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章潤擬提訟反擊當局「嫖娼」構陷 國保上門警告代理律師

2020-07-3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20年7月28日,許章潤(左一)與莫少平(右二)、尚寶軍(左二)和前律師浦志強(右一)會面。就公安對其「嫖娼行政處罰」,以行政覆議或訴訟方式進行追責並證明個人清白。(許章潤友人提供)
2020年7月28日,許章潤(左一)與莫少平(右二)、尚寶軍(左二)和前律師浦志強(右一)會面。就公安對其「嫖娼行政處罰」,以行政覆議或訴訟方式進行追責並證明個人清白。(許章潤友人提供)

清華大學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日前否認「嫖娼」指控,指是當局構陷之舉。他聘請兩名知名律師擬提起法律訴訟,近日,國保登門代理律師的所在律所進行威脅。(吳亦桐/程文 報道)

多次撰文批評習近平及中共體制的清華大學前法學教授許章潤,7月6日被警方帶走拘留近一周時間,並遭指控於去年12月在四川成都「嫖娼」;其後清華大學於將許章潤開除。獲釋並在結束疫情隔離後,許章潤於周二(7月28日)首次公開否認「嫖娼指控」,並聘請北京知名律師莫少平和尚寶軍作為代理律師,擬就公安對其所做的「嫖娼行政處罰」,以行政覆議或訴訟方式進行追責並證明個人清白。

周三(7月29日),北京警方派出兩名國保到「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國保逗留逾兩個小時,雖然未直接阻止律師代理該案,但它們稱案件敏感,希望律師不要向外媒談及此案。

莫少平向本台表示,已向國保表明態度,作為代理律師需向外界陳明許章潤立場和證實代理事實。

莫少平說:警方倒是沒有明確說你不能代理,只不過是說「不要跟外國媒體說這個事」,我說那人家來核實是不是接受委托了,往後許章潤教授甚麼態度,那我得跟人家說啊。現在委托律師的手續,許章潤已經簽署好了,至於甚麼時候來真正啟動行政覆議程序或訴訟程序,我們還到時候具體來商定,現在在準備一些文件,準備一些材料。

莫少平也轉述了許章潤清晰而堅定的表態,他否認公安的「嫖娼指控」,指其完全是構陷。許章潤在被拘期間,警方對他做過5次筆錄,許章潤從未承認「嫖娼」,且從未與警方進行任何「交易」。

另外警方在將許章潤釋放時,還收走當初抓他時出具的「嫖娼行政處罰決定書」。

莫少平說:許章潤對指控他「嫖娼」這個事情是完全否認的,絕對是子虛烏有,就是一個構陷。他要求警方出示關鍵證據,但警方都沒有出示,甚至連行政處罰決定書,在他離開拘留所的時候都給他收走了,而且他在裡面一共有5次筆錄,就從來沒有承認過嫖娼,而且也沒有做過任何交易,所以他說「我出來還得發聲,我該寫文章還得寫」。

許章潤所指的關鍵證據,包括酒店監控視頻、手機通話及轉帳記錄等。

許章潤敢於批評習近平,近年多次發文直指習近平治國無能。遭當局報復和構陷,日前清華大學下達對他的開除處分決定。(許章潤友人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許章潤敢於批評習近平,近年多次發文直指習近平治國無能。遭當局報復和構陷,日前清華大學下達對他的開除處分決定。(許章潤友人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曾在2018年2月發表公開信反對習近平修憲的北京《冰點》前主編李大同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面對不被馴服的知識分子,中共當局的常用手法既是「污名化」以及「切斷經濟來源」。許章潤用法律捍衛尊嚴,是對當局「構陷」的反擊,儘管大家都不期待會得到公正結果。

李大同說:暗無天日!當局對這些知識分子它沒有別的辦法,它首先是「污名化」,然後就是斷絕你的生活來源,它最後的兩招就是這個了。也不那麼容易,你暗箱操作沒辦法,你上法庭就是公開,大家都可以看見。

現年58歲的許章潤原為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是中國為數不多敢於公開批評習近平的公共知識分子。

早在2018年,許章潤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中,痛斥習近平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2019年許章潤遭清華大學停課。

今年2月,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許章潤撰以《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為題發文,批習近平治國無道卻弄權有術,其欺騙和言論審查致疫情蔓延。其後許章潤處被軟禁狀態。

今年5月,不畏當局威脅的許章潤再發表《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一文,批評習近平正帶領中國倒退回文革時代。

7月6日,許章潤突遭大批國保和公安上門搜查及帶走,被拘一周後獲釋;7月15日,清華大學法學院依據公安「嫖娼處分決定」以及許章潤自2018年7月以來多次發表文章為由,做出開除許章潤教職和公職的處分。輿論普遍認為許章潤遭政治報復和構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