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吾爾商人逃亡海外 家人關「培訓中心」慘遭虐待


2018-01-19
Share
china-uyghur1 新疆喀什維吾爾族商人、慈善家阿不都熱合曼‧艾山從 去年1月因被監視和調查逃往海外。(阿不都熱合曼‧艾山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維族商人阿不都熱合曼‧艾山逃亡海外後,在新疆地區的家人受到嚴厲報復;除兄長被判重刑以及弟弟和兩名幼子下落不明外,他的妻子和母親被關入「培訓中心」受到非人虐待。海外維吾爾人組織發言人認為,新疆已經變成「露天大監獄」,而國際人權組織發布的報告,批評大陸當局在新疆的高壓加劇。(吳亦桐 / 林國立 報道)

新疆喀什維族商人、慈善家阿不都熱合曼‧艾山,在去年初逃亡海外,得知在新疆的家人遭到報復,他近日向本台詳細披露事件經過。

阿不都熱合曼‧艾山早年在喀什地區從事水果批發的國際貿易,每年向中國政府上繳數千萬元人民幣;2015年在喀什資助四百萬元興建足球培訓基地,未料這件事成為一個轉折點,其後更成為當局的重點監控對象。

2017年1月,阿不都熱合曼‧艾山得知當局正對他進行秘密調查後,緊急由烏魯木齊出境飛到吉爾吉斯斯坦避風頭。不久之後他得悉,兄長和弟弟都被關入喀什當地培訓中心,兩人短暫獲釋後再被重新抓走;兄長後來被判重刑十年,而弟弟木沙江至今無法確知任何消息。

阿不都熱合曼‧艾山在吉爾吉斯斯坦滯留半年後再流亡到土耳其,他透過國內的朋人知道,去年11月,在喀什疏勒縣中共教育當局工作逾三十年的母親,被關入培訓中心,看守人員對她作出體罰和捱餓,強迫她每日長時間保持固定姿勢坐硬板凳。

而他的妻子吐尼沙姑力‧努兒麥買提,與他的母親幾乎同期被關進另一間由倉庫改建的培訓中心,在這間條件惡劣的培訓中心,被關押者只能靠自身的體溫取暖。他的母親和妻子被抓入培訓中心後,他的兩名幼子亦下落不明。中間人未能向阿不都熱合曼‧艾山透露其妻受折磨的細節,只表示每周都有幾個人「離開」那裡。最起碼母親還活著。阿不都熱合曼‧艾山對本台強調,離開就是「死亡」的意思。

他對本台記者指出,作為一個熱愛家庭、民族的維吾爾男人,如果當局能夠釋放家人,他願意選擇回去坐牢。但他並不認為中共當局會這麼做;他為此選擇打破沉默,日前他接受土耳其一間電視台採訪時,公開家人受虐處境;極度絕望的他表示,將前去中國駐土耳其大使館,付錢購買兩顆子彈,要求當局「直接處決」妻子和母親,以免他們繼續受非人的折磨、屈辱或是「被自殺」。

總部設於德國慕尼黑的世維會發言人迪里夏提對本台表示,阿不都熱合曼‧艾山一家的遭遇並不是一個個案,早年在西藏大施高壓政策的中共官員陳全國,在2016年到任新疆書記後,大肆建立法外羈押場所「培訓中心」,整個新疆地區變成「露天大監獄」。

迪里夏提說︰從陳全國到當地之後,推行了一些極端的政策,我認為是受到了北京高層的默認,當地對於那些,不管這個人是甚麼立場,只要受到懷疑就被強制性的進行收容,進去的人不僅是要接受愛國教育,有些一直受到虐待;很多人的家人突然失蹤了,沒有下落。這種極端政策已經超出人的承受力了,變成了一種典型的二戰時期猶太人的集中營一樣,維吾爾人實際上生活在一個露天的監獄。

「人權觀察」中國研究員王松蓮接受本台訪問時,指中共當局在新疆地區以「反恐」為藉口的高壓政策,嚴重侵犯人權底線,而其中的維吾爾精英群體,更是重點打壓目標。

王松蓮說︰(這個事件)是反映了新疆的Crisis是那麼嚴重,但是很難去報道,因為那些人都失蹤了或是被抓走。很多措施都是這一年多以來才採取的,它的說法和當年打壓法輪功是一樣的,是甚麼教育和轉化中心,打壓的其中一個重要目標是那些出過國的人、那些精英。

「人權觀察」周四(18日)發布的「人權報告」,指新疆、西藏少數民族地區高壓統治加劇。在新疆,政府日益限制、懲罰維吾爾人與外部關係,任意收回護照,強迫海外留學生返鄉。數千人被任意拘押在政治思想教育中心、監控措施不斷升級。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