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再获准与律师会见 披露当局以家人做人质逼迫其承认「反党」

2020-09-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因发表修宪建议被捕的人权律师余文生至今已被关押近千天,国际特赦组织发起联署声援活动。(国际特赦组织官网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因发表修宪建议被捕的人权律师余文生至今已被关押近千天,国际特赦组织发起联署声援活动。(国际特赦组织官网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因发表修宪建议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审判刑4年的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于周四(9月3日)再次获准与代理律师蔺其磊和卢思位会面。余文生因酷刑导致的右手颤抖问题依然严重。余文生还披露了在被捕后遭酷刑逼供、官派律师欺骗、以及遭警察以家人安全相威胁,迫其承认「反党」、「反社会制度」等罪名。余文生坚定上诉并支持代理律师的辩护策略,余文生妻子及律师也要求当局二审公开开庭。(吴亦桐/程文 报道)

周四(9月3日),已被中共当局羁押近一千日的余文生再与代理律师蔺其磊和卢思位会面。他向律师申诉:在审讯期间,警察以其妻儿的安全相威胁,以及在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期间,他被长时间饿饭,而两名官派律师则配合当局不断对他进行欺骗,种种手段的最终目的都是要强迫他认罪。当局又以进入「进入政协」为饵,诱其举报其他维权律师。余文生说,由于他被捕之前是「中国人权律师团」的联络人,警方建议他参照中共统战的国民党前高官沈醉为模板,以回忆录的形式披露「中国人权律师团」的内幕,举报「中国人权律师团」的其他律师,许诺完稿后应该可以进入政协。遭到余文生坚拒。

蔺其磊向本台透露,一审判决称余文生「认罪」,实际上他是「被迫认罪」。

蔺其磊说:一审的判决写道,他是「认罪认罚」的,他右手不能写字,那就是很严重的酷刑;当时那两个所谓的官派律师给他说,只要认罪,判缓刑。他被抓过了第二天、第三天,有7个警察都围著他说,你不为孩子考虑吗?你孩子会出交通事故,你老婆也会被抓的……他在被抓进去之前虽然对酷刑折磨有一点心理准备,但利用他家人威胁他,就让他崩溃了。但是他认了以后还重判他4年,所以感觉自己受欺骗了。

蔺其磊说,余文生陈明他对中共当局和司法机关提出批评,是为了促进中国法治建设,警察却以各种方式逼其承认「反党」及「否定社会制度和国家的政权组织形式」。蔺其磊认为余文生案是典型的政治迫害。

蔺其磊说:余文生说我是为了促进中国的法治进步,官方说你必须改过来另一种说法,你就是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目前的体制」。余文生律师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例行中国共产党它们所制定的宪法、法律,他被抓这个是政治迫害。

另一名有份获准会见余文生的代理律师卢思位向本台表示,余文生坚定表示上诉,并认同支持代理律师的二审辩护策略。但卢思位直言对推翻一审判决不乐观,认为在整个案件中,法律形同虚设,因此不敢预期由政治之手操控的案件结果。

卢思位说:我们要申请开庭审理,我们要申请警察出庭,我们要申请鉴定人出庭,我们也要申请调取证据,排除非法证据,能不能开庭审其实也是一个未知数。余律师是支持我们的辩护策略的,而且他认为这事还没完,出来还要申诉。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接受本台采访时,敦促中共当局能够在二审中公开审理余文生案,并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向中国政府施压。

许艳说:我作为余文生的妻子,我也要求江苏省二审公开开庭审理这个案子。余文生律师这案子特殊,徐州中院就直接说它们决定不了,在等通知,那实际上就是说是上面的一个决定,余文生还在努力和坚持,现在他的处境很艰难,请求国际上的帮助,不止说是对余文生个案的帮助,这是民主与专制的较量。

另外,在周四的第二次律师会见中,余文生表示近期做了一次核磁共振检查,显示脑部正常,但右手颤抖等问题依然严重。代理律师和许艳都担忧余文生如果不能获释并立即进行系统的治疗,极大可能会变成残疾。

现年52岁的余文生为北京知名人权律师,曾代理多起宗教迫害和其他人权案件;2014年因声援香港「占中运动」被拘近百天;709大抓捕后他提告中国公安部及部长违法拘捕律师和公民;其后担任709律师王全璋的辩护律师,遭当局报覆被注销律师执业证。

2018年1月18日,余文生公开发表修宪建议,要求国家主席由差额选举产生、取消军委主席及军委制度等;当年1月19日遭国保抓捕,其后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至今已被羁押952天。

2019年5月9日,余文生案被秘密开庭;2020年6月至17日,徐州中院秘密宣判余文生罪成及判监4年;8月14日余文生首次获得自聘律师卢思位会见,因酷刑导致右手不能写字并严重颤抖等健康问题始被曝光。卢思位公布余文生右手丧失书写功能、不断颤抖,以及牙齿等健康问题。

2019年1月余文生获颁「法德人权法治奖」。德国和法国政府也高度关切此案,两国外交部多次施压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余文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