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访民冀到北京伸冤

两名寄望“含冤待雪”的女访民,千方百计企图摆脱地方政府监控,到北京寻找犹如“缘木求鱼”的公义。其中一人已成功抵步;另一人则仍在家乡与地方官员博奕。(冯日遥报道)
2012-03-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遭经营棉纺业国企辞退的河南商丘市访民李旭东,因上访讨欠薪被判监4年。(相片李红梅提供)
遭经营棉纺业国企辞退的河南商丘市访民李旭东,因上访讨欠薪被判监4年。(相片李红梅提供) Photo: RFA

逃过当局监控的河南省商丘市访民李红梅,周四刚抵达北京,准备到最高人民法院为陷狱的父亲李旭东,及其弟弟李博振提出申诉,父子两人的二审近日均被法院驳回。

李红梅向记者指,父亲早年遭经营棉纺业的国企辞退,却被拖欠一年的工资及补偿金,父亲2008年开始到各政府部门上访,追讨欠薪,结果去年初,被指敲诈勒索罪判监禁四年,监狱在无提出理由之下,禁止家属探视,父亲至今服刑一年多,由于患高血压及心脏病,家人送药亦遭拒绝。

李红梅担心年近60的父亲,能否捱得住牢狱之苦。她说: “ 我父亲被拖欠一年的工资及补偿金,一直向政府追讨,却不被理会,我父亲2007年时曾中过风,心脏亦不好,他在牢狱肯定会遭折磨,他曾遭刑讯逼供,他服刑已一年多,我多次前往送药被拒绝,很担心他的身体。”

李红梅曾多次为父亲申请保外就医遭拒,他弟弟出于孝心,2009年开始陪同父亲到各政府部门上访,去年初父亲被指敲诈勒索抓捕后,弟弟翌日前赴北京为父亲申诉,结果当晚被地方截访人员暴力押返回乡关押,期间更遭殴打,继父亲被判刑后,弟弟亦被指控同一罪名判监四年.

李红梅批评当局对上访者打击报复,行为可耻。她说: “他在看守所期间已被刑讯逼工,他上访得罪了官员,当时有个公检法人员对他说,指弟弟上访就是政治犯,就是同共产党对著干,我指控你敲诈勒索,我指黑就黑,白就是白,你同我们作对,你上访就是以卵击石。”

只身前赴北京的李红梅指,曾遭刑讯逼迫的弟弟,被法院判监时身体多处伤患仍然未康服,家人多次到监狱要求探视遭拒,希望社会各界关注父亲及弟弟的境况,盼有维权律师提供协助将冤案平反。

江苏无钖访民虞春梅,正设法到北京上访,为其冤案平反。(虞春梅提供)
江苏无钖访民虞春梅,正设法到北京上访,为其冤案平反。(虞春梅提供) Photo: RFA

另外,上访多年的江苏无锡访民虞春梅,现时仍被公安24小时监视行踪,她指解除监控后会设法前赴北京上访申诉。虞春梅周四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多年前常州市政府开放中型巴士车辆营运权,她以30万元投得一部巴士及可有8年的线路经营权,但车辆营运了三年,金坛县交通局突然取消其馀下的经营权及抢回其巴士,虞春梅其后将市政府及县交通局告上法院要求赔偿,结果被法院判败诉,她未有放弃,坚持上访申诉。

去年终获江苏省高级法院受理,但法院近日发下判决,结果令虞春梅十分失望。她说: “要求重审多次遭法院拒绝立案,我到过县、省等相关部门上访,均不被理会,直至去年到最高法院上访后,案件获转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该名姓宋的法官指会解决我的问题,其后一直没有开庭消息,可能受到省政府压力,近日法院通知驳回再审的申请。”

因法院枉法裁判,投标时借下的高利贷款至今仍无法偿还,虞春梅年老的婆婆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她多次因上访被拘留,她两名儿子亦因而遭受打压。她说: “我的平房已遭当局强拆,现时我一家三口,祇有在被强拆的原址废墟搭简陋帐蓬栖身,我婆婆已因这事病死了,儿子亦因我上访的事没有工作,市政府连同拆迁办,联手打压我们老百姓。”

虞春梅指,14年的冤情无处申诉,会继续到北京上访申诉,直至案件有获重审的一日。

虞春梅指责法院枉法栽判,其上诉案近日遭高级法院驳回。(虞春梅提供)
虞春梅指责法院枉法栽判,其上诉案近日遭高级法院驳回。(虞春梅提供) Photo: RFA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