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中協議關鍵主教郭希錦突辭職 香港教區會否步其後塵?

2020-10-0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梵中臨時協議續簽在即,兩年前曾因此協議,而被逼讓位降級的福建閩東教區輔理主教郭希錦(圖)就在這個關鍵時刻突然宣布辭職。(網絡圖片)
梵中臨時協議續簽在即,兩年前曾因此協議,而被逼讓位降級的福建閩東教區輔理主教郭希錦(圖)就在這個關鍵時刻突然宣布辭職。(網絡圖片)

梵中臨時協議續簽在即,兩年前曾因此協議,而被逼讓位降級的福建閩東教區輔理主教郭希錦,就在這個關鍵時刻突然宣布辭職。而另一方面,香港教區主教一職懸空已21個月,教廷原屬意輔理主教夏志誠接任。但他過去一年曾高調聲援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盛傳教廷或因此改任「北京喜歡」的蔡惠民副主教為正權主教。香港的「主教之爭」,是否預示香港教區未來會步中國教會的後塵,被北京控制?(呂熙 報道)

梵蒂岡正積極爭取和中國延續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這份協議在2018年9月簽訂,為期兩年,內容一直保密。在協議期限即將屆滿之時,當年的關鍵人物、福建閩東教區輔理主教郭希錦突然宣布辭職。

根據天主教傳媒天亞社的報道,郭希錦是在周日(4日)晚上的彌撒中,宣布這個決定。網上流傳一份據稱是他的講話稿,當中形容當前的中國教會正值新時代,需要「有大才、大學問、識時務的俊傑」,才能跟上時代,並自言自己跟不上時代,「不要拖時代的後腿,成為時代進步的障礙」,因此自行離職、不再參加公開活動、退出教區管理組織。講話稿的最後,他請求大家寬恕他的「軟弱無能」。

本台曾致電其所屬的福安市羅江天主教堂,但無人接聽。

梵中關係觀察家相信,郭希錦的辭職,「是對教宗方濟各上任以來處理中國教會問題策略清晰的否定」。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教授邢福增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兩年前梵中兩國簽署協議後,教廷一直沒有清楚解釋如何處理原來由教廷任命的地下主教,只是要求他們接受協議和安排,因此郭希錦在續簽協議的關鍵時刻突然辭職,或是表達對協議的不滿。對於外界質疑,郭希錦的演講稿沒有簽字,或顯示他是「被辭職」,邢福增並不認同。

邢福增說:在這個協議兩年後,福建閩東輔理主教辭職這個安排,很容易讓人有猜測或聯想,他其實對這個協議表達了不滿。如果真的是為梵中協議續簽做一個預備,(教廷)就更不應該讓他辭職,因為如果讓地下主教繼續留在教區做輔理主教,我想(對教廷)應該是最好的一個安排,而不是讓他辭職,所以我覺得應該不是要求他辭職,而是他有一些不滿,以辭職作為一個表達。

郭希錦原是由教廷正式選派任命的福建省閩東教區正權主教,但2018年梵中籤訂臨時協議後,教廷向中方讓步,把郭希錦降級為輔理主教,讓位給受北京認可、身兼中國全國政協委員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詹思祿。詹思祿曾因接受中國官方「自選自聖」,而被教廷處以絕罰,即被逐出教會,卻在梵中兩國簽署協議後獲教廷赦免,並由「非法主教」,一躍變成閩東教區的正權主教。

而原本由教廷任命的郭希錦在被降級後,受到更嚴厲迫害。多次有傳媒報道,郭希錦和地下教會團體被當局打壓,包括關閉他管轄的堂區、切斷他所住的教堂水電等,更有地下教會團體的神父因不願加入「愛國會」而被捕。

而是次郭希錦辭職,天亞社引述梵中關係觀察家說,是因為2018年簽署梵中協議後,教廷對他的指示「朝令夕改」。協議剛簽署時,教廷指示是詹思祿不能插手地下教會,和郭希錦共同「維持教區現狀」,後來又說郭希錦「沒有特權」,讓他無所適從。

而中國教會的「主教之爭」,也不約而同在香港上演。香港天主教原主教楊鳴章2019年1月離世後,主教一職已懸空21個月,教廷原本屬意輔理主教夏志誠接任主教。夏志誠在過去一年曾多次高調聲援「反送中」運動,包括在運動初期,到立法會示威區和年青人一起祈禱、參與「香港媽媽反送中集氣大會」 ,更曾在港警包圍香港理工大學時,進入理大看望留守學生。有傳教廷因而承受政治壓力,或改變決定,任命「北京喜歡」的香港教區副主教蔡惠民為正權主教。他被指和中國當局關係良好,在「反送中」運動期間更曾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會面。

這讓香港天主教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感到擔憂,他一直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九月底他遠赴梵蒂岡求見教宗,希望向他反映對香港主教人選的意見,卻不獲教宗接見。他上周接受本台專訪,表示北京是想要一個「完全聽話」的人,出任香港主教。

陳日君說:他(蔡惠民)的看法、他的說法是比較,他們(北京)放心的。當然我們不是說一定要找一個跟北京對立的人,其實夏神父沒有甚麼對立,他是一個很溫和的人,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很溫和、很有禮貌的人,可是這樣的人他們(北京)也不喜歡,就有問題了,就是他們(北京)要一個完全聽話的人。我們教會的人有我們的標準,我們不能完全聽話的,我們要討論的,我們要有標準的,我們有的時候也抗議的。

被問到蔡惠民為何受北京青睞,陳日君樞機不願多談,但強調目前在《港區國安法》底下,香港已跟中國大陸無異,認為香港教區在目前情形下,由夏志誠出任主教較為合適,以避免香港教區淪為和中國教會一樣。

陳日君說:一個完全聽話的(人)就麻煩了,因為你看到北京的目的,是要完全消滅我們的教會了。在中國的教會,他們成功了,也是因為梵蒂岡根本沒有照我們教會的標準去做,他們(梵蒂岡)完全讓步了,甚麼都拿不到就讓步了。我們(在中國)地上的教會完全是那些甘心為政府服務的人,地下的(教會)也給消滅了,要他們完全到地上來,所以我們不希望在香港也發生一樣的事情,如果香港的主教也要北京喜歡的,那麼我們根本不是一國兩制了。

他表示若教廷最終仍以「北京喜歡」為標準,任命蔡惠民出任香港主教,他也無話可說,但他仍希望教宗方濟各三思。他又表示,在《港區國安法》下,即使自己隨時或因發表言論而被捕,但「真理還是真理」。

而邢福增則表示,在香港目前的情況下,北京或不願看到香港出現一位具批判性(critical)的主教,而「中國因素」亦已成梵蒂岡考慮主教人選時不可或缺的因素。不過他認為,香港和中國教區的地位仍有一定差別,因此教廷遲遲未公布香港主教人選,或是在尋找適合的時機。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