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犯狱中死亡遗体遭火速处理

江苏省一名拆迁户数年前自制爆炸品反抗强拆,期间意外爆炸引致一名警员死亡。他近日在狱中离奇死亡,狱方指死因为突发性脑溢血,并强行火化遗体。家人怀疑因到北京上访遭受报复,批评当局毁尸灭迹。(冯日遥报道)
2012-03-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无锡拆迁户徐国新自制爆炸品抗拆,意外爆炸致一名警员死亡,他被判死缓,家人日前收到监狱通知他在狱中死于脑溢血,遗体周二遭当局强行火化。家属质疑他遭虐打致死。(徐国新姐姐提供)
无锡拆迁户徐国新自制爆炸品抗拆,意外爆炸致一名警员死亡,他被判死缓,家人日前收到监狱通知他在狱中死于脑溢血,遗体周二遭当局强行火化。家属质疑他遭虐打致死。(徐国新姐姐提供) Photo: RFA

死者徐国新的家姐徐锦媛,周三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弟弟遗体周二被当局强行火化,至今弟弟的骨灰仍在苏州殡仪馆,她80多岁的双亲受不住弟弟的死讯已卧病在床,父亲现时仍然留院治疗。

徐锦媛指,家人至今未能接受弟弟死于突发性脑溢血的说法,怀疑他在狱中遭人虐打致死。她说:“他们拒绝不给我有关弟弟的死亡证,祇叫我们尽快签字火化,我今年春节前才探过我弟弟,他当时身体不错,他体检时亦没有高血压毛病,以我了解,脑溢血致死有可能是遭人重击头部所致。”

徐锦媛指,周二地方政府领导趁她带父亲到医院看病时,入屋劝母亲签字同意将弟弟遗体火化,母亲坚持不签,结果当局周二擅自将遗体火化,家人的知情权遭剥夺,徐锦媛指,自弟弟含冤入狱后,她多年为弟弟奔走申冤,本月初她趁两会举行前赴北京上访,其后遭地方截访人员暴力押返回乡及关押五日,不久就收到弟弟死讯,批评当局对弟弟打击报复。

她说:“我弟弟是精神病患者,依法他不应负刑事责任,我本月初到北京向人大两会的代表及最高人民法院递交材料,反映冤案,其后在火车站遭截访人员绑架回来关押,期间我要自杀才迫他们放我,出来不到三日就收到弟弟的死讯。”

家属坚持要求狱方出示徐国新的死亡鉴定书遭拒,已有20多年精神病史的徐国新,他与家人位于滨湖区的房屋因商业开发遭拆迁,当局为达目的,经常聘黑社会人员深夜到其居所打砸,又断水断电,殴打村民等,在暴力拆迁的恐怖气氛下,令徐国新病情加重,他为了防止遭人殴打,自制爆炸品随身自卫,2007年其房屋遭强拆时,他到拆迁办理论,最终弟弟在警员的劝告下交出爆炸品,但期间爆炸品意外爆炸,导致一名警员当场被炸死,而徐国新亦被炸断手臂,事后弟弟被以爆炸罪逮捕。

徐锦媛指,弟弟2008年底被法院判罪成处死缓,家人其后向江苏高院提出上诉,去年8月被驳回维持原判,无锡当局对弟弟打击报复,目的是要借判刑达到威慑老百姓,令其继续在当地顺利进行野蛮拆迁,官商勾结抢夺老百姓土地。

她说:“我弟弟这宗案件,是无锡市历来最大的一宗暴力拆迁冲突案件,我弟弟因为抗拆被诬告判死缓,滨湖区政府与开发商联手,以发展无锡市重点工程为由强拆民房。”

受影响的2千多名居民,至今未获任何赔偿,大部份人受不住黑社会人员打砸恐吓,被迫自行离开,祇有徐国新一家四口仍然坚持上访讨公道,徐锦媛指,弟弟死得不明不白,家人坚持为他讨说法,将会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

记者多次致电苏州监狱狱长季力,其手机已关上,而滨湖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卢先生,其手机一直没有人接听,而区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指他不清楚事件,拒绝回应记者任何提问。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