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操控聯合國糧農組織 以配合中國外交利益

2024.02.29
中國操控聯合國糧農組織 以配合中國外交利益 2023年9月12日,聯合國糧農組織總幹事屈冬玉訪問巴西。
法新社

有聯合國工作人員披露,北京懷疑透過向發展中國家提供經濟誘因,操控聯合國專責部門的人事任免過程,以確保北京青睞的候選人能夠贏得主要職位;北京又架空聯合國官員,更改農藥應用標準和與業界的合作方針,利用聯合國主導的發展項目來促進中國的外交利益。專家擔心,中國加強自身在國際多邊組織的影響力,目的是想重塑自二戰後建立、由西方發達國家主導的國際秩序。

《德國之聲》較早前製作了一輯調查報道,指控現任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總幹事屈冬玉能夠在2019年的選舉中當選,是由於北京在背後操控選舉,手段包括免除了喀麥隆近7,800萬美元的債務,以換取其候選人退出競選;《華爾街日報》相關報道稱,中國外交官曾向烏干達總統穆塞韋尼(Yoweri Museveni)承諾,如果烏干達政府支持屈冬玉,中方將投資2,500萬美元建屠宰場和紡織場。該報還援引美國官員稱,中國派出了一個超過80人的代表團參加在羅馬舉行的會議,中國代表帶著高倍長焦距鏡頭參加投票,並對本應是不記名的投票進行了錄影,甚至有中國代表要求其他國家的代表為選票拍照,以證明其支持屈冬玉。

在喀麥隆和印度的候選人相繼退出選舉之下,餘下格魯吉亞和法國的候選人與屈冬玉角逐糧農組織總幹事一職。根據時任德國聯邦食品及農業部長克洛克納(Julia Klöckner)回憶,當時熱門為法國的候選人,投票前消息傳出,「非洲國家特別被禮貌地要求在投票站拍攝選票的照片」。糧農組織觀察員認為,這顯示出中國可能在投票前就和非洲國家達成了交易。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制定食品和動物安全國際標準,並在製定國際措施以應對全球飢餓、世界糧食生產引起的氣候變遷以及全球農業優先事項方面發揮關鍵作用。該組織總部位於羅馬,員工超過一萬名,在聯合國體系內地位舉足輕重。

最終屈冬玉在第一輪投票中,在投票總數191票中,獲得了108票支持,當選聯合國糧農組織總幹事一職。屈冬玉在去年以唯一參選人的姿態,在獲得超過九成的支持票下再度當選,從8月1日起開始新的四年任期。根據糧農組織的規章,該組織的194個成員國,以一國一票的方式進行不記名投票,獲多數票者即可有效當選。

屈冬玉實際上具備擔任糧農組織總幹事的資格。他是一位技術官僚,在荷蘭瓦赫寧根農業大學獲得博士學位,是馬鈴薯遺傳育種的專家。在出選糧農組織總幹事之前,屈冬玉曾經出任中國農業部副部長。

中國在聯合國中不斷擴大的影響力

讓外界真正不安的,除了是中國懷疑操控選舉,還有就是中國在聯合國中不斷擴大的影響力。糧農組織由聯合國成員捐助營運,在歐美發達國家減少資助的時候,中國卻倍數增加對糧農組織的資助。根據聯合國2023年最新數據,捐款最多的五個聯合國成員國,依序排列是:美國、中國、日本、德國和英國,佔糧農組織的營運資金超過五成。中國在2023年向糧農組織捐款超過3,200萬美元,美國捐了6,300萬美元,成為糧農組織第二大捐助國。

美國在上屆特朗普政府的領導下,除了削減了對聯合國的資助,並退出了多個聯合國主要機構,中國趁機介入填補了這些職位空缺。在2019年,屈冬玉成功當選糧農組織總幹事之際,聯合國其他的14個專門機構中,有另外三個中國人都同時擔任部門總幹事一職。

目前仍然任職聯合國專門機構首長的中國人只有屈冬玉。

聯合國職員:中國利用糧農組織推動對中國有利項目

一名聯合國員工向德國媒體爆料,自從屈冬玉上任以來,糧農組織內部管理發生了巨大變化。爆料員工指控中國政府架空聯合國,利用糧農組織來推動對中國政府有利的項目,「中國農業部會直接指導專案的規劃和實施。如果你問同事或上級,他們說在中國都是這樣辦事」。

德國媒體調查後發現,部分中國籍聯合國訪問專家及實習生的薪水由「國家留學基金委」(China Scolarship Council)所支付;而在實習生的招聘廣告中清楚列明,申請人的政治意識形態會受到「嚴格監控」,申請人必須接受進一步的「愛國價值」培訓,並必須定期向中國大使館報告。

法國經濟學家加巴斯(Jean-Jacques Gabas)指出,許多糧農組織的顧問和觀察員都不是透過聯合國直接聘用,招募流程不透明。這些外聘的員工會進行資訊收集以及分析的工作, 在實際層面上影響著正在發生的討論。

在人事任免上最明顯的改變是屈冬玉轄下的中國籍部門主管由兩位變成六位。夏敬源自2021年起被任命掌管糧農組織植物生產與保護部門,職責之一是管理農藥政策。他與屈冬玉同樣是荷蘭瓦赫寧根農業大學博士學位畢業。

自由亞洲電台翻查糧農組織最新的組織架構圖,發現夏敬源已經離職,屈冬玉轄下的中國籍部門主管現時有三位,分別是﹕葉安平(Ye Anping,音譯)、吳志敏(Wu Zhimin,音譯)和李立峰。

屈冬玉當選糧農組織總幹事之後,聯合國在農藥應用的標準和與業界的合作方針也產生變化。

德國媒體翻查糧農組織文件顯示,羅馬總部在2020年至2023年間批出超過300張農藥出口許可證,牽涉歐盟禁止使用的除草劑及殺蟲劑,用作支援糧農組織在發展中國家進行的項目,大部分的農藥都會出口到非洲。

前任糧農組織植物生產與保護部門主管德雷爾(Hans Dreyer)解釋, 乙草胺(acetochlor)、莠去津(atrazine)和百草枯(paraquat)這些除草劑都具有劇毒;福美雙(thiram )是一種經常使用的殺菌劑,這些農藥全都被歐盟禁止使用。噻蟲嗪(Thiamethoxam)、吡蟲啉(imidacloprid)、毒死蜱(chlorpyrifos)和馬拉硫磷(malathion)是用來對抗蝗蟲,但文件顯示這些殺蟲劑會被使用於日常農業工作中。

專家批評,發展中國家的農民受培訓的機會有限,他們獲得合資格防護設備使用危險化學品的渠道不多,而且當地的醫療保健系統不健全,所以糧農組織在發展中國家推廣這些農藥是不道德的行為。

德雷爾說﹕「在我的任期內,我們認真地努力將風險盡可能地降低。並將此類物質的使用量保持在絕對最低限度。這些文件實在是太驚人」。

一項在2020年發表的研究發現,歐洲每年約有160萬宗農藥中毒案件,南美洲則每年有800萬宗。但儘管非洲使用的農藥遠少於世界其他地區,該地區每年的農藥中毒案件1150萬宗。

糧農組織一向強調要幫助農民擺脫對農藥的依賴,為甚麼它又會批準使用歐盟禁用的農藥呢?

一個可能的解釋是由於屈冬玉在2020年,與國際作物生命協會(CropLife International)簽署合作協議。該協會是全球最大的農業和化工產業利益集團,成員包括拜耳(Bayer)和巴斯夫(BASF)。同年,糧農組織又與國企種子生產商先正達(Syngenta)簽署另一項合作協議。德雷爾指出當他還在糧農組織任職時,這些與業界有利益衝突的合作協議是絕對不允許的。

赫魯斯卡(Allan Hruska)曾經擔任糧農組織官員多年,負責保護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的農作物。他指出,這些合作協議損害了糧農組織的誠信,外界看見糧農組織總幹事與國際企業的負責人一同微笑著宣布策略夥伴關係,「對我來說,這向每個人傳達錯誤的形象和訊息,即糧農組織不再是一個誠實、中立的中間人」。

德國媒體曾經向糧農組織查詢與業界簽署的合作協議,被告知不存在任何法律、財務或其他義務,而且糧農組織目前正在審查所有現有的夥伴關係。至於有關出口歐盟禁用的農藥,糧農組織回覆接收國需要事先批准入口,在某些情況下,糧農組織有與接收國探討過更安全的替代方案。

屈冬玉帶來的爭議還有由他提出的「手牽手計畫」(Hand-In-Hand Initiative)。該計劃將發展中國家與外國投資者連結起來,並且特別定制發展計劃,加速發展中國家農業食品系統的市場轉型,最終目標是提高國民收入,改善貧窮和弱勢族群的營養狀況,並增強對氣候變遷的抵禦能力。

聯合國問題專家鮑曼(Max-Otto Baumann)批評,「手牽手計畫」的指導原則與聯合國一向奉行的原則不一樣,「這種互惠互利的核心原則是中國外交和發展政策的特色。發展援助金不是義務,而是一種計算,受援者和投資者雙方都應該受益」。

2022年10月,糧農組織在羅馬主辦的「手牽手計畫」投資論壇上提及了數個潛在投資項目,其中包括一個名叫聖多美和普林西比,該島國位於西非海岸,天然資源貧乏,旅遊業不發達,國家嚴重負債。

糧農組織希望外來投資者為當地漁民購置現代化的玻璃纖維漁船,讓他們到更遠的地方捕漁。除了漁業之外,投資文件還包含了要推動當地的旅遊業,建設四個新港口,其中包括一個遊輪碼頭。當地居民質疑遊輪碼頭能帶來的經濟效益有限。

德國媒體懷疑中國政府是最終受益者,因為北京可以透過「手牽手計畫」計劃引入中國投資者,與各個大西洋島國建立邦交,建立在該區域的影響力。中國在2015年宣布耗資8,000萬美元在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建設深海港口。一年後,該島國與台灣斷交並與中國建交。

在大西洋對岸的巴拿馬,糧農組織正在為「巴拿馬食品中心」基礎建設計畫尋找投資者。屈冬玉在2022年4月曾與巴拿馬總統科爾蒂索(Laurentino Cortizo)見面, 討論建立食品儲存和加工中心的可能性,希望能將拉丁美洲各國出產的穀物在巴拿馬暫時儲存,然後再運往亞洲。

多年來,中國一直在巴拿馬運河沿岸進行投資,中國現在是巴拿馬第二大的進出口貿易夥伴,僅次於美國。

拉丁美洲專家艾利斯(Evan Ellis)分析,巴拿馬運河從未被用作農產品集散地,它是一個港口,供船隻將從巴西和阿根廷等地方出產的農產品轉運到如中國等太平洋目的地,「但從中國戰略角度來看,這項提議的神奇之處在於,它利用聯合國專責組織和巴拿馬政府一同創造的東西,為中國提供他們無法透過競爭或收購而直接進入當地市場的優勢」。

記者:江穎 (美國華盛頓報道) 編輯:溫曉平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