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專家要求中國停止對人權律師江天勇的騷擾

2019-09-2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事處發表聲明,要求中國停止對709案律師江天勇的監禁和騷擾。江天勇自今年2月獲釋後一直被軟禁在河南老家,病情加重的江天勇無法自由就醫,江天勇妻子呼籲聯合國專家及在華人權官員探望他。國際人權機構負責人表示,會將這封專家的指控函件送交西方國家和一些企業,讓它們看清中國人權狀況並向北京施壓。(吳亦桐 / 程文 報道)

聯合國人權高專周二(24日)在官網發表聲明,要求中共當局立即停止對維權律師江天勇的騷擾和監視。江天勇今年2月底獲釋後,一直被國保軟禁在河南老家。

聲明指江天勇雖然獲釋,但並沒得到自由,他仍然受到當局的持續監視,行動受到嚴格限制。江天勇受到持續的懲罰,而他及家人和朋友受到當局的騷擾和恐嚇。聯合國專家指出,這一切都是以江天勇被剝奪政治權利三年為由,而他所受到的懲罰是無端的,在法律上是不正當的。專家還對江天勇無法獲得適當的醫療救治感到擔憂,特別是考慮到他逐漸惡化的健康狀況。

聯合國專家指,據報道由於在獄中受到虐待,江天勇患有高血壓、記憶力減退,視力不佳,腿腳腫脹妨礙行動,但當局不允許他按照自己的選擇,尋求適當的醫治。聯合國人權專家之前曾譴責中共當局對江天勇的定罪,認為江天勇的認罪供詞可能是在酷刑逼迫下作出。

專家指江天勇的強逼失蹤和定罪,與江天勇在2016年8月和到訪中國的聯合國赤貧和人權問題特別人員奧爾斯頓(Philip Alston)會面有關,中共當局報復江天勇與聯合國的合作。專家們認為,允許「剝奪政治權利」的中國法律,實質上是一種壓制工具,用以懲罰人權捍衛者的工作,違反了國際人權法和相關標準。專家的聲明最後敦促中國政府立即停止對江天勇採取的措施,保證他的行動自由並讓他得到適當的治療。

本台撥通江天勇所在的河南信陽羅山縣澀港鎮派出所電話,對方一聽到江天勇的名字,就說不知情,並指不歸他們管轄。

派出所工作人員說:這個不太清楚,你要到局裡,打到局裡問,我們派出所沒管嘛。

本台記者再拔打羅山縣國保大隊長李繼軍和副大隊長顧立東電話,對方接通後就掛斷。

旅美的江天勇妻子金變玲對本台表示,當局對丈夫的管控愈來愈嚴厲,在家門前設立崗亭及長駐看守人員,猶如另一個「東師古」,她呼籲聯合國專家及西方國家駐華使館人權官員,能去探望江天勇。

金變玲說:江天勇出獄半年多了,相當於從小監獄進到大監獄,一點自由都沒有,都沒辦法去治療,我也真的很希望聯合國的這些人權專家能去中國探視江天勇,看江天勇現在的境況。

中國維權律師覃永沛接受本台訪問時,質疑當局嚴控江天勇及不允許他就醫,意在掩蓋早前對江天勇的酷刑和逼害,認為國際社會軟弱的呼籲不會觸動中共作出改變,必須對中共人權逼害官員有直接的制裁措施。

覃永沛說:江天勇屬於共產黨想要清除的目標,江天勇不能離開去治病,我估計在監獄裡面他們動了手腳,怕他檢查出來;我認為參考馬格尼茨基人權法案,要把逼害律師的元兇他們海外的財產、子女(簽證)全部凍結,這樣才有效震懾它們。

國際人權服務社(ISHR)的項目主管平鹿(Sarah Mcneer)對本台表示,國際人權服務社推動、遊說聯合國關注中國人權個案,特別是江天勇的處境。這封來自聯合國專家的指控函會有效力。他們也將就此繼續與西方民主國家政府溝通,以對北京施加更大的壓力。

平鹿說:聯合國的一個體系,一說到中國就會遇到一些挑戰、一些問題。但我還是覺得來自聯合國人權專家的指控函,直接跟中國政府提一些案子,要求它們回答,這還是一個重要渠道。我們也可以把這個指控函拿到各個政府和企業,讓他們看看中國當前的人權狀況,呼籲向中國政府施壓。

現年48歲的江天勇,2004年開始律師執業,曾代理大量宗教自由、訪民維權及政治敏感案件,多次遭當局秘密羈押和酷刑。「709律師大抓捕」事件發生後,為營救同道奔走的江天勇於2016年11月遭國保拘捕,其後被以「煽顛」罪判監兩年,今年2月底江天勇刑滿釋放,但此後一直被國保軟禁。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