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维稳 访民尝尽酷刑

大陆公安滥权执法、无法无天,有上海访民到高院上访遭公安殴打,更被拖行数十米致身体伤痕累累。另外,江苏女访民上访5年尝尽酷刑,包括被牙签戳眼皮、香烟烫嘴巴及冷水灌鼻孔等,简直惨无人道,她们呼吁社会各界关注访民的生存权和人身安危。(冯日遥报道)

2012-07-05
Share

江苏女访民黄民菊上访五年尝尽酷刑,包括被牙签戳眼皮,香烟烫咀巴及冷水灌鼻孔。(相片由六四天网提供)
江苏女访民黄民菊上访五年尝尽酷刑,包括被牙签戳眼皮,香烟烫咀巴及冷水灌鼻孔。(相片由六四天网提供)

 

五名上海访民周三下午到高院门外,抗议司法不公,要求立案,结果遭公安暴力驱离。其中访民孙洪琴周四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当日他们在高院门前抗议司法腐败,多名警察和保安冲前不准他们抗议并暴力驱赶,冲突期间两名访民包括孙洪琴,遭警察拖行数十米,她身体多处受伤。

她说:“当时我坐在法院门口,数名警察冲过来把我拖离,我被他们拖行了五、六十米远,周三天气很热,地面至少有40几50度高温,我双手及双脚均有多处瘀伤,身体多处软组织擦伤,另一女访民亦被拖行。”

上海访民孙洪琴周三到高院抗议遭警察拖行数十米,她双手布满瘀伤。(相片由孙洪琴提供)
上海访民孙洪琴周三到高院抗议遭警察拖行数十米,她双手布满瘀伤。(相片由孙洪琴提供)

其他访民见状前往阻止,并打110报警求助,派出所派来两名公安到场,他们不但拒绝立案,还把他们五人抓上警车,带到派出所拘留,直至周三深夜才准离开,孙洪琴批评公安滥用公权,肆意剥夺公民人身自由及上访权利。

她说:“派出所的公安对我们说,不会受理我们的案,我问他为甚么,他回答指因我们是访民,指我们无法与法院抗争,告不了高院,我反驳他说,现时我们是抗议你们不作为,不为人民服务反而滥用公权打压我们。”

他们均是因房屋遭强拆而上访,其中59岁的孙洪琴上访长达12年,她抗议地方法院造假,多次向高院提出上诉遭拒绝立案。

另外,访民上访遭暴力对待情况普遍,同是控诉房屋遭强拆的江苏省无锡市访民黄民菊,上访5年来,多次到过中央、省、市各级部门投诉,遭到当局十馀次关押和殴打,至今问题仍未解决。黄民菊周四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房屋遭强拆后,她丈夫因抵受不住当局的恐吓和威逼手段,不幸病逝,馀下她与儿子两人,但当局对她的逼害变本加厉,黄民菊指,今年3月初,当局深夜闯入其家把她带走,对她施以酷刑,至今伤势仍未康服。

她说: “他们把我的头往墙上撞,顿时头上撞出-大肿块,我倒在地晕倒,他们就用冷水灌入我鼻孔和嘴巴里,苏醒后,有一个穿马靴的打手,用脚狠力踩在我的头部、嘴巴、脖子、乳房和胸骨上,脚和右手踩肿,腰和屁股踢肿,双手被绳反绑,头、眼、脸上抹风油精,又被塞鼻孔,用2公分半长牙签戳住我的两眼睛上下眼皮,我痛不欲生,现时仍然感到十分痛楚。”

遭拖行的孙洪琴,她双腿亦伤痕累累。(相片由孙洪琴提供)
遭拖行的孙洪琴,她双腿亦伤痕累累。(相片由孙洪琴提供)

黄民菊指,过去五年多次遭非法关押,因她多次上访已被当局视为眼中钉,期间租住的房屋经常被骚扰打砸,家中财物均被抢走,黄民菊指,去年中她被强行关进精神病院,期间再遭派出所所长带人来殴打她,还逼她签纸承认是自己弄伤。

她说:“ 那个所长来打我,指他不怕我告他,又把我吊起来打,他们用打火机烧我头发,香烟烫嘴巴,所长用脚踩踩我双腿,猛抽我耳光,我牙齿都被打脱,口吐鲜血,还威胁我不许到外面伸冤,要签保证书。”

黄民菊指,等身体康服过来后,会再到市政府上访,追讨房屋和医疗赔偿,她和上海访民均呼吁社会各界,关注他们访民的生存权和人身安危。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