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第三轮收缴哈萨克文书籍 北疆各院校图书馆首当其冲

2019-12-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新疆伊犁一所学校,学生们正在搜集哈萨克文图书,并将哈萨克文图书打包上缴。(受访者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新疆伊犁一所学校,学生们正在搜集哈萨克文图书,并将哈萨克文图书打包上缴。(受访者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新疆第三轮收缴哈萨克文书籍 北疆各院校图书馆首当其冲

新疆政府近日开展了自2017年以来,第三次大规模收缴哈萨克文书籍的行动,主要针对学校及图书馆。新疆伊犁哈萨克族自治州多所学校自上周起,强逼学生交出哈萨克文读物。(乔龙 / 黄乐涛 报道)

中国新疆北部一位哈萨克族人提供给本台的一段视频显示,在新疆北部地区(鉴于拍摄者人身安全,隐去具体位置)一所学校内,学生们正在宿舍内,挑选所有哈萨克文书籍,然后装入一个暗红色布袋,另有数十名学生在校园内将布袋放置在地上,等候政府派人来运走。

有当地村民周二(3日)讲述目击收缴书籍情形,但他因为害怕被报复,拒绝透露自己姓名。他指,政府今次是第三次大规模没收哈萨克文书籍,过去两次分别于2017及2018年。而这些被没收的哈萨克文书籍,包括哈萨克文语文书、新疆人民出版社、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出版社等出版的普通哈萨克文,其中有《游牧民族文化与中原民族文化》、《哈萨克文化》等。他们派学生逐家逐户清查这些书,然后交给校方统一上缴。

在2018及2017年,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政府也曾收缴哈萨克文书籍,并当著学生面前焚烧,以起到震慑作用,目的是禁止哈族学生学习哈萨克文,只能学习政府编写的历史和哈族人传统文化知识。因安全理由而不愿公开姓名的人士披露,最近收缴的哈文图书还有学术类,甚至有哈国前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的《光明之路》中文版,以及哈萨克斯坦著名诗人穆合塔尔的《悬崖边上猎人的诉苦》中文版。

另外,中国《环球时报》周二引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新闻发言人,指西方媒体对新疆的报道是「颠倒黑白、信口雌黄」。对此,哈国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成员热依斯汗提出反驳。

热依斯汗说︰第一个问题是集中营遭遇虐待问题,包括强制劳动、强奸、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已经有很多从集中营幸存、并且逃离中国的证人证实了这个问题,包括自由亚洲电台和全世界太多的媒体都有证人做过报道曝光,没有必要过多解释。关于沙依拉古丽‧沙吾提巴依根本没有取得哈萨克斯坦难民身份,而是政治避难到瑞典了,新疆政府发言人就这个都睁眼说瞎话,还有甚么可信的。

对于新疆政府发言人说,新疆教培中心成立以来没有一个外国人参加培训,热依斯汗认为这是一个天大的谎言。

热依斯汗说︰这个谎言太大了,有多少哈萨克斯坦国籍的人被关押,比如Omar‧Bekali,中共可以说他没有销户,就算个理由吧;哈萨克斯坦土生土长的维吾尔族女性Gulbahar‧Jalilova(古丽巴哈)怎么说,被关押集中营465天,遭受的虐待无法用语言表述,还有很多可以举例。所以我说不是外国媒体抹黑中共新疆,而是他们自己愈抹愈黑。

去年以来,新疆传出众多哈萨克族被判刑的消息,而且刑期较长,其中涉及宗教信仰的被告人,一般都在10年以上。阿拉木图州萨尔坎德区居民哈布多乐达‧巴提玛对本台说,她在新疆伊宁县的亲戚努尔木合木提,因做礼拜被判刑20年。

哈布多乐达‧巴提玛说︰喀什乡其巴吐别克村371号居民努尔木合木提‧叶热毛力达(2017年10月3日被捕),2018年他给要求要学习宗教的成年男性们教非法宗教事务,被判刑20年,希望政府能查清才作出判决,因为那些成年男性们都是要求学习宗教知识。

有关个案可能是只冰山一角,她希望政府能彻查清楚才作出判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