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任终院法官指香港法治岌岌可危 埋怨港法官忘记捍卫自由角色

2024.06.10

再有海外法官宣布不再担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曾担任加拿大首席大法官的麦嘉琳(Beverley McLachlin),7月底任期届满后不会续任,她说依然对香港法院的独立与维护法治的决心充满信心。

至于上星期辞任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的岑耀信(Jonathan Sumption),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形容香港的法治岌岌可危,很多香港法官在日渐灰暗的政治环境威吓之下,已忘记了自己作为自由捍卫者的角色。

上星期宣布辞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职务的岑耀信,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署名文章,题目为《香港法治岌岌可危》。他在文章开首提到香港法院在5月底裁定民主派初选案14名不认罪的被告「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成立,法庭判定议员否决财政预算案不是一种容许向行政长官施加政治压力的方式,令立法机关无法履行宪制上应有的职能,更反被定性为一种犯罪的阴谋。岑耀信认为,虽然不能因为这个站不住脚的裁决,就断言香港法治已死,因为上诉庭仍然可能推翻裁决,但最大问题是这个裁决显示出香港司法制度,已出现日渐萎靡的征兆,虽然这群令人敬重的法官都熟悉普通法,但却要在中国所创造「不可能的政治环境下」工作。在《国安法》与殖民地年代订立但原本早已不再运用的煽动罪之下,法官的自由受到极大限制,所有法官都知道若果他们的判决不合乎北京当局的心意,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可以透过释法将判决推翻,就好像当日北京拒绝让《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聘用英国御用大律师一样。

HK Judiciary .png
2018年起担任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的麦嘉琳,7月底任期届满后不会续任。(香港司法机构网页截图)

岑耀信:本地法官无路可走

岑耀信又提到,《国安法》生效之后,香港政治异见者被打压、民主派团体纷纷解散、亲民主传媒相继停运,剩下顺从政府的媒体、立场强硬的议员、官员以及政府喉舌,营造出压抑的气氛,更反覆出现要求司法界「爱国」的声音。本地法官要对抗这种强大的政治洪流,需要非比寻常的勇气,而他们与海外法官最大分别,就是无路可走。岑耀信认为,很多法官在这种日渐灰暗的政治环境威吓之下,已经忘记了自己作为自由捍卫者的传统角色,即使这种角色在法律上是容许他们继续担当。虽然《基本法》与《国安法》都声言会保障言论与集会自由,但他认为都只是空谈,现在即使表达最微小的异见,都会被视为号召革命;向儿童出版「不顺从」内容的漫画、唱支持民主的歌曲、以及为天安门事件受害者默哀,都会被判处重刑。

岑耀信:香港逐渐变成一个极权主义的地方

岑耀信在文章结尾说到,香港已经由是一个充满活力和政治多元化的城市,逐渐变成一个极权主义的地方。他希望海外法官的存在可以继续维持到香港的法治,但承认这个谂法已变得不切实际。

港府: 香港法治无任何倒退

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回,表示极不同意岑耀信的个人意见。特区法院在审理国家安全案件或任何性质的案件时,绝对没有受到中央或特区政府的任何政治压力,香港法治亦无任何倒退。任何人士无论出于甚么理由或动机而提出相反结论,都是完全错误和毫无根据,港府必须正义凛然地予以反驳。

至于上星期与岑耀信同时辞职的英国法官郝廉思,当时就表示因「香港的政治形势」而辞任。

另外,2018年获委任为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的加拿大前首席大法官麦嘉琳于周一(10日)宣布,7月底任期届满后不会续任。她说5月下旬向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张举能告知这个决定,表示希望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又说很荣幸能为香港人服务,并对香港法院的独立性与维护法治的决心充满信心。现年80岁的麦嘉琳,在2000至2017年期间出任加拿大首席大法官,亦是加拿大枢密院成员。

在麦嘉琳7月底离任后,香港终审法院的海外非常任法官人数将减至7人。

记者:宋子杰(伦敦) 编辑:温晓平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