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運動」100周年成敏感日 北大十多左翼學生失聯疑軟禁

2019-05-0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8年12月底,北京大學突然宣布改選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將活躍的左翼學生全部清除出該會。(知情人發布)
2018年12月底,北京大學突然宣布改選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將活躍的左翼學生全部清除出該會。(知情人發布)

在「五四運動」100周年紀念日之際,曾是運動主要策源地的北京大學,十多名左翼學生失聯疑遭軟禁,學者認為,事件令當局力推的意識形態教育陷入尷尬局面。(黃小山 / 劉少風 報道)

多位左派人士證實,上月28日五名北京大學(北大)在校生,準備在五一勞動節和五四青年節假期,前往工廠體驗生活,但他們很快被抓,至今仍處失聯狀態。

據悉,失聯的學生包括北大馬克思學會前會長邱占萱,以及學會前成員焦柏榕、孫嘉言、李子怡、王瀚樞。有消息稱,他們前去工廠時被五名便衣人員全程跟蹤及監視,並警告廠方要嚴密監視學生,到第二天,五人下班即失聯。

留在學校內的左翼學生沈雨軒亦在同一時間被便衣和學校保衛部人員控制,第二天亦失聯,而燕園派出所懷疑介入處理。

據勞工群成員吳女士稱,現在勞工群都關注事件,但很難知道更多的消息,目前隱約聽說已有十多名學生聯繫不上。

吳女士說:28號到現在,一次就失蹤了五個(學生),陸陸續續前後還有五、六個。學校那幾個,現在也聯繫不上,肯定有十幾個吧。

這個消息未能得到北大校方和北京警方的證實。而北大保衛部在回應本台記者訪問時指,燕園派出所屬於公安局管轄,他不掌握相關情況。

北大保衛部人員:燕園派出所是公安局的,人家是公安局的單位,我們校園內有他們的辦事機構。28號被抓了人了?你是從哪個渠道知道得知這樣的一種資訊的?回答不了,因為我不太了解你這個事情。

據一位協助左翼學生的知情人士指出,幾個被抓的北大學生,之前將自己體驗生活的計劃發到朋友圈,一直是公開的行為。他們和去年聲援深圳佳士工運的學生一樣,都是受馬克思和毛澤東理論影響的年輕人,他們準備由底層工運做起,令當局很緊張。而北大亦不再是100年前的北大,不但不會保護學生,還幫著官方打壓學生。

知情人士說:有五個馬克思主義學習小組的人都被控制了,他們把自己的動向都放在微信朋友圈裡面,這個行動是公開的。包括去年的(聲援)佳士學生的抓捕,都是受到左翼思想影響的年輕人。受到了馬克思、毛澤東那些理論的影響。跟100年前的那些年輕人是一樣的,都是要走入底層,這是現在當局所不樂見的東西。

高校學者譚先生指出,這是多年來的革命教育導致的尷尬結果,被馬列思想洗腦的年輕人對照現實之後,開始用革命手段反噬這個政權,他們因此讓靠暴力革命起家的現政權非常緊張。

譚先生說:這一次呢,和當下的這個「五四」敏感關聯。因為我們的整個教育一直是仇恨教育和革命教育嘛。今天(周六)紀念「五四」為甚麼非常尷尬?問題就在這裡。你一說講多了,把青年的熱情煽(動)起來了,他一對照現實,他就要革命了,過去的所有革命手段他都重新再用一遍,這個手段完全是跟上一代革命家學的。

近年來,隨著官方強調用馬克思主義佔領校園,愈來愈多年輕人成為激進的馬克思主義者,並走進工廠在底層工人中進行革命啟蒙,試圖發起全國性的工人運動。

去年5月1日,左翼即發起全國吊塔工人大罷工,迅即遭鎮壓。到6月,左翼再次發起全國大貨車司機罷工,但未能引起各地同步回應。在7月,左翼發起的深圳佳士工運引起廣泛關注,但亦很快被鎮壓,包括沈夢雨,北大學生岳昕在內的骨幹成員,至今依然失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