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冠疫苗受害者擬兩會進京請願遭維穩

中國新冠疫苗受害者發文籲當局啟動調查及建立救助機制,同時擬兩會期間上京請願。惟文章已遭封殺,維權代表被維穩。專家揭業界中官商勾結黑幕,不認為當局會依法提供補償。

中國新冠疫苗受害者錢大龍響應當局號召施打國產疫苗,後致身體癱瘓,但鑒定部門得出「偶合反應」結論。錢大龍一直就此抗議。 受訪者提供

中國新冠疫苗受害者發請願文,籲當局啟動調查及建立救助機制,同時表明擬兩會期間上京請願。惟文章現已遭封殺,維權代表則被維穩。有專家揭業界中官商勾結的黑幕,歷數由此造成的公共衛生事故,不認為當局這次會依法為受害者提供補償。

兩會將於下月開幕,近三千中國新冠疫苗後遺症受害者日前發表泣血請願長文,並擬派代表於兩會期間進京上書,要求政府對疫苗利益壟斷部門進行調查,建立透明的補償、救助機制。不過,據知目前有關代表已遭監控,恐難成行。

北京代表錢大龍告訴本台,請願書在網上傳開後,很快就在中國互聯網上遭到封殺,很多維權代表日前遭到警方監控,或被上崗軟禁在家中或特定的賓館中。他們已將請願書郵寄一些兩會代表,希望得到關注。

錢大龍說:「我現在從昨天開始,樓上已經開始給我上崗了。聽說有的人是被關在賓館裡了,也不能聯繫了,他們已經失聯了,開始穩控了。設置層層阻礙,不讓人說話唄。真正我們有意見的反倒是到不了他們(兩會代表)那裡,有些代表手裡已經有這些東西了,我們已經做過郵寄這個工作了,但是到時候他們有沒有良心、敢不敢做?是不是會提案?就不清楚了。」

因為擬向中國兩會代表請願,錢大龍家樓下已有警察站崗,阻止其外出。(受訪者提供)

錢大龍在打完第三劑疫苗後身體突然癱瘓,目前腿部功能難以復原。去年7月他在中國社交媒體揭露疫苗後遺症的真相,被刑拘一個月,其微博也被封殺。他指事發後多次撥打政府熱線,均無結果。目前這個群體可知的有三千多人,幾乎都被鑒定為「偶合反應」。他呼籲政府負起責任。

錢大龍說:「三千應該都不止了,有的甚至都沒有這個意識是疫苗的原因,這個群體太慘了,死的死、殘的殘、病的病,至於嚴重的都是被偶合的,其實就是不承認!三年了,也沒人管沒人問的,沒有這個疫苗這事的時候可相信這個國家、這個政府了,一打完疫苗以後,哎呦,到處給你推諉、甩鍋,作為一個大國你得負責任嘛,利潤的一部分點就可以設立這麼一個基金。」

鑒定部門為錢大龍出具的「偶合反應|鑒定報告。(受訪者提供)

江蘇小學生羅哲翰在接種國產新冠疫苗後被確診急性淋巴白血病,一個月後離世。他的母親梁小強也告訴本台維權之路異常艱辛,政府威脅將她送入監獄,她已退出維權群組。

一位曾參與處理過公共衛生事件的專家匿名接受了本台的訪問,他認為中國公共衛生事件是體制性問題。他呼籲中國政府成立「中國新冠疫苗受害者基金」。

專家說:「中國公共衛生史上,類似的事件層出不窮,這個國家最可怕的不是技術層面的問題,中國政府與疫苗企業是利益綁定關係,從來沒有透明的數據和可信的信息,這依然是體制黑幕,所以維權者面對的不單純是一個企業,而是整個政府。應該中國衛生部出面做協調者,肇事企業拿出錢,由第三個機構建立一個有受害者可以監督的基金,用於受害人當前必須緊急開始的救治和未來長期的生活保障。但我並不抱希望。」

疫苗後遺症受害者在請願文中表示,自新冠疫情爆發後,國人服從政府強制接種令,但其後產生驚人的不良反應,導致傷殘甚至死亡案例連綿不絕,目前收集的案例包括白血病、腦梗、糖尿病、漸凍症等,質疑國產新冠疫苗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完成研發、上市到全國接種,技術和管理等各層面是否安全成熟?揭利益集團通過政府強制措施,借疫生財,卻在出現問題後逃避社會責任。

中國科興新冠疫苗曾被列入世衛組織的緊急使用名單,但很多患者出現後遺症。(聯合國新聞官網)

請願文又指,面對維權代表,政府採取的是隱瞞、欺騙和強權打壓,有人還被判刑或被限制人身自由,導致很多病患無法獲得救治。請願文提到,中國衛生部疾控中心掌握醫療資源和解釋權,並對新冠疫苗的異常反應具有鑒定權,大多做出「偶合」鑒定結果推脫責任,指偶合反應不是疫苗接種引起的,也不屬於接種後的不良反應。

受害者籲國家建立「新冠疫苗傷害保障救濟機制」,建立透明公開的診斷和鑒定專家數據庫,及制定專業治療方案和統一補償標准;設立專項的救濟基金用於於受害者的治療和生活補償。

根據中國《疫苗管理法》:國家實行預防接種異常反應補償制度。但政府不斷讓官方專家登場,試圖平息受害者的憤怒。科學院士王福生曾指維權者發布的言論「不負責任」,稱「監測和研究顯示,接種新冠疫苗不會引起白血病和糖尿病的發生」。

中國衛健委和疾控中心皆未回應本台置評請求。

記者:吳亦桐/程文 編輯/網編:畢子默

2025 M Street NW
Washington, DC 20036
+1 (202) 530-4900
cnews@rf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