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小果案19名保護傘被判刑 20年前逃脫死刑仍屬懸案


2019-12-16
Share
孫小果案19名保護傘被判刑  20年前逃脫死刑仍屬懸案 在大陸引起公憤的孫小果案,當事人孫小果(左)和其母親(中)、繼父(右),如今都被重判入獄。(媒體人提供及庭審視頻截圖)

由中央政法委直接管轄並組織查辦的孫小果案,涉案人員涉及公、檢、法、司四個部門,雲南多地法院周日(15日)對涉案人同步宣判。包括孫小果母親和繼父在內的19名保護傘,分別被判處2到20年刑期,但孫小果20年前獲死刑卻死裡逃生的原因依然被封鎖。(黃小山/程文 報道)

據大陸官媒周日(15日)披露,包括雲南省玉溪中級法院、玉溪市紅塔區法院、通海縣法院等在內的8家地方法院,對涉孫小果案的19名責任人和官員進行集中宣判,其中,孫小果的母親孫鶴予、繼父李橋忠分別被判20年和19年。

此外,原雲南高級法院審委會專職委員梁子安、雲南公安廳刑偵總隊副總隊長楊勁松,都被判刑12年。雲南省司法廳原巡視員羅正雲10年半,省監獄管理局原副局長朱旭也獲刑9年半。最輕的是官渡監獄原副政委楊松,獲刑2年。

但迄今為止,官方所公布的法律文書中,僅指明在2004年以後,孫小果母親和繼父,通過買通公、檢、法、司的各級官員,為孫小果換重審和頻繁的減刑,最終導致這個一度被判死刑的人僅服刑不足13年就出獄。而其在1998年雲南高院二審維持死刑判決後,他如何又獲改判的資訊,則一概不予提及。

原資深媒體人劉水在回應本台採訪時指出,孫小果案死裡逃生的資訊雖然沒有披露,但可以理解為他們政法系統內部人之間,有外界難以看到的腐敗管道,並且連媒體的強力監督也難以撕開黑幕。

劉水說:這個判決,沒提到這些東西,你從大的背景你可以倒推著來理解這個事。整個的官場很腐敗,包括政法系統,中國社會又是個熟人社會,如果你在系統裡邊,那麼他找這些東西很容易的。你可以理解為系統性的腐敗呀。輿論監督只是一方面,何況在中國,它是非常有限的。

另外,孫小果案在申訴再審過程中,從死緩改判為有期徒刑20年,其時辦案的孫小虹和主導該案重審的後任院長趙仕杰等6名高級別官員,則受到紀律處分。

官方的紀律處分通報顯示,1999年3月,孫小果從死刑變死緩,時任雲南省高院院長的孫小虹,其父親是中共老革命人、被稱為雲南王的孫雨亭。此前有消息指孫小果系孫雨亭的外甥,但被孫家公開闢謠。

據輿情統計顯示,孫小果案涉及的直接保護傘多達25人,涉及兩任高院副院長、以及多名廳級高官並涵蓋了公、檢、法、司(監獄系統)多個部門。

資深法律界人士王先生認為,從現有的證據看,孫小果的母親和繼父,最開始也只是一個副科級官員,他們自身並不具備公開干預的能力,如果沒有更高權力的介入,孫小果能逃離法網實在是難以想像的。

他說:副科沒啥用,沒有高層的人根本辦不了。可能是認識上面的人,由上面的人打招呼,所以才能夠弄起來。有可能沒逮出來最高的。哎,刑不上大夫吧,沒有必要弄到最高層嘛。

本台記者致電雲南省檢察院,希望瞭解此案詳情,但該院政治部稱,該案是由中央政法委直接辦理的案子,他們沒有任何許可權對外說話。

雲南省檢察院:啊,這個肯定採訪不了,因為這個是中央督導組辦的案。你這個電話別問我了,這個案子是中央督導辦的,要採訪要甚麼的,中政委統一的。

孫小果,原名陳果,1992年入伍,後入昆明武警學校學習,並在其間犯下輪姦罪,原審及二審均被判有期徒刑3年,但在其家人疏通下獲准保外就醫、免於入獄。1998年,孫小果因多次強姦婦女等嚴重犯罪被判死刑,但在多次改判及減刑後,最終在2010年中獲釋。

但20年後,改名李林宸在昆明經營多家酒吧期間,在2018年因再次犯罪被抓,其早年逃脫死刑之事才被曝光,並引發公眾的憤怒。此案被中央督查組直管。今年10月,孫小果再次被判刑25年。並導致25名責任人被問責,其中19人被判刑。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