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境外勢力】新加坡《防止外來干預法》被指打壓異見 評論指港《基本法》23條或借鑒

2021-10-06
Share
【反境外勢力】新加坡《防止外來干預法》被指打壓異見 評論指港《基本法》23條或借鑒 有學者分析,不排除日後港府就《基本法》23條關於國家安全立法時,會以《防止外來干預法》作為樣板。
粵語組製圖

新加坡國會周一(4日)表決通過《防止外來干預法》,容許當局強制網絡供應商提供用戶資料或封鎖內容,避免國家安全和主權受威脅。外界擔心,新加坡政府會利用新法例打壓不同政見人士。有學者不排除,日後港府就《基本法》23條關於國家安全立法時,會以《防止外來干預法》作為樣板。

新加坡國會經過長達10小時辯論後,周一(4日)深夜以75票贊成,11票反對,2票棄權,通過《防止外來干預法》。

新法例容許當局強制網絡服務供應商、社交網絡平台及網站營運者,提供用戶資料、封鎖內容,並移除用作散播敵意訊息的應用程式,當局也可把參與地方政治的組織及個人,列為「具政治影響力人士」,要求他們披露外國資金來源,並接受相關規範措施,以降低海外干預風險,任何相關上訴會交由獨立法庭審理。

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系副教授莊嘉穎認為,《防止外來干預法》最大的疑問是條文不夠清晰或精準。

sg-prevent1.jpg
新加坡學者莊嘉穎認為,《防止外來干預法》條文不夠清晰或精準。(莊嘉穎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莊嘉穎說:面臨緊急狀況時,網絡管制原則上並不是問題。主要是在怎樣一個情況下受管制。法規裡面有提到,「參與具公共爭議的議題,或者捲入政治爭議」,這兩點就有些模糊。可能觸法的原因也包括「降低對於新加坡政府的信心」,這也是有些模糊。

長達249頁的《防止外來干預法》,由提交上國會首讀到表決通過只用了短短3星期,在野黨質疑新法案賦予內政部長太大權力。莊嘉穎批評,新加坡政府利用新法例打壓不同政見人士。

莊嘉穎說:有人懷疑,《防止外來干預法》是否針對政治對手。新加坡的新法規跟香港的《國安法》一樣,是給執法單位和政府行政部門的政務官員很大的解讀空間,所以它們有比較多的活動彈性。有些解釋是在政策層面而不是立法層面,可以隨時以決策者的意願改變。執政政黨換了領導層的話,一些相關的司法程序也可能隨即改變。審理方面,部分上訴不會經過法院,而是經過特別設立的仲裁庭。

在周一的國會會議,新加坡內政部長尚穆根發表長達約兩小時講話。他說,法案是要確保國家安全和主權免受嚴重威脅,強調不會影響國民言論自由,也無阻個人、企業和組織建立海外合作夥伴關係,他也不點名批評了部分社會人士。

新加坡人韓俐穎素來以獨立媒體工作者身份,就政治、人權和社會公義等發表報道和評論。她對本台表示,相信在尚穆根眼裡,自己已觸碰紅線。

sg-prevent2.jpg
獨立媒體工作者韓俐穎(圖)被新加坡官員不點名批評。(韓俐穎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韓俐穎說:周一在國會上,我們的內政部長基本上是在暗示我是有參與過外來干涉的活動。他說,我對這法規的反對是因為我想繼續得到國外的資助,因為我想繼續歡迎外國干涉新加坡的政治問題。其實這些都是執政黨這些年來對我們獨立媒體的攻擊。我們已經很多次澄清了,我們沒有參與國外干涉的活動,但這些澄清都沒有甚麼用。我擔心的是,現在這個法規會給執政黨更大權力,來對付我或者別的獨立媒體和民間社會組織。

新加坡自1965年獨立以來,一直由人民行動黨獨大,2019年政府更推出《防止網絡假信息和網絡操縱法》,賦予政府權力打擊網上虛假訊息,包括要求更正甚至移除假新聞,違者最高刑罰是監禁10年。

韓俐穎說:新法案最大的問題就是能決定一個人或者組織,是否海外干涉的代理人的權利,都落在政府手裡。我們能向法院上訴的能力也特別特別有限,這個法案其實很容易被濫用。

部分輿論把《防止外來干預法》與台灣的立法院2019年底通過、由執政民進黨力推、被指是針對中國大陸的《反滲透法》作比較,甚至把新法規與《港區國安法》相提並論。新加坡學者莊嘉穎則認為,與《防止外來干預法》相比,台灣《反滲透法》的條文比較清晰。他不排除,港府將來就《基本法》23條有關國家安全的立法時,會參考新加坡的一套。

記者:高鋒/沈彥恒 責編:羅燕雲 網編:劉定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