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年將盡 訪民冀中央體察民情疏導民怨


2017-01-27
Share
petitioner1-topbox.jpg (左至右) 曾是工廠老闆的吳繼新,為了生計,大除夕要在街頭為人照相。他說,見到人家一家整整齊齊拍照,心裡都會不好受。(民生觀察圖片,拍攝日期不詳); 女訪民閆春風和父親閆國忠,在北京相依為命。閆國忠即使不良於行,仍然堅持上訪維權。(閆春風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猴年最後一日,北京有大批訪民前往國家領導人的辦公地“中南海”拜年,希望中央官員關注和體恤訪民的苦況。在北京飄泊的訪民來自全國各地,有不同背景、不同訴求,但目標一致,為不公平的遭遇討回公道。(高鋒 報道)

過年是重要節日,除服務性行業外,各行各業都會休假,便利員工與家人共渡春節。但身在北京的訪民吳繼新,大除夕一樣要開工。他以往是水泥廠老闆,聲稱自建廠房被地方政府侵吞,使自己踏上維權路,為了生計,現時每逢過時過節,都會在街頭替人照相。

吳繼新說,每當見到人家一家整整齊齊拍照,心裡都會不好受。

吳繼新:我感覺很孤單,很難受。因為我們有家歸不得,每逢佳節倍思親。有的(訪民)有家歸不得,有的無家可歸,我是沒有家。

女訪民閆春風的父母4個月前,由家鄉吉林省來到北京相聚。兩老一場來到,為的是一口氣。

閆春風:團聚應該是好事,但是對於我來說,現在在北京,是一種有家歸不得的感覺。我父親現在臥床,因為是被他們打的,給關在黑監獄,害得殘疾了,一口氣出不來,所以他非得到北京來,他上北京的願望也就是維權,但是他連行動都行動不了,怎麼維權呢?在這種情況下,我的心情特別特別糟糕。

一場拆遷風波,改變了閆春風一家命運。雖然賠償問題獲解決,但她自己和兩老就先後因為上訪,被當局拘留,間接使得閆爸爸健康惡化,加上閆媽媽也是殘疾人士。閆春風形容此時此刻,自己進退兩難。

閆春風: 現在這個體制下,也不是說給你解決問題。我父親來了,又能幹甚麼?但是回家怎麼回呀? 我來不來北京呀? 還要來北京,你說我怎麼辦呀? 我們可以退縮,但是我父親不行,現在他每天在家裡,24小時,吃喝拉撒都在床上。他也特別痛苦,我也特別痛苦,因為我們就是有理的。

滯留北京的訪民群體,已習慣互相扶持、彼此照顧,在顛沛流離的生活中,體現患難與共的情誼。訪民一如以往,大除夕到中南海向國家主席習近平等中央領導人拜年。遼寧訪民張振敏表示,他們會趁機表達訴求。

張振敏:過年嘛,給習主席拜年。當然會提出訴求呀,我們在北京已十多廿年,問題都得不到解決,只能以這種方式,把我們的訴求,對習主席說,但是能不能見到習主席,不知道。

她說,已經作好被當局抓捕和拘留的準備。如果過到這一關,大年初一會和其他訪民打算去到王府井、西單等旺區行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