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学泰斗、著名哲学家李泽厚逝世 著作《告别革命》开辟史观新角度

2021-11-03
Share
中国美学泰斗、著名哲学家李泽厚逝世 著作《告别革命》开辟史观新角度 中国著名美学家、哲学家李泽厚,于美国时间周二(2日)上午于美国科罗拉多逝世,享年91岁。
粤语组制图

中国著名美学家、哲学家李泽厚,周二(2日)在美国科罗拉多逝世,享年91岁。李泽厚著有《美的历程》、《批判哲学的批判》、《中国古代思想史论》等,是上世纪80年代中国学术自由派及「美学热」的代表人物,曾因批评政府处理六四事件导致作品被禁。有研究中国近代思想史的学者认为,李泽厚在90年代的著作《告别革命》为中国革命史观开辟了新观点,对学术界有著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李泽厚说:美学是很麻烦的问题,也是很复杂的题目,包括中国美学,也是很麻烦的问题。

中国著名美学家、哲学家李泽厚,于美国时间周二(2日)上午于美国科罗拉多逝世,享年91岁。这个消息是由他的学生、文化学者赵士林周三(3日)在推特公布。

us-death1.jpg
李泽厚的学生赵士林,周三(3日)在其推特公布李泽厚逝世的消息。(赵士林推特截图)

李泽厚于1930年生于湖南,1954年于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同时是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巴黎国际哲学院院士,以及美国科罗拉多学院荣誉人文学博士。在上世纪80年代的「美学热」中,李泽厚被青年人尊为「精神导师」,在知识界极具影响力。他笔下有合称《美学三书》的著作,包括《美的历程》、《美学四讲》、《华夏美学》;亦著有《批判哲学的批判》、《中国(古代、近代、现代)思想史论》等。他曾到世界多所著名大学任访问或讲座教授,包括曾在2002年到香港城市大学任客座教授,谈到中国传统美学。

李泽厚说:美学是很麻烦的问题,也是很复杂的题目,包括中国美学,也是很麻烦的问题。包括这个词就很讨厌,美学这词,中国本来没有这词的,是20世纪初从日本, 日本人搬过来的词。

为自由派知识分子 曾批评政府处理六四手法

李泽厚亦关心中国社会发展。在六四事件中,李泽厚联同刘再复、戴晴、严家其等共12人曾发表《我们对今天局势的紧急呼吁》,要求中央当局将这次学潮定性为「爱国民主运动」。李泽厚的作品后来因此被禁,并在1992年移居美国。

李泽厚是90年代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宣扬「告别革命」中的代表人物,主张以「改良取代暴力革命」。

著作《告别革命》 为中国革命史观开辟新观点

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黄克武,周三(3日)接受本台访问说,自己曾与李泽厚见过几次面,认为他在90年代与流亡海外学者刘再复撰写的《告别革命: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为中国革命史观开辟了新观点,为学术界带来极大影响力。

黄克武说:《告别革命》让我们抛弃了两岸国、共两党以革命为中心的史观。(李泽厚更早一些文章也谈到)是不是我们不要先假设革命一定是正确,一定是好的,是一个必然要走的历史道路。他开始看到更多元、广泛的近代思想世界。除了革命派,改良派也是不是也有很大的贡献,这也是过去在革命史观上不太有人谈。

《告别革命》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黄克武认为,从李泽厚多篇文章来看,他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而当年有不少学者认为,相对上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主张是偏离了马克思主义。因此黄克武认为,《告别革命》背后有著「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时代意义,也引起不少争议。

黄克武说:中国的官方意识形态,有时候能做不能说。你可以去改革开放,可以不谈意识形态,可以以和谐代替阶级斗争。但是你不能说,说的话意识形态的主轴还是一个以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为中心的形态。在中国大陆思想界里,我觉得他比较能够逃脱官方马克思主义的限制。即使在70、80年代有限的空间里面,做出一些学术上的研究成果。

黄克武慨叹,著名汉学家余英时与李泽厚先后去世,随著这群花果飘零的学者离世,或是象征一个时代的结束。余英时曾评价李泽厚通过书籍,「使得一整代中国青年知识分子,从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之中解放了出来。」

记者:郑日尧 责编:罗燕云 网编:刘定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