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稳会议录音外泄 定性上访是「反党反政府」行为

2018-05-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民众上访申诉对涉事官员构成一定的压力,访民若申诉成功,官员轻则丢官重则坐牢,令官员视访民为心腹大患。河北省武安市一次维稳会议的内部录音曝光,官员宣称上访行为是「反党反政府」,维稳人员可对上访者施加暴力。录音也揭发官方还用株连及监视手段对付维稳对象。(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河北省武安市一个全市维稳动员会议的内部录音周一(14日)在网上公开。曝光人士指与会者包括该市政协韩姓主席、公安局及法院院长。经本台记者查询,该市政协主席为韩保魁。

据录音显示,韩保魁在此次维稳会议将上访定义为「反党反政府」,要求维稳人员对进京上访者及煽动上访的人严厉打击,对目标对施加暴力「找准人打」,亦要求维稳部门对当事人家人和亲友以株连方式、或寻找其它藉口和事由进行打击。

韩保魁还称当局能透过手机追踪行动轨迹,如果公民在微信上发布对当局不利的消息,当局即可查到发布者的信息。

他同时要求与会人士对会议内容进行保密,泄密者将由公安、纪检部门进行调查。目前尚不知何人将此段录音谈话曝光,亦不知该会议举行的具体时间。

韩保魁曾任河北省武安市副市长及政法委书记。其任职政法委工作期间,709大抓捕后,他曾要求律协对维权律师进行维稳。

本台数次拨通武安政协办公室电话,要求就会议录音向韩保魁本人核实,工作人员皆以其不在、开会等理由拒绝。

工作人员︰不在,我们领导不在,开会了。

广州维权律师隋牧青向本台表示,透过录音片段,传递出当局大量使用法外手段进行维稳的内幕信息,这种畸形维制度,不断把上访人士、甚至是帮助访民维权的律师炮制成「国家敌人」,他们以此来维护政权和稳定。

隋牧青说︰这个录音能听出很多问题,他们使用法外手段来对付上访,比如用非法株连的方式,还有任意滥用集权比如随意监听、控制上访人等等手段。中共独创了上访制度,沿用了古代喊冤制度。他们把上访定义为反党行为,这在逻辑上非常矛盾。这种集权专制国家通过不断制造敌人强化国家机器,也是对国家、社会资源的不断消耗,当然也在消耗自己表面上还有的那点道义性和合法性。

今年3月两会期间,在杭州遭遇警方暴力维稳的北京「新公民运动」代表人物之一的李蔚对本台表示,他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及同道的遭遇,证实录音中的揭示正是当局维稳常态。

李蔚特别指出,录音中官员所称的「找准人打」,反映了黑龙江省庆安市徐纯合被枪击案、北京雷阳致死案、山东李淑莲上访被迫害致死案等,维稳人员肆无忌惮施加暴力是来自上级指令。

李蔚说︰底下的警察会听命于上级,无论这个命令是符合还是不符合法律,或者说是否是侵犯人权的,它们可以无底线、无限度的去作为,这种维稳系统是突破法律底线的,不光是现在,以后还会持续。

2011年中国财政部发布的报告显示,维稳费用首超军费。目前在狱中的709律师江天勇也在2011年指出中共当局一方面假意改革信访制度,一面将访民列为国家敌人,中国已进入到「假想敌」维稳时代。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