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維族人集會抗議中共「種族滅絕」 中使館拒收5900份集中營受害者資料

2021-02-26
Share
土耳其維族人集會抗議中共「種族滅絕」 中使館拒收5900份集中營受害者資料 土耳其的維吾爾人在中國駐伊斯坦布爾總領館前抗議並準備5900份集中營個案資料時,中國使館閉門不出,不予答覆。
抗議者提供

流亡土耳其的維吾爾人連續一個多月在當地中國使領館前集會,抗議中國當局對維族人進行「種族滅絕」的惡行。中國駐伊斯坦布爾領館曾表示願意向北京轉達請願訴求,並要求集會人士提供失聯親人的「資料」。但當抗議人士整理5900份個案資料後,中使館卻反口拒絕接收,並切斷所有通訊渠道。(吳亦桐/程文 報道)

近500名流亡土耳其的維吾爾人及聲援者周五(26日)繼續在中國駐伊斯坦布爾總領館前集會,抗議中國當局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政策。抗議者高喊中國政府「停止種族滅絕」、「我的家人在哪裡」等口號,並高舉被關押在新疆集中營或失蹤親人的照片,促中國領館「交代其親人下落」,或「允許他們與親人通話」。抗議活動已持續一個多月,期間從未中斷。

旅居土耳其的維吾爾人瑞法特指出,集會人士按使館要求,收集了5900份資料,到頭來使館官員卻不敢露面接收。他指,這近6000份名單僅僅是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他們家人的案例,由此可推算出有以百萬計的維吾爾人被關押在集中營。

瑞法特說:示威遊行已經一個多月了,我們就想知道家人在哪兒?如果你判刑了,判的是甚麼罪名,以甚麼證據判刑的?知道這些情況就可以。當時中國領事館還說,「如果你們需要,我們可以幫助聯繫,你們要通過正當渠道」,但中國領館一直不回覆,當烏龜,根本露面都不露。只是這一部分就幾萬人,從這裡算算世界上,你乘以下數字就出來我們維吾爾人幾百萬人在集中人,不容置疑的。

其中一名抗議者阿不都熱合曼告訴本台,每一位在中國使領館前抗議的維吾爾人,都有幾位到十多位不等的親人被關押在新疆的集中營或監獄裡,有的人甚至被迫害致死,他們的故事聞者落淚。他們的訴求非常簡單,就是想聽到親人的聲音,知道他們是否還活在人世。

阿不都熱合曼說:我就想問中國政府,你要是沒有搞種族滅絕,沒有搞集中營,我年邁的父母在哪裡?他們要是活著、幸福快樂的,我為甚麼聽不到他們的聲音?要讓我的父母和我聯繫,讓我跟他們見面,讓我跟他們通話電話,讓我三個孩子叫一聲奶奶。

阿不都熱合曼還透露,他有在也門大學的同學,認為只要聽命中國當局的要求回國,就可以免於自己和家人受到迫害,但回國工作的同學很快與外界失聯。他又指,2017年,中國向埃及施壓,很多維吾爾人、回族穆斯林遭遣返。期間,阿不都熱合曼的同鄉好友在到達烏魯木齊機場後就被庫爾勒警方帶走送入監獄,一個多月後當局通知家人到獄中收屍。

阿不都熱合曼表示,特別是他們得知維吾爾女性在集中營遭受集體強姦的消息後出離憤怒,在海外相對安全之地的他們站出來,不僅是為自己的親人發聲,更是為遭受迫害的整個民族發聲。阿不都熱合曼認為中共當局對維吾爾人發動的是比德國納粹時代還慘烈的「種族滅絕」。

阿不都熱合曼說:你想一想,如果是你的姐姐、或是你的妹妹、或者是你的女兒、或者是你的母親被集中的強姦,你是怎麼看待這個問題,我作為一個男人,平常是不容易流淚的,但是中國政府對我們進行的這種種族滅絕,我們已經無法忍耐下去。中國政府在進行比希特勒所做的那個更嚴重的、更慘烈的種族滅絕,它們就想把我們維吾爾人從世界上消滅。

阿不都熱合曼2015年移居土耳其,目前他是三個孩子的父親。他二哥於2017年被捕並被判刑20年;2018年他的父母也被關入集中營,其他親人也失聯。阿不都熱合曼呼籲民主國家向中國施壓,並派出獨立調查團和媒體進入,以揭開中共謊言。

turkey-protest2.jpg
阿不都熱合曼的二哥曾為一名被授予「愛國宗教人士」稱號的阿訇,但依然被中共當局於2017年抓捕並未經任何法律 程式判刑20年,他要求當局公開父母和親人下落。(抗議者提供)

本台數次致電中國駐土耳其大使館和駐伊斯坦布爾總領館,皆無人接聽。抗議者表示,他們亦無法打通電話,疑使館已做出電話設置。中國駐土耳其使領館亦未回覆本台查詢郵件。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周四(25日)在記者會上指責「人權觀察」對涉華問題「充滿偏見並散布不實言辭」,並重申「沒有任何新疆民眾因信仰問題受到拘押」。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