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中协议关键主教郭希锦突辞职 香港教区会否步其后尘?


2020-10-06
Share
梵中协议关键主教郭希锦突辞职 香港教区会否步其后尘? 梵中临时协议续签在即,两年前曾因此协议,而被逼让位降级的福建闽东教区辅理主教郭希锦(图)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突然宣布辞职。(网络图片)

梵中临时协议续签在即,两年前曾因此协议,而被逼让位降级的福建闽东教区辅理主教郭希锦,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突然宣布辞职。而另一方面,香港教区主教一职悬空已21个月,教廷原属意辅理主教夏志诚接任。但他过去一年曾高调声援香港的「反送中」运动,盛传教廷或因此改任「北京喜欢」的蔡惠民副主教为正权主教。香港的「主教之争」,是否预示香港教区未来会步中国教会的后尘,被北京控制?(吕熙 报道)

梵蒂冈正积极争取和中国延续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这份协议在2018年9月签订,为期两年,内容一直保密。在协议期限即将届满之时,当年的关键人物、福建闽东教区辅理主教郭希锦突然宣布辞职。

根据天主教传媒天亚社的报道,郭希锦是在周日(4日)晚上的弥撒中,宣布这个决定。网上流传一份据称是他的讲话稿,当中形容当前的中国教会正值新时代,需要「有大才、大学问、识时务的俊杰」,才能跟上时代,并自言自己跟不上时代,「不要拖时代的后腿,成为时代进步的障碍」,因此自行离职、不再参加公开活动、退出教区管理组织。讲话稿的最后,他请求大家宽恕他的「软弱无能」。

本台曾致电其所属的福安市罗江天主教堂,但无人接听。

梵中关系观察家相信,郭希锦的辞职,「是对教宗方济各上任以来处理中国教会问题策略清晰的否定」。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教授邢福增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两年前梵中两国签署协议后,教廷一直没有清楚解释如何处理原来由教廷任命的地下主教,只是要求他们接受协议和安排,因此郭希锦在续签协议的关键时刻突然辞职,或是表达对协议的不满。对于外界质疑,郭希锦的演讲稿没有签字,或显示他是「被辞职」,邢福增并不认同。

邢福增说:在这个协议两年后,福建闽东辅理主教辞职这个安排,很容易让人有猜测或联想,他其实对这个协议表达了不满。如果真的是为梵中协议续签做一个预备,(教廷)就更不应该让他辞职,因为如果让地下主教继续留在教区做辅理主教,我想(对教廷)应该是最好的一个安排,而不是让他辞职,所以我觉得应该不是要求他辞职,而是他有一些不满,以辞职作为一个表达。

郭希锦原是由教廷正式选派任命的福建省闽东教区正权主教,但2018年梵中签订临时协议后,教廷向中方让步,把郭希锦降级为辅理主教,让位给受北京认可、身兼中国全国政协委员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詹思禄。詹思禄曾因接受中国官方「自选自圣」,而被教廷处以绝罚,即被逐出教会,却在梵中两国签署协议后获教廷赦免,并由「非法主教」,一跃变成闽东教区的正权主教。

而原本由教廷任命的郭希锦在被降级后,受到更严厉迫害。多次有传媒报道,郭希锦和地下教会团体被当局打压,包括关闭他管辖的堂区、切断他所住的教堂水电等,更有地下教会团体的神父因不愿加入「爱国会」而被捕。

而是次郭希锦辞职,天亚社引述梵中关系观察家说,是因为2018年签署梵中协议后,教廷对他的指示「朝令夕改」。协议刚签署时,教廷指示是詹思禄不能插手地下教会,和郭希锦共同「维持教区现状」,后来又说郭希锦「没有特权」,让他无所适从。

而中国教会的「主教之争」,也不约而同在香港上演。香港天主教原主教杨鸣章2019年1月离世后,主教一职已悬空21个月,教廷原本属意辅理主教夏志诚接任主教。夏志诚在过去一年曾多次高调声援「反送中」运动,包括在运动初期,到立法会示威区和年青人一起祈祷、参与「香港妈妈反送中集气大会」 ,更曾在港警包围香港理工大学时,进入理大看望留守学生。有传教廷因而承受政治压力,或改变决定,任命「北京喜欢」的香港教区副主教蔡惠民为正权主教。他被指和中国当局关系良好,在「反送中」运动期间更曾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会面。

这让香港天主教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感到担忧,他一直支持香港的民主运动,九月底他远赴梵蒂冈求见教宗,希望向他反映对香港主教人选的意见,却不获教宗接见。他上周接受本台专访,表示北京是想要一个「完全听话」的人,出任香港主教。

陈日君说:他(蔡惠民)的看法、他的说法是比较,他们(北京)放心的。当然我们不是说一定要找一个跟北京对立的人,其实夏神父没有甚么对立,他是一个很温和的人,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很温和、很有礼貌的人,可是这样的人他们(北京)也不喜欢,就有问题了,就是他们(北京)要一个完全听话的人。我们教会的人有我们的标准,我们不能完全听话的,我们要讨论的,我们要有标准的,我们有的时候也抗议的。

被问到蔡惠民为何受北京青睐,陈日君枢机不愿多谈,但强调目前在《港区国安法》底下,香港已跟中国大陆无异,认为香港教区在目前情形下,由夏志诚出任主教较为合适,以避免香港教区沦为和中国教会一样。

陈日君说:一个完全听话的(人)就麻烦了,因为你看到北京的目的,是要完全消灭我们的教会了。在中国的教会,他们成功了,也是因为梵蒂冈根本没有照我们教会的标准去做,他们(梵蒂冈)完全让步了,甚么都拿不到就让步了。我们(在中国)地上的教会完全是那些甘心为政府服务的人,地下的(教会)也给消灭了,要他们完全到地上来,所以我们不希望在香港也发生一样的事情,如果香港的主教也要北京喜欢的,那么我们根本不是一国两制了。

他表示若教廷最终仍以「北京喜欢」为标准,任命蔡惠民出任香港主教,他也无话可说,但他仍希望教宗方济各三思。他又表示,在《港区国安法》下,即使自己随时或因发表言论而被捕,但「真理还是真理」。

而邢福增则表示,在香港目前的情况下,北京或不愿看到香港出现一位具批判性(critical)的主教,而「中国因素」亦已成梵蒂冈考虑主教人选时不可或缺的因素。不过他认为,香港和中国教区的地位仍有一定差别,因此教廷迟迟未公布香港主教人选,或是在寻找适合的时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