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公开致华信函 促交待两被拘人权律师处境

2021-02-04
Share
联合国公开致华信函 促交待两被拘人权律师处境 联合国公开致函关切被中国拘押的人权律师覃永沛(左)和常玮平(右)处境,要求中国政府做出具体的回应。
维权律师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联合国特别程序周四(4日)公开近日给中国政府的信函,表达关注人权律师覃永沛和常玮平的处境,要求中国政府对该两律师及其家人的逼害情节回应。指控函发出后,覃永沛的拘押待遇稍有改善;但常玮平依然下落不明,其父母也遭软禁。中国维权律师呼吁国际社会采取再进一步制裁措施。(吴亦桐/程文 报道)

由六位联合国独立人权专家签署,于去年12月4日发送给中国政府的指控信函,详细列举中国政府对覃永沛及常玮平两位维权律师进行治打压,包括拘捕、起诉、强迫失踪、施加酷刑,以及骚扰和威胁胁律师家人的行为。要求中国政府对此做出回应。

联合国特别程式公开了于去年12月4日提交给中国政府的指控信函,关切中国被拘押人权律师覃永沛和常玮平处境,要出中国政府做出具体的回应。(联合国人权高专网站)
联合国特别程式公开了于去年12月4日提交给中国政府的指控信函,关切中国被拘押人权律师覃永沛和常玮平处境,要出中国政府做出具体的回应。(联合国人权高专网站)

覃永沛的妻子邓晓云向本台表示,周四(4日)上午代理律师李贵生在广西自治区第二看守所会见了覃永沛,获悉当局是在1月20日将覃永沛从南宁转到该看守所,覃永沛的拘押条件得到明显改善。邓晓云认为这可能与联合国向中国政府提交的指控信函有关。

邓晓云说:这次转去二看、待遇能得到改善,可能也是和(联合国)提出这个有关,他是单间的,他有独立卫生间,有热水,还能看电视、看报纸,有个阳台晒太阳,不像原来书都不让看、信都不让寄,看守所说会保障他的阅读权利和通信权利,我就拭目以待。

但邓晓云也透露,自覃永沛被抓后,两个女儿曾遭问讯,她本人也曾被便衣跟踪,而覃永沛的案件还是处在延期审理的状态,她认为丈夫是因为帮助弱势群体和举报广西公安系统腐败官员而招致政治报复,中国政府应该兑现其在国际上做出的法治和人权承诺:立即无罪释放丈夫。

邓晓云说:他(覃永沛)主要是举报桂林市公安局局长、帮助弱势群体,就对他报私仇,给他带政治高帽,这样打击迫害他,这样的话弱势群体不是更加没有希望吗?它们可能是在等上面公安部的指示办案,我只能接受他无罪释放,就是无罪释放!

但据常玮平的妻子陈紫娟透露,丈夫目前依然不知羁押何处,陕西宝鸡国保加大对常玮平家人的控制,律师也被阻止会见。

陈紫娟指陕西公安数次赴深圳对她进行威胁,但她决意打破沉默为丈夫伸冤。1月6日她已向宝鸡检方控告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局长孟麦绪等人,指使手下对常玮平实施酷刑,并要求检方调取常玮平被监视居住期间的录像和16份讯问的录像。

陈紫娟说:常玮平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宝鸡这边还是拒绝任何律师会见,他父母处理被软禁的状态。我向宝鸡市人民检察院提交了控告信,它们就回复了我一句话:公安机关在依法办理。对我的这些诉求没有任何回应。我很愤怒,它们的各种行为都是违法的,它们说依法办事,但没有任何人回答我,到底酷刑是怎么一回事?常玮平是被冤枉的,我希望他们(联合国)继续关注这件事。

联合国专家曾于2018年4月,就广州维权律师隋牧青和陈武全遭当局打压致函中国政府。隋牧青希望联合国对中国政府有更有力度的制裁措施。

隋牧青说:我当然希望国际社会不仅仅是舆论上的关注,其实我希望他们后面比如说像美国的马格尼茨基法案,对每一位被抓捕、被吊照律师的相关责任人都予以制裁,我相信它的效果会好得多,关键还是有力度的制裁和压力。

联合国的文件表示,在等待回复的同时,敦促中国政府采取一切必要的临时措施,制止侵犯行为并防止再次发生。该文件警示中国政府,相关内容将在两个月后出现在提交人权理事会的常规报告中。

签署该份文件的专家,包括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副主席斯坦纳特(Elina Steinerte),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主席兼特别报告员白克(Tae-Ung Baik),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伊雷内·坎(Irene Khan), 人权捍卫者处境问题特别报告员玛丽·劳勒(Mary Lawlor),法官和律师独立性问题特别报告员加西亚·萨扬(Diego Garcia-Sayan),以及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梅尔泽(Nils Melzer)。

广西维权律师覃永沛曾公开悬赏征集广西司法厅及公安厅厅长的犯罪证据,并曾公开控告中国前司法部长傅政华,2018年5月覃永沛被注销律师执照,其主持的百举鸣律师事务所也遭解散;2019年10月覃永沛遭国宝抄家和拘捕,其后被控煽颠。目前案件依然在延期审理中。

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早年间因代理敏感案件一直被当局当作打压对象,709大抓捕后他曾帮助其他被捕律师和家属;2019年12月常玮平参与「厦门聚会」,其后被两度被当局采取指定监居强制措施;去年10月,他在网站披露第一次被羁押期间遭受非人酷刑,随后他再被当局采取指定监所秘密关押。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