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欠奉行蹤不明 余文生上訴受阻家屬探視無門

2020-07-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余文生上訴受阻家屬探視無門。(許豔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余文生上訴受阻家屬探視無門。(許豔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兩星期之前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成判囚4年的維權律師余文生,上訴期早前屆滿,但家屬始終未能與他接觸,就連關押的地點也不確定。由於當局施加限制,代表律師感到一籌莫展。(高鋒 報道)

余文生案去年在沒有知會家屬的情況下秘密開審。他的妻子許艷上月17日接到江蘇徐州市檢察院電話,說余文生被判4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3年。

之後許艷一直沒收到法院的判決書。周二(30日)她給負責余文生案的法官打電話,希望能解開謎團。

許艷說:我主要想查詢他們有沒有讓余文生上訴。還有現在被弄到哪個監獄了。最後他們都沒有答覆。

余文生的上訴期早在上周六(27日)已屆滿。許艷說,她不確定余文生是否得以上訴。徐州司法當局公然違法,使她感到無所適從。

許艷說:判完決來一個電話通知,(可是)到現在判決書也沒有給我。上訴期10天的話也就是到27號,已經過了上訴期了,所以現在是否讓他上訴,我也不確定,我一直在查。從妻子的角度我是百分百支持他上訴,但是我擔心的是,中國的司法機關剝奪他的上訴權。

余文生案從開庭審理到宣判都是秘密進行。如今上訴程序還沒展開,許艷已收到通知,說余文生不會在徐州服刑。

許艷說:現在不知道他在哪個監獄,但這次判決以後有一個工作人員提到說,監獄應該不在徐州,但是具體在哪兒現在不知道。一般按照法律慣例是應該弄到他戶籍所在地附近,我擔心的是他會弄到比徐州更偏僻更遠的地方,而且他案子前面很多法律程序被剝奪,那之後到了監獄是否還會以各種理由不讓我和孩子探視余文生。

她要求當局保障囚犯家屬每月一次的探視權。

余文生在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曾為多名被捕律師辯護,2018年被注銷律師證,同年1月因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倡議修憲改革被捕。其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徐州市當局以余文生已聘請律師為由,拒絕家屬為他請律師。許艷聘請的律師,包括常伯陽在內,一直未獲准會見。

常伯陽說,有理由相信余文生還沒離開看守所。

常伯陽說:許艷說那個官派律師在電話裡說,余文生對判決不服表示要上訴,如果上訴了判決還沒有生效,就不會往監獄來送,可能還在徐州看守所關押。

他承認,當局的手法和態度讓他一籌莫展。

常伯陽說:(家屬聘請的)律師的工作沒法開展,沒法替他上訴,因為你沒法見到他,沒法取得他的同意,所以律師沒法幫他上訴。他是否上訴,就要他自己才能啟動這個事情。

自從余文生失去自由後,家屬和律師四處為他奔走。身在北京的許艷表示,近期北京疫情嚴峻,離開北京要經過重重關卡,對他們的工作影響很大。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