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脱贫真相再调查 很多学校半数学生仍处于贫困状态


2020-11-26
Share
china-poverty 2018年在网上走红的云南省「冰花男孩」王福满,只是贵州数量庞大的贫困留守儿童群体的冰山一角。(资料图片)

中共政权日前宣称,全国范围已「告别贫穷」,但本台记者调查显示,随著疫情爆发,各地民众处境持续恶化,包括大批留守儿童的困境,更是雪上加霜,面对外界批评中共「文字脱贫」,中共则继续重手维稳。(黄小山/程文 报道)

贵州省政府周一(23日)宣布,该省最后9个县退出贫困县序列。按政府的说法,这是全中国境内最后一批摘掉贫困县帽子的县级行政区划,并标志著「全国2020年全面脱贫」的目标完成。

本台记者多次致电此次脱贫名单上的纳雍县教育局,希望了解当地留守儿童的实际处境,但该机构、甚至是多所学校的电话,都直接无法拨打。

来自遵义桐梓县九坝镇的官员刘先生告诉本台记者,以当地的学校为例,大量最困难的家庭,和他们年幼的孩子,从今年年初以来,实际上处境更为困难。

刘先生以当地一所乡村小学为例,该校47名学生,绝大多都是留守儿童,其中很多孩子从小就被父母亲抛弃,现在多跟年迈的爷爷嫲嫲生活。而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孩子,都已经到镇上去上学了,而这些孩子毫无选择,只能留在条件很差的村小,有的孩子上学甚至需要步行2、3个小时。

刘先生说:总共47个同学,4年级最大的年龄是11岁,幼稚园的4岁左右,远的同学要走两三个小时,大多数的学生,要么就是父母在外打工,要么就是母亲生下他之后,就离家出走的那种。很多都是爷爷奶奶带大。早上的话都是要求小孩在家里面吃了来,他们有条件的同学呢,可能就是5毛或者1元,买一点零食,他们的花销总体来说,接近于无。

而贵州大方县的一位老师也称,类似的情况在当地的乡镇学校十分普遍。在乡村小学里,则更为严重。

贵州省政府扶贫办的官员在回应本台记者采访时,承认今年新冠疫情下,很多人受到了影响,但她称这仅仅是「意外事件」,并且拒绝回答官员为何在民众生计恶化之际还强行宣布全省脱贫,称采访有关问题必须登记记者姓名、电话,甚至年龄、住址在内的所有详细资讯。

贵州省政府:现在公示期嘛,这个是看家庭收入条件的,达到标准,那就会取消。现在大概是4200多(元)。现在疫情,你不可能说把它归入贫困嘛。我先要给你做一个详细的登记,然后再把你说的内容登记下来。

据来自湖北十堰市竹溪县的周先生也指出,今年以来,他们的处境继续恶化,物价上涨、就业困难,而官方所谓的新农村建设扶贫提供的帮助非常有限,并且根本没有解决持续就业和发展的可能。

周先生说:我们是十堰市下面的县里面,现在基本上种地都没甚么收入,四、五十岁的在外面打工,上半年基本上找不到甚么工作,下半年稍微要好一点。就是消费增加了,工资嘛还是之前那样,等于说是减少了。国家搞那个扶贫、新农村,建的那个房子都很小,一个人25个平方,只能说勉强能住吧。

江西九江远非落后地区,但当地市民李先生也表示,他们所在的城市,一些底层民众的困难加剧,但官方却宣布全国已脱贫,基本属于自欺欺人。

李先生说:这等于就是宇宙级笑话,标准是他们制定的,它要这样认为,那也没办法。有的家庭已经到了很困顿的地步,勉强能温饱,作得一塌糊涂。

「中国全面脱贫」的消息,成为中国网民讨论的热点,贵州大量留守儿童缺乏基本保障的图片和短片在朋友圈热传。

尽管此事引发了广泛的反弹,但迄今为止,国家扶贫办始终拒绝回应质疑,但在其官网上,则高调的宣称中国全面脱贫是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

另外,网民如在网上直接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今年内消灭贫困人口」就会有巨大的风险。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