調,拒絕做與中共與虎謀皮的事情,而是提出自己的主張:包括向六四死難者致敬,拒絕承認中共的合法執政地位,不會服務於中國的黨政機構,將中國的民主化事業當作自己的責任,積極學習民主制度的運行模式,積極宣傳民主思想並積極聲索民主權利等。

2015年5月,美國喬治亞大學留學生古懿曾發表《六四26周年致國內同學的公開信》,呼籲國內的年輕學生了解六四及中共惡政真相;中共官媒《環球時報》於當年5月26日發表《境外勢力試圖煽動80後、90後》一文,事件引發很大反響。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