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专家关切在中国被长期监禁和遭受酷刑人士的处境

2021-06-29
Share
联合国人权专家关切在中国被长期监禁和遭受酷刑人士的处境 2021年6月28日,联合国人权维护者处境特别报告员、独立专家玛丽·劳勒(Mary Lawlor)发声明,对中国活动人士被任意判处长期监禁或软禁,并遭受酷刑,以及被剥夺获得医疗、会见律师和家人的权利的状况表示担忧。
劳勒脸书图片和联合国官网图片

联合国人权高专在日内瓦举行的人权理事会第47届会议期间,发声明对一批在中国被长期监禁及遭受酷刑的维权人士处境表达关切,名单包括高智晟、秦永敏、伊力哈木、黄琦等人。有人权律师认为人权纪录劣迹斑斑的中国,不配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吴亦桐/程文 报道)

联合国人权高专周一(28日)在官网发表有关声明,对中国活动人士被长期监禁或软禁,并遭受酷刑,以及被剥夺医疗、会见律师和家人的权利的状况表示担忧。该声明呼吁得到联合国多个工作小组成员的支持。

声明并附有关注名单,名单上包括人士高智晟、秦永敏、伊力哈木、黄琦、余文生等人。

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感谢联合国高专关注其夫在狱中受虐的情况,她希望国际社会持续中国人权问题。

许艳说:余文生律师除右手残疾以外,掉的牙齿还没有安装新牙。因为放风的时间非常少,监室里人比较多,还有传染病人,致使他有些高血压,检查出肾结石,他的脊椎出现问题……。我非常感谢联合国提到余文生的案件,我也想请求国际上能要求中国政府能让余文生律师保外就医,持续的帮助和呼吁人权律师、人权捍卫者的案件。

许艳提到,她在余文生被羁押3年多后,于今年3月第一次见到丈夫,发现余文生因受到酷刑致残的右手已失去基本的写字功能,左手也出现颤抖情况,狱方曾给予简单治疗。但其监室环境恶劣和缺少放风时间,又出现新的严重疾病。许艳呼吁联合国专家持续向中国施压,以让余文生可以保外就医。

709人权律师包龙军表示,习近平时代,长刑期和酷刑几成常态,以致反抗声音被压下来。而中国也对国际反应不在乎,但相信国际呼声还是可以使系狱人权活动人士的待遇有所改善。

包龙军说:这几年,中国独裁者不自信,对反对、批评的声音打压越来越严厉,这种政治审判没有一丝的公正和程序可言,都遭遇了酷刑,判异议分子刑期越来越重。在这种高压态势下,敢于发声的学者越来越少,敢于抗争的律师越来越少。中国对国际上这些谴责声明完全都不在意,但国际上的呼声对里面的人的待遇能有一定好处。

旅美失明人权律师陈光诚指,中国人权劣迹斑斑,不配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他认为联合国专家应该督促中国践行人权承诺,否则就应该将其踢出人权理事会。

陈光诚说:像高智晟律师已经失踪三年多了,就像人间蒸发一样,被中共关押在黑监狱里,就不知去向了。期待未来联合国要求中共允许联合国的人权官员去中国实地调查,去和这些遭中共迫害、绑架的人见面,中共必须遵守联合国的基本规则,如果你自己都不遵守,就没有资格再继续待在联合国里。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7次会议正在日内瓦举行。(联合国官网图片)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7次会议正在日内瓦举行。(联合国官网图片)

联合国人权维护者处境特别报告员、独立专家玛丽·劳勒(Mary Lawlor)在周一的声明中指出,多年来她收到了无数报告,显示中国维权人士在拘留期间遭受虐待的情况仍然存在,可能还达到酷刑和其他不人道待遇的程度。

劳勒说,一些中国人权捍卫者,如高智晟被强迫失踪;郭宏伟已死狱中。她知道至少有13人因和平捍卫他人权利而被判入狱10年或更长时间,罪名是「寻衅滋事」等虚假指控。

她列出的关注名单上还包括先后被判35年刑期的北京异见人士秦永敏;被判终身监禁的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于2011年再被判处10年监禁、目前正在服刑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等。据报道,陈西曾遭受酷刑,他患有慢性肠炎,导致脱水和发烧。每到冬天,他的手、耳朵、腹部等处都会严重冻伤。陈西自1989年以来,三次获刑,刑期总计为23年。另外,「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于2019年再被判处12年监禁。他患有高血压、心脏病、慢性肾病和脑积水等,他的健康状况正在恶化。

劳勒也关注被监禁的女性维权人士,包括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的未婚妻、目前被秘密羁押的李翘楚。劳勒担忧中国法律条款模糊不清,会被司法机关任意解释,李翘楚很有可能会被判长期监禁。

劳勒强调,这些状况不能再持续下去,她正就此事与中国当局联系,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这些被拘留的人权维护者,及不能有任何形式的报复行动。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