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新冠案例源自強迫勞動製衣廠 學者也質疑中共對維吾爾人進行疫苗試驗


2020-10-30
Share
china-xinjiang1 疫情期間中共以扶貧為名建立的工廠,近三百人中大多為維吾爾女性。(網路圖片)

新疆喀什疫情被一些學者指源頭來自中共強制維吾爾人勞動的工廠,更有海外維吾爾人質疑中共在工廠內進行人體疫苗試驗。中共官方拒絕回應人體試驗問題,稱外媒「強制勞動」指控是歧視言論,中國政府把「人民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吳亦桐/程文 報道)

過去一周,新疆南部喀什地區的疏附縣通報逾180個新冠感染病例,政府公開的起源可追溯至該縣站敏鄉三村(艾日克貝西村)明輝製衣廠,該廠全稱為疏附縣舒暢服裝有限公司。

中國媒體《財新》的獨家報道中,一位喀什官員透露,舒暢製衣廠主要生產服裝,窗簾和床上用品等,這家工廠大約僱用了該鄉300名村民,其中大多數為維吾爾婦女,人均工作面積不足兩米,每人每天可賺90元人民幣(13.46 美元)。

該製衣廠由中共當局以「扶貧」之名建於2018年。一些維權人士和研究人員認為中共當局的這項「扶貧攻堅」運動,其實質是針對維吾爾人等少數民族穆斯林的強制勞動計劃,他們被分配至指定工廠,除了接受別無選擇。

旅居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瑞法特向本台表示,喀什封城後,他透過包括中國社交網路在內發出的零散資訊以及中共官員通報了解到當地女工及父母必須居於宿舍等管制情況,揭示出這是一家維吾爾人被強制勞動的工廠。

瑞法特說:喀什已經封城了,那裡的新聞越來越不可能通過任何管道來到這裡了,但中共新疆衛生廳發言人自己就說漏嘴了,在中國甚麼樣的工廠必須居住在工廠、不能隨時回家呢?從這就能看出來這就是一個強制的「集中營式工廠」。

瑞法特更從事件產生進一步的懷疑,擔憂中共「借疫」升級打壓措施。他指中共管控嚴密的「強制勞動工廠」,病毒輸入源從何而來?中共當局是否在維吾爾「再教育營地」或「強制工廠」中進行疫苗試驗?

瑞法特說:這些強制工廠或者集中營都是封閉式的,怎麼會有外來輸入或從別處輸入呢?所以從這裡我們又可以分析出一個事情,肯定在測試疫苗。還有第三個可能性就是以後集中營的維吾爾人的死亡率上升的話,中共已經找好藉口了「就是新冠病毒的原因」。

居住在美國的維吾爾學者、「世維會」中國事務部主任伊利夏提在接受本台採訪時指出,中共在新疆大建集中營,近年備受國際譴責,在國際壓力下中共悄然將「集中營」中被關押的維吾爾人及其他穆斯林轉為「強制工廠」中的工人。

伊利夏提說:可以肯定這是強制勞動的工廠,08年國際社會的壓力大了之後,中共就開始把工廠建到集中營的旁邊,把集中營裡後部分人轉為強制勞動的工廠裡的勞工,這些人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這個勞動強度是非常大的,剩下的時間就是洗腦學習,所以還是跟集中營是一樣的,只不過集中營、工廠一體化。

伊利夏提也披露,在此次疫情前一周中共當局在當地曾以預防流感等進行大規模的疫苗注射,他也質疑此次疫情與中共拿維吾爾人做疫苗人體試驗有關。

伊利夏提說:這次發生的前一周,在喀什工廠,中國政府進行大規模的所謂的流感、流行病疫苗的注射,從那邊給我發資訊的人,他們肯定,中國政府在拿維吾爾做另一種疫苗的活體試驗。讓我們想起納粹的門格勒醫生,共產黨和他們是一樣的,這也是一種種族滅絕的方式,只不過是我們沒有聽到機關槍的聲音,沒有看到焚屍爐的濃煙而已,但是這種屠殺就是通過這種疫情還在進行。

伊利夏提也督促美國,像加拿大國會一樣,定性中共當局對維吾爾的人權侵犯是「種族滅絕」行徑。他也呼籲國際社會就此採取及時的行動。

本台記者數次撥打喀什市政府、疏附縣政府電話,皆告知聯通異常,無法接通。疑當地已限制境外電話撥入。本台記者在嘗試撥打當地衛生部門熱線時,自動跳轉到新疆自治區衛生廳,顯示當地由首府對外實行統一口徑。

新疆衛生廳的工作人員就外媒報道的強制工廠等作出辯解,拒絕回答關於是否進行疫苗試驗的問題,並稱中國是疫情控制最好的國家。

新疆衛生廳工作人員說:我和你也是一樣,都是從官方的管道上了解;你是在國外打的是吧?現在全世界來講,疫情做得最好的就是中國,喀什這件事你看我們政府處理得多麼及時。我人在烏魯木齊,喀什現場那個地方我也不了解,所有的工廠包括國外的工廠哪有一個工廠是開放的?工廠也是一定要有大門啊,工廠為了效率給他們提供了宿舍……英國《衛報》的這類評論是帶有歧視性的,一定要相信我們的政治是「人民的生命是最重要的」。

喀什爆發的新冠疫情引人關注,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周四(10月29日)引述了財新網的獨家報道細節。

德國新疆問題專家鄭國恩(Adrian Zenz)表示,他通過分析公開文件及官方表述認為,這個鄉村工廠為中共所謂的「扶貧」計劃的一部分,中共當局將成年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納入低技能的工廠工作。很顯然這種產業扶貧不是自願的,而是強制性的,那些拒絕緩解「貧困」的人被迫接受洗腦教育,以使他們的思想與國家的目標一致。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據衛星圖像和其他來源匯編的資料庫,曾披露這些工廠使用的工人為被拘留者,舒暢製衣廠離拘留營地大約4英里。該機構研究員研究人員魯瑟(Nathan Ruser)亦表示,這些現有條件可能構成強迫勞動,工人住在工廠的幾百米範圍內,但只允許每兩周回家一次。

疏附縣的疫情是中國兩個多月來爆發最大的一次疫情。周三(10月28日),中共官方稱疫情已經得到控制,工廠被封鎖,該地區已有450萬人接受了測試。

上周日(10月25日)新疆衛健委副主任顧瑩蘇在通報中稱,此次疫情中的首例無症狀感染者是一名喀什疏附縣站敏鄉二村村民,為製衣廠工人,住在工廠宿舍,每兩周返家一次,10月17日曾與住在三村工廠宿舍的父母一起吃飯。

自從中國爆發疫情以來,人權組織一直擔心該病毒可能進入封閉的「再教育集中營」和新疆的監獄。德國「受威脅民族協會」代表施德勒(Hanno Schedler)向本台強調:當務之爭是關閉新疆「集中營」並終止強迫勞動。集中營和強迫勞動工廠本身已構成了「危害人類罪」和「種絕滅絕罪」,更增加了傳播新冠病毒的風險,因此結束這些犯罪活動也將降低傳播風險。中共必須要允許聯合國進入當地進入調查,世界衛生組織也必須儘快採取行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