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琦被囚4年不准見家屬 八旬母被軟禁探兒遙無期

2020-09-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黃琦(左)被以「泄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刑12年;其母親蒲文清(右)曾多次發表公開求助或到北京上訪,要求探望兒子和讓黃琦出獄治病,但一直無果。(資料及網絡圖片)
黃琦(左)被以「泄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刑12年;其母親蒲文清(右)曾多次發表公開求助或到北京上訪,要求探望兒子和讓黃琦出獄治病,但一直無果。(資料及網絡圖片)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被捕入獄至今已快4年。當局仍然不准他與家屬會面。黃琦八十多歲的老母親蒲文清體弱多病,近期又頻繁入院治療,而當局一次次聲稱安排母子獄中相見,卻屢屢食言。近期,黃琦的親友團致函中國司法部長,要求准許黃琦到監獄外就醫。(喬龍/劉少風 報道)

中國異見人士、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目前被羈押在四川省巴中監獄,當局不准黃琦會見家屬。黃琦的母親蒲文清曾多次發表公開求助或到北京上訪,要求探望兒子和讓黃琦出獄治病,但這一訴求如石沉大海,杳無音訊。此前,公安曾多次告訴蒲文清「很快安排會見黃琦」,但近四年來,黃母的希望一次又一次落空。近期黃琦的母親把自己的困境以及病情告訴外界。

蒲文清說:我是糖尿病並發周圍神經炎。目前,雙上肢雙下肢針刺一樣的疼痛發麻發木,糖尿病愈來愈重。醫生告訴我是不可逆轉的,就是說是治不好的,愈來愈嚴重。關於見黃琦的事情,我跟國保提了。他們答應我說安排,但是後來又因為我28號住院了,住院一個星期。

2020年5月,黃琦母親蒲文清被國保軟禁發信求助。(志願者提供)
2020年5月,黃琦母親蒲文清被國保軟禁發信求助。(志願者提供)

本周一(7日),黃琦親友團成員向中國司法部部長唐一新發出公開信,懇請部長盡快釋放黃琦,使其能夠堂前盡孝和就醫治病。該公開信上傳微信不久,四川警方如臨大敵,追查該信的來龍去脈,多位前天網義工被公安傳喚及威脅不得參與此事。

一位匿名人士對本台說,前天網義工楊秀瓊遭到地方國保約談。

匿名人士說:楊秀瓊他們的維穩警察來電話了,問她是不是給巴中監獄打電話了。四川梁女士發來消息說,當地國保在她那裡待了一個下午,問她是不是給黃琦所在的監獄打電話了,告訴她不准再打電話,要不就拘留、做筆錄。

楊秀瓊接受本台採訪時說,當局是在進一步報復黃琦。

楊秀瓊說:我們當局就是為了打壓異議人士黃琦,不但剝奪了黃琦的探視權,還剝奪了他母親、八十多歲老人的會見權。這就是中共慘無人道的做法。打壓黃琦,陷害他的證據。

給中國司法部部長唐一新的公開信,質問為何四川監獄拒不執行《中國監獄法》,一再欺騙黃琦九旬絕症母親,不讓她看兒子一眼?一定要硬生生地把同樣身患絕症的黃琦與他母親生離死別?為甚麼死活就是不讓絕症的黃琦治病就醫?中國的法律不會也不該違背天理倫常。違背天理的是執法的人,而執法者有恃無恐、公開違法犯法、無視人倫、無視天道,究竟是甚麼原因?請司法部長給全國人民一個說法!

本台致電巴中監獄,但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黃琦親友團的成員有顧國平、王晶、張繼新、危文元等,來自上海、吉林、重慶、貴州、湖北、湖南和遼寧等地二十多人參與。據黃琦親友團人士說,近三個月來,四川巴中監獄獄政科一直沒有接聽他們的電話,且四川省監獄管理局推卸監管責任,讓親友團向檢察院反映意見。

2016年11月28日,黃琦在成都六四天網工作室被警方帶走,當局指六四天網刊發的《中共綿陽市遊仙區委政法委員會關於訪民陳天茂信訪訴求辦理情況和相關問題的報告》為絕密信息。但黃琦的辯護律師曾表示,所謂文件只是社區居委會的一份材料,沒有名稱、公章和簽名。去年7月判處黃琦有期徒刑12年、並沒收個人財產二萬元人民幣,罪名是「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以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