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儒瑞阐述美国对香港政策全文

2024.05.10
梅儒瑞阐述美国对香港政策全文 美国驻港澳总领事梅儒瑞在网上论坛上详细阐述了华府对港立场。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论坛截图

美国驻港澳总领事梅儒瑞(Gregory May)在美东时间周四(9日)早上出席美国智库组织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举办,一场名为「2020年以来香港自治遭受侵蚀对美国的含义」(The Erosion of Hong Kong’s Autonomy Since 2020 : Implications for the United States)的网上论坛。梅儒瑞在论坛上详细阐述了华府对港立场,参考价值丰富。本台翻译了梅儒瑞的开幕词,以及和资深学者肯尼迪(Scott Kennedy)的问答环节,以供公众阅读。为简洁原因和方便读者理解,本台对网上论坛的文字翻译记录进行了轻微改动。

肯尼迪:

香港在2019年和2020年发生的事深深烙印在每个人的脑海。一份引渡法案激起香港民众的抗议,并最终导致中央政府启动《香港国家安全法》,而该法案又遭遇美国和其他国家制裁。此后,由于新冠疫情、乌克兰战争、对台湾海峡潜在战争的担忧,以及来自中国更广泛的挑战令世界的大部分注意力都从香港转移。

去年,我和我的同事决定是时候返回香港进行盘点,看看香港自治权的复原及侵蚀程度。因此,我们在九月进行了一次长期的研究之旅,并采访了约30多个现任港府官员、前任港府官员、商界人士、投资者、学者、记者和非政府组织人员。

我们的报告著眼于香港自主权在复原与被侵蚀之间的平衡,并以此基础评估美国的政策选项。我要感谢为这份报告提供帮助的几个人和团体:共同执笔的麦克尔威(Lily McElwee)、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和CSIS的出版团队。我们也感谢在香港的所有受访者,以及美国国务院对这个计画的支持。

今天的节目分为三个部分。我们先请美国驻港澳总领事梅儒瑞致开幕词。梅儒瑞于2022年9月上任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到香港任职之前,他曾担任美国驻蒙古乌兰巴托大使馆副馆长,并担任美国驻渖阳大使馆总领事,又曾在美国驻广州和驻北京大使馆任职。在华府,他曾担任主管政治事务的国务院副国务卿的特别助理、国务院执行秘书,以及在不同职位上负责处理中国和越南问题。在加入美国国务院之前,他曾任智库尼克森中心(The Nixon Center)中国研究助理主任,又曾任台北国际社区广播电台记者。总领事先生,欢迎你参加我们的节目。感谢你为美国服务。我们期待你的评论。

梅儒瑞:

感谢你邀请我回到CSIS。各位晚上好。我非常感谢CSIS参与讨论香港议题,这议题非常重要。我上次参与CSIS的讨论是在2023年1月,我当时到港还不到六个月。今天,我想与大家分享在香港生活一年半多的感受,并解释当前美国的政策重点。

我经常将美国与香港的关系描述为三个组成部分。第一个组成部分是非常好的人际关系。第二个组成部分是美港之间富有成效的商业和贸易合作。第三个部分是最具挑战性的,那就是美国与香港政府的政治关系;在人权这一领域,还有在中国违反对香港的条约义务方面,美中双方存在严重分歧。

稳定与中方、与香港的关系符合美方的整体利益。如果香港政府回到尊重《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的精神和条文,美国政府随时准备好作出正面回应。容许我在此强调,美国继续敦促香港当局撤回对海外民主活动人士,包括向一名美国公民和数名美国居民,发出的悬赏令。我们将继续呼吁释放黎智英、初选47人案被告,以及其他因和平表达政治观点而被拘留的香港人。

回到我提到的三个组成部分,第一个组成部分是与香港人非常良好的人际关系。维持与香港人民的友谊仍然是我们的首要任务。这是我担任总领事期间花费最多时间关注的地方。

香港是美国前25大国际学生来源地之一,目前有近6,000名香港学生于美国大学就读。我们对这个数字感到非常自豪。当然,这方面还有增长空间。我花了很多时间推广美国教育,但我们也想鼓励美国学生到香港。这是另一个有增长空间的领域。香港是美国学生学习中文的好地方,无论是普通话还是广东话,我都正在努力学习广东话,但结果好坏参半。香港也是学习和了解中国文化和历史的绝佳之地。

我在香港无论走到哪里,都会遇到从美国大学毕业的香港人,他们的孩子或其他亲戚生活在美国,他们频繁往返美港两地,这些香港人希望香港与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保持深厚联系,因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将继续成为美港关系的重要稳定力量。

第二个组成部分,商业和贸易。自2023年1月,在香港的美国公司数量没有显著增加或减少,仍然维持不到1300家。许多美国人惊讶,香港人口虽然相对较少,但对美国产品的需求却非常大。去年美港双向货物和服务贸易额上升至590亿美元,其中流向美国的贸易额有250亿美元盈馀。

在我任职驻港总领事期间,我继续与我能见到的每一位商界人士谈论在香港的经历,这些商界人士不仅来自美国,而且来自世界各地,包括中国。我想强调,我并不是代表美国商界发言,我只是在转述对话中不断出现的几个共同主题。

我第一个非常强烈的印象是美国公司仍在香港进行大量投资。美国公司希望留在香港,并继续在这里开展业务,但这些公司担心政治变化带来的一些不确定性,包括最近通过的《维护国家安全条例》,即俗称的《23条》。《23条》包含一些关于煽动叛乱、国家秘密、外部干涉等定义模糊的条款,这些都引起了质疑。美国公司正在密切关注网络自由和数据监管的发展。他们看到香港当局对国家安全有著非常特别的关注。

同时,香港当局计划在今年稍后推出网络安全法,公众对于这项法案有很多问号。香港上诉庭本周维持政府禁止示威歌曲《愿荣光归香港》的裁决,这件事令人担忧,因为显然香港当局已经踏上试图审查互联网上某些内容的滑坡。这引伸出一个问题,政府的审查会延伸到哪里?

关于资讯自由流动的重要性,我想指出的是,香港官员最近宣布,他们将暂停为假新闻立法,

这是一个好消息。话虽如此,无论是否有假新闻法,香港媒体对其报导内容受到越来越多的控制和限制。当你每周、每月都在这里生活时,你便会发觉新闻报导的空间非常明显正在萎缩。

我确信,商界和公众会非常感谢香港当局做出更强力、更明确的保证,保持互联网自由和开放。这是香港相对于内地的最大优势之一。商界和公众希望得到保证,香港将避免限制资讯流动,不会让外国公司在香港营运如同在内地一样困难。我相信当局希望保持香港作成为一个非常有竞争力的地方,维持一个非常有竞争力的营商环境,但他们可以更明确地说明,他们在这个领域的计划是什么。

最后,我要谈第三个组成部分,即政治关系。正如我所提到,这方面存在大量挑战和差异。美国有兴趣稳定与香港的关系,但这将需要香港官员停止民主退化﹑停止祭出更严厉的镇压。我知道,权利和自由的倒退,不仅是美国的担忧,也是许多国家的担忧。最近,我们看到七国集团外长对香港的变化发表了非常有力的言论。

我提到美国政府对黎智英案的担忧,但更加重要的是,还有数百名香港人仍被拘留,其中一些人仅仅因为和平表达政治观点而正在等待可能非常严厉的判决。美国将密切关注本月稍后对47人案作出的裁决与量刑。

可悲的是,香港当局现正试图限制香港境外的言论自由。我可以告诉你,没有什么比香港警方试图在美国境内执行《国安法》,会对美港关系造成更大损害。这种透过悬赏和恐吓美国公民和美国居民的跨国镇压是不可接受的。

上个月,国务卿布林肯宣布,美国将对参与此类镇压的香港官员实施新的签证限制。香港领导人经常抱怨所谓的「软对抗」(soft resistance),这是香港人无声表达对政府政策的不满。坦白说,我在港的有限时间内看到当局越来越频密地利用法律体系外的压力,限制香港人曾经享有的自由,我称之为「软镇压」(soft oppression)。

「软镇压」出现在某些合法注册的团体组织募款活动的时候、餐厅和酒店在最后一刻找藉口解释 为什么他们的设施不再可租用、或者著名政治漫画家突然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无法出版他的作品时。

因此,国际社会关注《国安法》和《23条》对权利和自由的损害是正确的,但我认为,自我审查和当局的「软镇压」同样削弱了香港的活力、开放性和法治。

综合以上所述,我的大部分言论集中在美国政府的担忧上,但我想以乐观的态度作结语。

香港人的坚韧精神让我深受感动,为所有人带来希望。即使在这非常艰难环境下,很多香港人正在尽其所能地努力回复和保留许多令香港特别的东西,也是我真正享受居住在香港的原因。香港独特的语言、文化、包容开放的基因,是她最大的资产,还有香港人…这包括不同意美国政策的香港人,他们仍然非常欢迎我个人、领事馆的外交官同事,当然还有全体美国人。

去年,香港总领事馆庆祝成立180周年,我们决心在未来两个世纪或更久留在香港。因此,无论未来如何,美国都将继续全面参与香港事务。再次感谢CSIS让我在这项重要活动上发言。恭喜CSIS发表新的报告。我读了报告,认为它有很多非常有趣的观察和建议,因此我赞扬CSIS的出色工作。

肯尼迪:

总领事先生,非常感谢你极其深思熟虑的致词。如果你能让我问几个问题,我会很感激。我知道观众也欢迎你提出额外的想法。我们结束访港回到美国后,有继续跟香港官员谈话,他们感到最愤慨的事,是指责他们没有决策权和自主权来引导香港的未来。特别是最近《23条》立法,我们听到各种解释和理由,强调该条例是精心构建,存在协商过程,并且被告人会得到正当法律程序保障 。香港官员强调其他国家也有类似的法律,香港与其他国家没有不同。你如何看待这些事情?

梅儒瑞:

我想首先强调2020年的《国家安全法》对香港造成损害。《23条》引发的根本变化,我们需要等待,看看该法例是如何被应用。我让香港人判断《23条》立法的谘询期、立法会非常迅速地审理该法案,以及立法会之后投票一致通过立法,是否反映了香港人的意见。确实有一些香港团体参与了谘询,并提出了他们的担忧,其中一些担忧与我在致词中提到的相同。

从我的角度来看,具有挑战性的是,我们只是看到香港的钟摆朝著更多的国家安全、更多的镇压政策这一个方向移动。我真正希望看到钟摆向反方向摆动,香港回归更加开放的状态 。我想很多香港人也希望如此。很多人希望香港能回到正常状态,成为「超级联系人」、超级开放、自信并拥抱世界。如果钟摆摆回来,对每个人都有帮助。这对美国与香港的关系会有帮助。

肯尼迪:

有没有两、三个讯号暗示钟摆向另一个方向摆动?国际社会、美国人、华府该期待什么讯号,认知到钟摆是否向另一个方向移动?

梅儒瑞:

华府正在密切关注我提到的跨国镇压是否会继续。另外,我认为保证互联网自由是关键。 「一国两制」的区别在于互联网是相对的自由和开放,你不需要VPN「翻墙」即可使用。这是香港一个巨大的优势。但现在对此存在疑问。停止我所说的钟摆,停止加倍实施非常严厉的政策。

我想积极地强调,如果美方看到变化,我们非常愿意尽我们所能,努力与香港建立建立更好的关系。

肯尼迪:

基于这积极、充满希望的基调,容许我对你参与今天的论坛表示感谢。感谢你为解决香港问题和中美关系所做的所有工作。

梅儒瑞:

谢谢你邀请我。欢迎尽快再次访港。

翻译: 江颖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