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喜阁遭受当局连番打压

河南省艾滋维权人士李喜阁遭受当局连番打压,维权之路又遥遥无期,最近盟轻生的意念,并留下遗书。维权人士对李喜阁的情况表示忧虑,担心李喜阁精神压力大太,支持不住,呼吁外界关注。(姬励思报道)
2008-10-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因在医院输血引致自己及两名女儿都感染艾滋病的李喜阁,在网上发表的遗书行文凄酸,内容显露她对人生充满灰暗及无奈。

为维权与当局对立多年的李喜阁,经历长期遭受打压,已不复当年之勇,她透露目前既无自由,亦无自尊的生活,想了结此生。她在遗书内指多年来一直想循法律途径,追究当局的责任赔偿,但至今法院迟迟不立案,此外,过去两年来,一直受到当局的严密监控,被剥夺了基本的自由权利,再加上近期发生几件事,令她精神面临崩溃。

记者多番尝试后,终于成功联络上李喜阁,她表示,今年8月是她大女儿死亡四周年,加上奥运结束后,当局对她的监控没有放松,反而更加严密,9月中原本要到渖阳参加有艾滋病的讨论会,又被公安阻止,无法成行,令她感到生存无意义,无希望。她说﹕我女儿8月13日过身,四年多了。原来订好己票到渖阳去开会,大批警察到我家,不让去。残奥以后,24小时看管我的人从两个加到六个,你看政府对我做成很大的伤害。现时心情仍然低落,没自由。

与李喜阁经常联系的关注艾滋病人志愿者妙觉法师表示,李喜阁长期受到当局的打压,一直坚强面对,这次是首次听到她有轻生的念头,很担心她会支持不住,希望前往探望她,但又怕当地公安会对她不利。妙觉法师说﹕从来未听说过她要轻生,这一次可能看管得太紧,觉得挺受污辱,家破人亡,自由被剥夺,连为他人服务的权利也被剥夺,活著还有甚么意义。

妙觉法师又说,由于当局的拦截,外界不容易联络到李喜阁,一旦她真的轻生,她担心当局会把消息隐瞒。

河北艾滋维权人士申志奇表示,自己亦是艾滋病感染者,对李喜阁的遭遇感同身受,但希望她坚持到底,化悲愤为力量。他说﹕我也是因输血感染,对她的处境很理解,感同身受,但我希望她坚持,化这种悲哀无奈为力量,坚持就是胜利。

李喜阁在1995年剖腹生产大女儿时,因输血而感染艾滋病,她两个女儿其后均证实感染艾滋病。大女儿于2004年病发身亡。近年她一直致力寻求医院和政府的赔偿,多次上访,期间经常遭地方政府打压及拘留。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