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12访民服农药以死控诉

2014-07-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7月16日,7名江苏访民在中国青年报社外服农药自杀。(网友燕小刺拍摄)
7月16日,7名江苏访民在中国青年报社外服农药自杀。(网友燕小刺拍摄)

 

北京市周三上午在不足四小时内,接连有两批外地访民集体服农药自杀。其中5名贵州访民在派出所内企图轻生;另有7名江苏访民,就选择在报社外拟以死控诉。两批共12名访民分别被送到医院救治,其中7名江苏访民经抢救后,都已无生命危险。(姬励思报道)

5名贵州访民,周三中午前在北京府佑街派出所内,突然集体服农药自杀。在现场目睹事件的安徽访民朱女士,对本台粤语组表示,当时有过百访民被抓到该派出所,并要逐一通过安检,她通过安检后,该5名仍在安检闸门外的访民,突然服农药,其中一名年轻的女孩刚好躺在她附近,跟她说了几句后就昏迷过去。

7月16日,5名贵州访民在北京府佑街派出所服农药自杀,图为其中一人倒在地上。(访民提供)
7月16日,5名贵州访民在北京府佑街派出所服农药自杀,图为其中一人倒在地上。(访民提供)

她说: 我们隔著铁栏,他们在安检外面,我们过了,他们喝了农药倒地,其中一个女孩还有些清醒,我就问她你那里的,告诉我,我帮你发帖出去,她说了几句,就口吐白沫晕过去。

朱女士表示,事发时,警察阻止他们拍照,并一度扣起她的手机,把大部份照片删除。

她说: 他们倒地时,访民都冲过去在喊,公安拦住不准我们看。警察看到我在拍照,把我一个人拉到办公室,抢走我的手机,删掉照片。

朱女士又说,自杀的两男三女访民,都是来自贵州省的三盘水市,事发后被送到医院,目前情况不明,她亦不知他们自杀的原因。

记者致电府佑街派出所查询,但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拒绝回应。

在三个多钟头前,7名江苏访民亦在北京的中国青年报社外,集体服农药自杀。

记者致电中国青年报查询,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涉事者已被送往医院,其他的问题她就拒绝回应。
她说: 送往医院了。
记者问: 有否了解过他们现在的情况?
答: 我不清楚这件事。
问:  知不知道他们为何选在你门口?
答: 不清楚。

据大陆媒体报道,5男2女访民服药后被紧急送院救治,确认所喝液体为农药。7人来自江苏省泗洪县青阳镇,在他们身上找到的申诉信称,去年因拆迁补偿问题到上级部门上访,被地方官员押回后,强制关进“黑牢”。

被非法开除工职、上访多年的辽宁访民赵先生表示,访民都是感到极度绝望,才用生命作出控诉。他又说,选择在报社外服药,相信是希望引起更大的关注。

他说: 已经是无路可走,彻底绝望。在报社外记者多,比较敏感,有机会报道出去。如果在政府机关,消息肯定被封锁,那就白扯了。

访民集体服药自杀近年时有发生。今年3月,9名外地访民在中央官员办公地“中南海”门外,集体服药自杀。去年12月世界人权日当天,湖北武汉12名拆迁户,在北京正阳门城楼下集体服农药自杀,抗议当局暴力拆迁。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