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記者齊崇懷坐牢逾十年獲釋 構陷官員已升職

2018-03-2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8年3月24日,被捕前的齊崇懷(小圖)與剛出獄相比,10年牢獄讓他滿頭白髮。(齊崇懷及媒體人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2018年3月24日,被捕前的齊崇懷(小圖)與剛出獄相比,10年牢獄讓他滿頭白髮。(齊崇懷及媒體人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前山東記者齊崇懷,經歷了長達10年8個月的牢獄生涯後獲釋,他在獄中受到多種折磨,而且更妻離子散;但當初構陷他的官員,就已經得到升職。(黃小山 / 戴維森 報道)

齊崇懷的辯護律師劉曉原周六(24日)在朋友圈透露,在減刑一年後,山東前記者齊崇懷已經在1月底出獄,並與他取得聯繫。齊崇懷為了生計,現時做大貨車的跟車,每天24小時工作,報酬100元。

本台記者第一時間聯絡齊崇懷,證實出獄的消息;他透露,歷經了兩次判刑、三所監獄,一共坐牢10年零8個月。

齊崇懷在回顧獲罪原因的時候透露,官方以敲詐勒索、職務侵佔等罪名對他重判,但真實的原因,是在2007年揭發菏澤官方為了迎接時任總理溫家寶前去視察,抓捕關押大量訪民而遭報復。

齊崇懷說:2007年,溫家寶到山東菏澤去和老百姓一起過年,有些老百姓上訪,這些人就讓菏澤市政府關起來了,我就把這個事情寫出來了。滕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他們辦的我的案子。滕州市政府蓋一個豪華大樓,我一個朋友把這個事情報出來了,他們以這個(理)由辦了我。我被捕之後,菏澤市委書記叫陳光,他親自給滕州市公安局發賀電,祝賀我被捕了。

齊崇懷表示,他在獄中被迫下井挖煤。官方在他快出獄時,以「漏罪」再對他加刑,亦因為他將監獄內侵犯人權的行為透露給境外網站,時任滕州市委書記的王忠林,專程到監獄與他談話,其後公檢法就聯手造好構陷材料。

齊崇懷說:山東省滕州監獄,下煤礦挖煤,挖了10個月。我跟他們鬧得挺厲害,就把我調到棗莊監獄去了。棗莊監獄就不讓我幹活,找了4個人全天候看著我。在那兒呆了2年多,我把這個監獄的黑暗寫出來了,就因為這件事情,又給我加了8年刑。我快出獄了,滕州市委書記到監獄去跟我談話談了一天,第二天他就安排公檢法又弄我去。從公安局、檢察院到法院,24小時材料就出來了,就把起訴書送到我手裡了。

齊崇懷表示,他入獄時女兒9歲、兒子亦只有7歲。在被第二次判刑後,他要求和妻子離婚,為了生計,女兒14歲時就出來工作。他出獄後,現在忙著打工養家,沒有精力去考慮是否繼續申訴。

據悉,被指構陷齊崇懷的滕州市委書記王忠林,目前已晉升為濟南市長;而菏澤市委書記陳光,現時升官至山東省長助理。

齊崇懷的代理律師劉曉原表示,當年和王全璋就齊崇懷的所謂「漏罪」做的是無罪辯護。雖然名義上齊崇懷有申訴的權利,但就實際的司法環境,要地方法院糾正的難度很大。

劉曉原說:他(齊崇懷)那個案件在我們辯護律師看來是不成立的,明顯的是和地方(政府)有很大的關連的。第一次判他,很快就要出來了,然後很短的時間,一個多月的時間內就完成了追究這兩個「漏罪」,當場宣判。雖然地方官員換了,但我想地方法院要他們糾錯,他們有沒有這個勇氣呀?所以,你說從法律上來說他可以申訴,但能不能糾正可能這個不僅僅是法律問題了。

本台記者致電滕州市法院和山東省高級法院,但兩個機構的電話都沒人接聽。

齊崇懷(又名齊崇淮)曾擔任多間媒體駐山東記者。2007年6月,齊崇懷將滕州豪華政府大樓的照片在各大網站披露,他其後被當局以「涉嫌經濟犯罪」拘留,翌年以「敲詐勒索罪」判刑4年。2011年就在他即將刑滿獲釋時,滕州法院又以多項「漏罪」並罰,判處13年徒刑,最後執行12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