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恐慌」袭美 赴华留学美生不获华府录用

2019-04-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22日,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举行的「中美外交:四十年成败」研讨会上,白宫前高官兼中美问题专家韦德宁(左二)指,不少曾经留华的美国学生回国后,难以通过背景审查,未能加入政府工作,情况令人关注。 (截自布鲁金斯研究所官网片段)
2019年4月22日,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举行的「中美外交:四十年成败」研讨会上,白宫前高官兼中美问题专家韦德宁(左二)指,不少曾经留华的美国学生回国后,难以通过背景审查,未能加入政府工作,情况令人关注。 (截自布鲁金斯研究所官网片段)

「红色恐慌」袭美 赴华留学美生不获华府录用

随著中美之间的政治角力越趋紧张,美国对中国不信任而引发的「红色恐慌」,由对外蔓延至白宫政府内部。曾在中央情报局任中国分析师的美国学者,指有不少曾赴中国留学的美国学生,回国后拟为政府效力当公务员,却难以通过背景审查,情况令人关注。(覃晓言  报道)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周一(22日)举行主题为「中美外交:四十年成败」的研讨会,出席者包括曾任乔治布什政府国安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的中央情报局前中国分析师韦德宁(Dennis Wilder),他提到在华府出现「红色恐慌」,令他极感忧虑。

韦德宁说:我说说对这种红色恐慌的担心程度,我们经常透过奖学金计划把学生送到中国,让他们学习中文和中国文化。我们付钱送他们出国,好让他们日后回国可以为美国政府服务,但你们猜猜现在他们回来,准备加入美国政府的时候,遭遇了甚么事呢?他们的背景审查无法通过!为甚么?因为他们曾经待在中国。

韦德宁现时为乔治城大学美中全球议题对话项目执行主任兼外交学院亚洲研究项目实践教授,他指自己有不少学生到中国留学后返回美国,原本准备为美国政府效力,却被告之「不需要」。他认为,这是一个没道理的政策,他呼吁政府对相关情况加以关注。

韦德宁又提到,自2010年美国留学生施莱佛(Glenn Shriver)被中共招募为间谍被捕后,华府开始对留华的美国学生产生怀疑。

美国政治风险管理顾问方恩格向本台表示,过去曾有不少美国学生或情报官员,被中共政府「收买」的案例,美国当局难免会更加审慎,特别留意到中国的教学人员与当地公安情报单位有合作关系,更会对留华的美国学生及其中国导师,作出详尽「起底」调查。

方恩格说:美国都是怀疑他们(中方教学人员)不能避免要向中国的公安情报单位报告,实在可以了解为甚么美国会加强背景调查。如果你是一个学生,或是毕业之后,你申请美国政府的工作,美国政府可能会想调查这些老师们的背景是甚么。如果你以后进入(美国政府)工作,当初你的老师、教授是跟中国国安部门、情报部门有合作关系,就会产生美国一些国安方面的问题。过去几年已经有几个例子,是被中国贿赂为他们取了一些机密,当然我们都可以了解,为甚么美国政府现在有这个态度。

方恩格称,要通过背景调查,须列出所有非美籍的朋友名单,若当中涉及中国朋友或来自其他敏感国家,美国当局肯定会高度留意。不过,他认为并非曾经留华就不能通过审查,只要提供详尽资料,在中国期间懂得避嫌,应可尽量减低美方的怀疑。

内地媒体评论员金仲兵称,事件反映中美之间的不信任正在加深,美国政府对曾经留华的美国学生作出防范,虽是无可避免,但不应单凭猜测,应拿出证据查明事件,又预视未来赴中国留学的美国学生人数将会大幅下跌。

金仲兵说:中美之间相互不信任的程度正在加深,而且在各个领域,可能都在产生相互对立、敌视的态度,对两国各方面的这种交往合作非常不利的,现在如果说美国也在这方面产生这么多的应对动作的话,确实是令人非常遗憾的结果。作为政府之间对应的一种手段,有时候是必要的,但是这种扩大化呢,应该是有一些边界、分寸,或者是有一些更可行的解决办法。如果是靠这种猜测,但凡是从某某地方来的人,我都要用这种态度,会感觉得很可怕。

根据资料显示,由2017年至2018年,有约1.2万名美国学生前赴中国留学,而中国学生到美国留学则有多达36万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