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经不起家园强拆打击 喝洁厠剂自杀获救

2019-05-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5月,重庆市荣昌区村民曹礼淑的房屋,挂上习近平的图像及抗拆标语,反对当局强拆民房。(曹礼淑提供)
2019年5月,重庆市荣昌区村民曹礼淑的房屋,挂上习近平的图像及抗拆标语,反对当局强拆民房。(曹礼淑提供)

当局经常因拆迁赔偿不到位而挑起民怨,重庆市一家农户与当局未达成赔偿协议下,遭当局强拆房屋。户主不堪被打击,在拘留期间喝洁厠剂自杀。另外,江苏省南通市亦有一家四口不满被政府强拆到北京天安门抗议,全部被警方拘捕。(黄乐涛 报道)

重庆市荣昌区被强拆房屋的曹礼淑周二(28日)对本台表示,她喝洁厠剂自杀,送到医院治理一星期,于早上出院,现已无大碍,之后打算返家收拾东西,但看见房屋已被当局拆去,只剩下一堆砖头,她、儿子及年迈的母亲一家三口,已无家可归,家畜在强拆中全部被人拿走。当局派人到村内强拆多间房屋,导致多名村民不满,现时唯有不断向当局投诉,希望尽快可以解决事件。

曹礼淑说︰就是今天(周二)才跟医院明确说,说我不住了,我出院了,我住在我朋友家里,暂时住的,肯定是无家可归了,还有更气愤的是,今天我出来的时候,听见我一个邻居在说,我所有的家畜这些(被当局拿走),几只小狗都已经饿死掉了。我们区委的一个书记的办公室电话,还有一个副区长的电话,我跟他们都分别发短讯了,但是给我回短讯,没有实质性的内容。

她指,多名政府人员于一个星期多前,突然闯进她家中,要求她一家人搬走,但她们不肯搬走,翌日当局就派人控制她一家。曹礼淑指自己被多名人员带到法院一个房间内,不许她联络家人,她在忍无可忍下才会喝洁厠剂自杀,同日被送到医院。

她指,村内原本有10多户,当局早在3年前已经开始要求村民搬走,并决定将这块地用作建商品房,由于每户的赔偿不一,所以引起部份村民不满,最后剩下5户家庭不肯离开,最终被当局强拆。曹礼淑表示,若果当局愿意作出合理的赔偿,她根本就不会与政府对抗。

曹礼淑说︰她(当局)就是说搬家费甚么,一共18万块钱, 也不给房,也不给地,就是这样,实际我们房屋宅基地面积是400多个平方,她们(政府)是暗箱操作,我就是在去年的时候,多次申请信息公开,签定协议的补偿嘛,然后她就不公开。

本台致电荣昌区政府希望了解情况,但电话无人接听。

另外,江苏省南通开发区居民瞿华一家四口,因家中房屋遭政府强拆,于一周前到北京上访,4人在天安门城楼下喊冤,后被警察带走调查。瞿华去年接到强拆通知后,把政府告上法庭,后来法院对案件作出裁决,不准执行强拆房屋。然而,南通市政府完全不执行法院裁定,突然组织400多人将瞿华的房屋强拆。

对于民众的房屋经常被政府强拆,律师程海对本台表示,他们可以透过起诉等方式向地方政府的上级反映问题,这样才有机会解决事件。

程海说︰向上一级政府行政覆议,提起诉讼,去法院起诉,另外去向这个纪检委来进行投诉控告,现在愈来愈多的法院判决政府败诉。

程海表示,只要政府有合理的赔偿予民众,这样才会杜绝官民拆迁的纠纷。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