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護物資領導官員優先分配 前線醫護防護不足命懸一線

2020-02-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20年1月16日,在疫情已經全面擴散,並有大量患者死亡之際,已得到疫情資訊的湖北紅會依然組織機關人員進行兩會政治秀。(湖北紅十字會官網發布)
2020年1月16日,在疫情已經全面擴散,並有大量患者死亡之際,已得到疫情資訊的湖北紅會依然組織機關人員進行兩會政治秀。(湖北紅十字會官網發布)

在抗疫洪流中屢爆醜聞的湖北省紅十字會,深陷輿論漩渦近月之後再惹是非,被揭發在處理捐贈物資的安排重官員輕醫護,再度引發民眾憤怒。官員濫取防護物資,造成上千醫護人員被感染甚至死亡。(黃小山/程文 報道)

湖北紅十字會近日公布的捐贈物資分配安排顯示,分配政策明顯是重官僚輕醫護人員。

多名線民公開質疑,湖北紅十字會周一(17日)公布的物資流向顯示,最大宗的物資調撥,由台灣紅十字組織捐贈的7.5萬個醫用口罩,並不是直接撥付給醫院,而是由省防疫指揮部調撥給了黃岡和咸寧市的防疫指揮部。而這些物資再經過中間一個環節之後,其最終的流向不明。

三天前湖北紅十字會公布的材料顯示,大批一線醫院得到的是手套,而各承擔防疫任務的醫院最緊缺的口罩和防護服,則大量被調撥給湖北省各級衛健委,以及武漢生態環境局、民政局、甚至是黨校。

以武漢市黃坡區衛健委為例,作為並不在防疫第一線的行政主管部門,僅防護服他們就拿走了2000多套。而黃陂區防疫指揮部僅醫用口罩就拿走了43000個。

此前有消息稱,湖北至少已有超過1500名醫護人員感染,並至少有7人去世。而他們的家人被連帶感染的情況,則一直不為外界所知。

而在此之前,多名醫護人員都指出,一線醫護人員的防護裝備缺乏,而於14日下午去世的武昌醫院護士柳帆,被指其父母也都被感染去世,其弟弟還在搶救中。其身處的社區醫院,又屬於當地防護能力最差的醫療機構之一。而在疫情長達20多天的時間裡,大量無法確診、同時又因病床緊缺無法入住定點醫院救治的患者,卻擠爆了社區醫院。

中國紅十字會大病救助專案原高管任瑞紅稱,中國紅十字會只是政府操控下的機構,在發生重大災難之後的救援中,實際的操控權都在政府高層手中,而政府行政部門做了壞事,責任卻都會推給紅十字會。

任瑞紅說︰本身紅十字會它說白了就是歸黨的領導。紅十字會過來的物資,衛健委或者是更高級別的部門它要徵用的話,你是沒有辦法的。現在中國紅十字會,就是別人指定捐的,也要經甚麼防疫指揮部他們批,然後才可以調到人家指定的那些醫院的。人們都以為你是一個慈善組織,你怎麼能做壞事?其實紅十字會也是很冤的。你要知道這個每一次出現這個重大災難的時候,紅十字會是每一次都會被推出來背鍋。就是其它的那些行政部門想幹的壞事,他們都是透過紅十字會來做。你說他們能怎麼樣?

而作家陳敏則指出,官員和行政機構調走大量的專業防護物資,是因為官員最關心的,是他們自己的生命安全,在沒有監督的社會裡,一線醫護人員和民眾的安危,並不是他們首要考慮的因素。並且如果事情影響太大,他們還會禁止民眾在網上公開議論這些現象。

陳敏說︰都是官本位嘛,他們當然首先把自己的命保護得最好的了。在沒有監督的情況下,只能是這樣。除了罵也沒甚麼辦法了,能決定他的仕途嗎?罵它能決定這個資源的分配嗎?讓你罵一罵、讓你發洩一下就已經很不錯了。

海南醫學院下屬的一家三甲醫院的醫生也告訴本台記者,不要說武漢那樣巨大的消耗量,即使他們這種遠談不上嚴重的醫院,醫護人員的口罩都已難以為繼,他們只能將用過的口罩用酒精消毒後繼續使用。

本台記者分別致電湖北省紅十字會、武漢防疫指揮部,以及被指領取了大量物資的黃陂區衛健委,但所有電話不是無法接通,就疑似被干擾。多個機構都稱無法聽清。

自武漢爆發新冠狀病毒疫情以來,湖北官方強調只能由湖北紅十字會承擔募集錢物的職能,但其後,該機構頻繁爆出醜聞,包括將18000個高等級口罩撥給不承擔一線防疫任務的莆田系醫院,以及官員優先獲得分配等。而紅十字會則推責稱,物資都是由防疫指揮部調撥。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