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在臉書專頁狂落廣告 評論疑企圖影響美國大選

2020-10-2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新華社》臉書德國專頁的分享量只有個位數,與激增的美國專頁分享量形成鮮明對比,令人懷疑《新華社》在美國大選之際選擇性在美國投放廣告。(臉書截圖)
《新華社》臉書德國專頁的分享量只有個位數,與激增的美國專頁分享量形成鮮明對比,令人懷疑《新華社》在美國大選之際選擇性在美國投放廣告。(臉書截圖)

美國大選在即,對選情有推動作用的臉書(facebook),近日有異常現象,新華社臉書上的美國專頁,點閱量以百倍暴增,但同是新華社臉書的德國專頁,點擊率只有個位數。而包括自由亞洲在內的多家媒體,點擊量亦呈下跌態勢。時評人擔憂中國透過在臉書投放廣告,試圖影響美國大選。(吳亦桐/ 程文 報道)

北京時間周一(26日)晚起,擁有逾8千5百萬粉絲的新華社臉書官方帳號(美國)發布的信息,包括一些非重點新聞,閱讀人數和點贊數量激增,據相關統計,增幅在44倍到逾百倍之多。

《新華社》臉書專頁發布的信息點閱量從10月26日起大幅激增,有時評人認為數十倍、逾百倍的增量應是投放臉書廣告的結果,在美國大選的關鍵時間點,《新華社》臉書專頁異常動態引發試圖影響美國大選的質疑。 (粵語組截圖)
《新華社》臉書專頁發布的信息點閱量從10月26日起大幅激增,有時評人認為數十倍、逾百倍的增量應是投放臉書廣告的結果,在美國大選的關鍵時間點,《新華社》臉書專頁異常動態引發試圖影響美國大選的質疑。 (粵語組截圖)


弔詭的是,對比之下,新華社在德國的官方帳號信息點贊和分享數量並無明顯增長,在近幾天內皆為個位數。

針對這種不尋常的現象,本台記者多次聯繫北京新華社總部,接通新媒體主管部門負責主任、黨委書記陳凱星的電話,待記者報出自由亞洲電台身份和說明來意後,對方立即掛斷電話。

陳凱星說:謝謝您!我這個……(掛斷電話)

電話其後再無法接通。本台記者再多次撥打陳凱星負責的新華社新媒體辦公室,亦無人接聽電話。

《新華社》新媒體負責人、黨委書記陳凱星拒絕接受本台採訪,直接掛斷電話。 (新華社客戶端截圖 / 拍攝日期不詳)
《新華社》新媒體負責人、黨委書記陳凱星拒絕接受本台採訪,直接掛斷電話。 (新華社客戶端截圖 / 拍攝日期不詳)


有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分析,新華社美國臉書帳號的這種異常增長,幾乎只有一種可能性,就是以向臉書投放廣告的方式來完成。

正值美國大選的關鍵時刻,美國「人道中國」主席周鋒鎖懷疑,新華社此次點擊率異常增長,是投放廣告的結果,亦可能存有影響美國大選的動機。

周鋒鎖說:習近平的方針一直是「走出去,到外面去發生影響」。中共一直花很多錢在臉書、推特這些平台上推動中國的官方媒體。這次看到這個數字增長,從幾百個到幾萬個,很令人吃驚,當然比較容易想到的就是它自己花錢買廣告定向投放。在選舉的關鍵時刻,不得不令人懷疑它們究竟在做甚麼?

臉書今年6月將新華社標注為中國政府掌控的國有媒體,路透社當時報道稱,來自俄羅斯、中國、伊朗等國有媒體,針對美國用戶在臉書投放廣告。周鋒鎖表示,尚不清楚此次新華社臉書信息點閱增長,是否針對美國用戶,但中國利用市場漏洞進行滲透是不爭的事實。

周鋒鎖說:臉書既然已經把它定為一個國家媒體,應該禁止它們做這種定向投放廣告這種地毯為式轟炸,特別是在大選的時候。中共利用自由市場來推銷它的獨裁模式的宣傳,是「中國模式」的一種全球化一樣。

在美留學生、「青年憲政會」發起人之一的吉家寶亦認為新華社透過買廣告增加曝光率,他指臉書應該吸取一些獨裁國家透過社交媒體影響美國大選的教訓。

吉家寶說:個人看法就是它(新華社)買了臉書廣告,臉書的那個算法就會給它更多的曝光率,所以它的點贊數就會提高。美國這邊應該立法案,限制外國政府媒體購買購買社交媒體上的廣告,尤其是在競選期間。

針對這次新華社美國臉書號的不平常異動,德國網路安全公司Cure53的負責人海德裡希(Mario Heiderich)就表示,事件的核心點是「誰會受益?如何受益?」Cure53公司曾調查並發布「學習強國」App監控上億用戶手機資料的情況。

與此同時,近日,包括本台在內的一些媒體出現了與新華社信息點擊暴增截然不同的情況,上周六(24日),香港私營媒體《癲狗日報》透露,從今年第二季度開始,其臉書專頁接觸量突然暴跌,新聞信息流受到限制,調查後發現,香港《立場新聞》等其他一些媒體也出現類似現象。

《癲狗日報》創辦人黃毓民質疑,臉書的打壓,亦有為市場化廣告操作做鋪墊之嫌; 他也認為新華社在美國大選前突擊購買臉書廣告,有干預大選的企圖。

黃毓民說:我們《癲狗日報》的facebook專頁的Engagements暴跌,對這些反共的媒體很明顯,這個就不尋常了。是不是facebook為了提高你這個廣告的收入就打壓我們,然後讓他來買廣告?還是有政治原因呢?我們看到最近美國大選,facebook這些社交媒體的表現很糟糕,好像有一點政治的考量。新華社用錢來買廣告,突然間點擊量那麼高,很可能通過大數據的運作,企圖影響美國的選舉也說不定。

早些時候,臉書和推特因屏蔽《紐約時報》關於拜登醜聞的報道遭到質疑。《紐約郵報》也引述知情人士報道,臉書位於西雅圖的辦公室中,至少有一半持美國H-1B簽證的中國公民在其監控和屏蔽團隊工作,負責編寫一些阻止「仇恨」言論的程式。

本台透過臉書Messenger向今年8月成立的新部門F2(Facebook Financial)負責人發送信息,詢問新華社是否在臉書投放廣告?以及臉書對中國政府控制的國有媒體是否有廣告投放限制政策?至發稿時止,未收到相關回覆。

今年8月,谷歌、臉書等科技公司表示,他們正組成聯盟推動與美國政府機構的討論,防範美國大選期間的信息操控。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