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境外势力】新加坡《防止外来干预法》被指打压异见 评论指港《基本法》23条或借鉴

2021-10-06
Share
【反境外势力】新加坡《防止外来干预法》被指打压异见 评论指港《基本法》23条或借鉴 有学者分析,不排除日后港府就《基本法》23条关于国家安全立法时,会以《防止外来干预法》作为样板。
粤语组制图

新加坡国会周一(4日)表决通过《防止外来干预法》,容许当局强制网络供应商提供用户资料或封锁内容,避免国家安全和主权受威胁。外界担心,新加坡政府会利用新法例打压不同政见人士。有学者不排除,日后港府就《基本法》23条关于国家安全立法时,会以《防止外来干预法》作为样板。

新加坡国会经过长达10小时辩论后,周一(4日)深夜以75票赞成,11票反对,2票弃权,通过《防止外来干预法》。

新法例容许当局强制网络服务供应商、社交网络平台及网站营运者,提供用户资料、封锁内容,并移除用作散播敌意讯息的应用程式,当局也可把参与地方政治的组织及个人,列为「具政治影响力人士」,要求他们披露外国资金来源,并接受相关规范措施,以降低海外干预风险,任何相关上诉会交由独立法庭审理。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认为,《防止外来干预法》最大的疑问是条文不够清晰或精准。

sg-prevent1.jpg
新加坡学者庄嘉颖认为,《防止外来干预法》条文不够清晰或精准。(庄嘉颖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庄嘉颖说:面临紧急状况时,网络管制原则上并不是问题。主要是在怎样一个情况下受管制。法规里面有提到,「参与具公共争议的议题,或者卷入政治争议」,这两点就有些模糊。可能触法的原因也包括「降低对于新加坡政府的信心」,这也是有些模糊。

长达249页的《防止外来干预法》,由提交上国会首读到表决通过只用了短短3星期,在野党质疑新法案赋予内政部长太大权力。庄嘉颖批评,新加坡政府利用新法例打压不同政见人士。

庄嘉颖说:有人怀疑,《防止外来干预法》是否针对政治对手。新加坡的新法规跟香港的《国安法》一样,是给执法单位和政府行政部门的政务官员很大的解读空间,所以它们有比较多的活动弹性。有些解释是在政策层面而不是立法层面,可以随时以决策者的意愿改变。执政政党换了领导层的话,一些相关的司法程序也可能随即改变。审理方面,部分上诉不会经过法院,而是经过特别设立的仲裁庭。

在周一的国会会议,新加坡内政部长尚穆根发表长达约两小时讲话。他说,法案是要确保国家安全和主权免受严重威胁,强调不会影响国民言论自由,也无阻个人、企业和组织建立海外合作夥伴关系,他也不点名批评了部分社会人士。

新加坡人韩俐颖素来以独立媒体工作者身份,就政治、人权和社会公义等发表报道和评论。她对本台表示,相信在尚穆根眼里,自己已触碰红线。

sg-prevent2.jpg
独立媒体工作者韩俐颖(图)被新加坡官员不点名批评。(韩俐颖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韩俐颖说:周一在国会上,我们的内政部长基本上是在暗示我是有参与过外来干涉的活动。他说,我对这法规的反对是因为我想继续得到国外的资助,因为我想继续欢迎外国干涉新加坡的政治问题。其实这些都是执政党这些年来对我们独立媒体的攻击。我们已经很多次澄清了,我们没有参与国外干涉的活动,但这些澄清都没有甚么用。我担心的是,现在这个法规会给执政党更大权力,来对付我或者别的独立媒体和民间社会组织。

新加坡自1965年独立以来,一直由人民行动党独大,2019年政府更推出《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赋予政府权力打击网上虚假讯息,包括要求更正甚至移除假新闻,违者最高刑罚是监禁10年。

韩俐颖说:新法案最大的问题就是能决定一个人或者组织,是否海外干涉的代理人的权利,都落在政府手里。我们能向法院上诉的能力也特别特别有限,这个法案其实很容易被滥用。

部分舆论把《防止外来干预法》与台湾的立法院2019年底通过、由执政民进党力推、被指是针对中国大陆的《反渗透法》作比较,甚至把新法规与《港区国安法》相提并论。新加坡学者庄嘉颖则认为,与《防止外来干预法》相比,台湾《反渗透法》的条文比较清晰。他不排除,港府将来就《基本法》23条有关国家安全的立法时,会参考新加坡的一套。

记者:高锋/沈彦恒 责编:罗燕云 网编:刘定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